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阵解体❼/"跳船"潮持续 民阵回天乏术

图:民阵成员纷纷跳船

非法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民阵)早于去年7‧1非法游行时,内讧已白热化。刘小丽近日对《大公报》表示,她早在去年已经退出民阵。

民阵上月传出涉嫌违法被调查后,多个核心会员团体争相"跳船"自保,当中包括民主党、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教协、街工、公民党及新民主同盟等。加上岑子杰及梁国雄等核心成员涉违反香港国安法,正在还押,接任召集人的陈皓桓不成气候,民阵残喘,随时断气。

有资深成员爆料,民阵被揽炒派及不同性倾向等团体骑劫变质,部分会员意兴阑珊。民阵早前传出被调查消息,会员更是鸡飞狗走。原有近50个会员团体的民阵,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半,"跳船"潮仍在继续。

大公报记者向刘小丽查询其是否已退出民阵时,她直认:"退出咗囉!佢哋换届之后我无Join囉!"并实时反问记者:"咩事呀!"至于退出后会否与民阵合作或参与其活动?刘小丽说:"无喎,究意发生咩嘢事呢?"记者再问刘小丽对退出民阵一事是否有更多回应时,她说:"都无喇,唔该你。"

成立十九年的非法组织民阵濒临解体,与其被极端组织骑劫,沦为揽炒大台有关。由2013年起学联的激进派开始渗入民阵秘书处,至近几年更被揽炒派及岑子杰为首的不同性倾向等团体骑劫,民阵愈走愈激进,超越"红线"。去年警方反对民阵举行7‧1游行,召集人陈皓桓等仍以个人名义发起游行,令民阵较温和的反对派会员不满,内部分裂加剧,有指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的刘小丽及其创立的团体"小丽民主教室",事后不再续会,正式退出民阵。

去年九月退出工党

事实上,刘小丽一直善于观察政治风向。刘小丽于2016年因"龟速"宣誓就任立法会议员,翌年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无效而丧失议员资格,她为要延续政治本钱,在参选2018年11月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之前的五个月,加入李卓人创立的工党,获民阵催谷,包括得到时任民阵副召集人区诺轩帮手拉票。当时选举主任以刘小丽鼓吹"民主自决"为由,裁定她提名无效,民阵更于2018年10月为刘小丽被DQ发起联署活动,制造声势,其后刘提出选举呈请,2020年5月获高等法院裁定胜诉。

不过,揽炒派此时已走向激进,越过"红线",刘小丽亦察觉"唔对路",急急抽身"跳船"自保,先在去年民阵换届后不再续会,与非法组织民阵划清界线,又于去年9月9日在社交平台公布,她与"小丽民主教室"退出工党。

成立于2002年的民阵,几乎所有揽炒派成员都是其会员,多年来民阵曾就不同政治议题牵头发起多场大型集会及游行。民阵2019年发起的多次集会游行都演变成暴动,但依然持续发起游行,及至上月初传出民阵涉违法被查,后被揭发原来是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多个核心会员团体纷纷"跳船",现时只余下约20余个会员团体。

至于首批"跳船"的核心会员街工,《大公报》早前独家刊登其内部电邮,揭该组织被要求借出户口处理民阵款项,街工及梁耀忠多番回避没有回覆,非法组织民阵几百万元款项的去向,至今成谜。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