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主党须认清政治大势

新修订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同修订前的文本比,篇幅长得多,因为,规定细得多。这是中央总结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来约24年政治斗争的经验教训,因应香港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而采取的举措。贯彻"爱国者治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出局的原则。

于是,在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公布后,香港社会焦点立即置于相关联的两方面──被赋予更大责任的爱国爱港阵营能否或如何担起重任?被排除在特区建制外的"拒中抗共"阵营将何去何从?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月30日下午在记者会上称,现在、将来都有"民主派"是爱国者,不会因为民主就不爱国,否则对"民主派"不公道,她不相信人大政协会以"封杀式"对待想取得提名的民主派。

前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3月31日称,"民主派"人士只要没有做不爱国的事、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理应可以参选。她呼吁千万不要将"民主派"与揽炒派"炒埋一碟"。

改辕易辙才有前途

虽然用心都是好的,希望在新选举制度下,香港政治仍保持多元和开放。问题是,传统"泛民主派"亦即香港政坛这两位重量级人士口中的"民主派",能否在香港政治重大转折关头,放弃"拒中抗共"政治立场?

民主党和公民党是传统"泛民主派"两个主要政治团体,无论在2014年非法"占中"还是在2019年"修例风波"中,反对国家政治制度和执政党的政治立场是鲜明的。它们口头不赞成"港独",但在黑色暴乱中与"港独"分子、揽炒派沆瀣一气。在新选举制度下,这两个政治团体需要向香港社会明确宣布,是继续既定政治立场抑或改弦更张?至少对于是否继续参与支联会活动、喊"结束一党专政",民主党和公民党领导层必须明确表态。

民主党和公民党的领导层各有不少成员因相同或不同罪名已被香港警方拘捕,其中,一些人被法庭拒绝保释而身陷牢房。

从政治常理推断,民主党和公民党各以其政治团体名义派代表报名参选第七届立法会的概率小。政治形势可能触发这两个政治团体分裂,一些人脱离而另组政治团体,或者以独立人士名义,报名参选第七届立法会。

如果这样一些人没有被警方拘捕,也没有为媒体所记载的"拒中抗共"言行,那么,他们真诚填写特区政府印发的"确认书",我相信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会批准他们参选立法会。

前民主党副主席狄志远已公开表示欲组织政治团体,争取晋身立法会。他和同他一类的少数人,也许是民主党、公民党和"泛民主派"其他政治团体分裂,一部分人脱胎转型的榜样。问题是,一旦民主不再成为"拒中抗共"的借口和手段,这些人和其中一些人成立的政治团体,将打出怎样的政治旗帜来吸引香港居民(选民)?

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明确规定从此香港政制发展不再实施""五步曲""。试问:还能以争取特区政府重新启动关于普选的政改来标榜"民主派"而与爱国爱港阵营对垒吗?在实施香港国安法和新的选举制度后,"拒中抗共"阵营失去了立足之地。奉劝"泛民主派"中识时务者在决定未来政治口号时,认清香港政治大势所趋。

新的选举制度的宗旨,是确保行政长官是坚定的爱国者,立法会以爱国者为主体;也为爱国爱港政治团体、社会团体和人士提供更大参政平台。

建制派必须迎难而上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月23日下午在"香港经济峰会2021"致辞中称──"经过接近四年行政长官的政治历练,我今日可以大胆地说,我认为今日香港的『病之处』、『弊之源』,是我们没有全面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的制度体系,未能够在香港很坚持『一国两制』,更加没有尽我们的努力去完善『一国两制』在香港的落实。"

林郑月娥特别说了这样一段话:"20多年来在特区里属于有能力去改善制度──不单止是特区行政长官或是特区政府,很多人处于一些很重要的位置,都可以从他们自身的角度去完善这些制度,但他们都视而不见,或是见而不理,于是就制造了越来越积累的大问题。"

作为现任行政长官,这样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严肃和严重的。人们期盼新选举制度产生的行政长官和建制其他重要成员能克服上述缺失。这是爱国爱港阵营面临的严峻考验。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