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选制去芜存菁 "泛民"仍有参选空间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通过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修订案,着眼香港选举制度的漏洞和缺陷,对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系统性完善、结构性优化,防止反中乱港分子渗入香港特区管治架构,危害国家安全;与此同时,新选制从全域和战略高度,通过对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赋权的调整优化,充分保障社会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均衡广泛参与特区政治生活,真正体现了现代民主选举的核心要义。在此意义上,传统的"泛民主派"只要真正回归服务市民的初心,抛弃所谓的政治抗争路线,他们的参政空间仍大有所在。

此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广泛听取相关社会各界意见,在立法会议席上选取了较为平衡的432方案,一方面既能保障更多爱国者进入立法会,但另一方面仍能确保立法会内不同的界别有代表发声。虽然地区直选议席有所减少,并改为"双议席单票制",但地区直选的候选人,除了需获得100名以上的地区选民提名以外,只需在选委会每个界别获得2个委员提名便可,远比选举特首的各界别15人,共188人为低。相对而言,这个门槛是相当低,所以反对派是仍然有生存空间的。

须与"港独"揽炒划清界线

从完善选制的细则中不难看出中央的包容。中央多次重申新的选举制度并不是要"搞清一色":立法会扩大至90席,新增由选委产生的界别,继续保留地区直选方式,绝非要抹杀民意。只要参选人与"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线"、秉承爱国爱港,即使对内地存有成见和偏见,都可被纳入选举、管治的范畴,积极参与香港治理。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曾指出,不能将"反中乱港分子",与反对派简单画上等号,"泛民"中也有爱国者,这些人将来仍可依法参选和当选。这也就是说,在新选举制度之下,合资格"泛民"人士的参选管道肯定是畅通的。

过去10年,"泛民"为追求短期政治利益、迎合激进选民要求,在民粹狂潮中随波逐流,愈加激进化,甚至把立法会当成所谓"政治抗争"的舞台,在"修例风波"中愈演愈烈。中央重手整治,重塑"爱国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的政治秩序,香港不可能回到从前,激进路线已走进了死胡同,"泛民"必须重新思考定位路线,回归到真正的"和理非",与"港独"、暴力、揽炒等划清界线,才能重新稳住脚步再上路。

毋庸置疑,新选制格局下,"泛民"在体制内的空间显著收窄,乃是客观现实。然而多年来"泛民"在以往的地区直选中,一直取得过半数的选票,这也是"泛民"过去所倚仗的参政"本钱"。倘若放弃参选,不仅失去体制内的资源和发声平台,更是放弃运用手上仅有的政治本钱,"泛民"需要深思熟虑。有"泛民"政党以为自己有点"家底"、还可以"捱过去"的想法,不过是昧于现实,不愿面对新选举制度年代的政治环境和未来发展。

积极融入香港政治主流

从当前包括民主党在内的"泛民"政党显然还未读懂中央完善选举制度的深意,还在所谓的"限缩空间"、"橡皮图章"的埋怨中纠缠不休。另一方面更在未来参选与否的自我设限中挣扎。事实上,"泛民"根本无需庸人自扰,他们只要接受新选举制度,愿意公开讲自己爱国,真心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及发展利益,取得足够的选委提名支持便可参加。"泛民"与其纠结于自己的参政空间会否收窄,不如更加积极的融入"爱国者治港"的政治主流,向选委和选民展示自己对国家和香港的忠诚。

其实,制度内也好,制度外也罢,只要政党或个人愿意继续聆听市民诉求,成为他们的代议士,能够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监察政府言行,也可以得到市民的支援。未来"泛民"要"重新出发"、参与政治,其核心要义,无疑是要回归服务市民的初心,为解决香港深层次的经济民生问题出谋划策。

来源:大公网 作者:吴志斌 中国侨联委员、安徽省政协委员、香港安徽联谊总会常务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