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沙岭建殡葬城 窒碍湾区融合

位处边境、与深圳罗湖仅相隔数百米的沙岭"超级殡葬城"计划将重推,消息近日引起社会强烈反弹。有声音指,解决殡葬问题有许多方法,选址沙岭是极坏选择;有地区人士批评食卫局漠视地区及立法会意见,一意孤行;有政界人士指出,随着大湾区发展的推进,港深之间黄金地段的重要性十分明显,有关部门"不应只考虑眼前",坚持推出一个近十年来一直被反对的计划,应结合最新发展及长远规划,慎重作出决定。有青年界别人士认为,港深之间交汇地带对互联互通的作用愈来愈重要,在附近"夹一个殡葬城"好奇怪,会有负面影响,不利于未来两地融合发展。

沙岭殡葬城位处罗湖及文锦渡中间,距离深圳市不足三百米。

特区政府于2012年提出在沙岭兴建集殡仪馆、火葬场和骨灰龛于一地,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超级殡葬城,分阶段提供逾20万个骨灰龛位,每年可提供17.8万个火化时段的火葬服务,目前已开展前期工程,包括平整1.8公顷土地、扩阔沙岭道及莲麻坑路等。

至去年七月,政府向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提交申请工程拨款,以正式兴建沙岭殡葬城,但会上跨党派议员表示,收到地区人士反对意见,一致要求政府收回文件,待与当地居民商讨完成再向财委会申请拨款,政府最终撤回整份文件。

食卫局反对声中一意孤行

消息称,政府有关部门计划把议程再次提交立法会,以令沙岭殡葬城尽快兴建,赶及原订目标2022年落成,事件再次引起港深两地居民强烈反对。打鼓岭区乡事委员会主席、北区区议会议员陈月明昨日接受点新闻记者访问时表示,殡葬城计划不仅有大量骨灰龛位,更有火葬场,火化过程势必产生空气污染,对环境及居民心理造成影响。多年来不论是居民、乡议局、区议会以至立法会已多次反对有关项目,批评食卫局一直漠视各方意见,一意孤行,对局方再次上会的计划十分失望。

陈月明认为,沙岭兴建殡葬城并非一个理想的选择,该处位处罗湖及文锦渡中间,距离深圳市不足300米,是两地融合发展、互联互通的黄金地段,亦是十分珍贵的土地资源,理应用于更为重要、更有价值的项目上,不单减少对居民的影响,更有利香港、深圳,以至整个大湾区发展。

此外,内地知名网红司马南日前亦在网上发表评论,认为沙岭殡葬城属厌恶性设施,质疑特区政府未有考虑深圳民众感受,甚至未有配合大湾区发展。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旅集团董事卢瑞安表示,从地段而言,沙岭对于香港市区或许是"远距离",但与深圳市区却很近,离罗湖商业区距离仅有数百米,他认为特区政府"不应只考虑自己方便",应结合与大湾区融合发展的考虑及规划,慎重作出决定。

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认为,政府要有更长远目光,把湾区规划、港深两地融合发展等因素纳入考量,再次检视该地段是否合适兴建殡葬设施。

香港政协青年联会常务副主席李旷怡表示,骨灰龛位放在何处确实是香港一大问题,然而沙岭殡葬城计划源于多年前,现时应考虑"是否已跟不上时代",他反问政府:"是否一定要将骨灰龛建在大湾区发展的黄金地带?"

李旷怡认为,港深两地交汇地点势必成为两地融合发展的黄金地带,吸引愈来愈多两地青年人在此工作生活、增进交流,若无端端在附近"夹一个殡葬城",势必影响其原本吸引人才之规划,"就算年轻人唔理风水,空气质素都会纳入考量"。他又认为,香港的土地规划和发展一定要与时并进。

殡仪业倡区区设地下龛位解决问题

本港楼价高企,死后"住屋"问题也一直未解决。特区十年前提出"区区有龛位"、规管私营市场和推广绿色殡葬等,惟进展缓慢。有殡仪业界表示,现时私人骨灰龛位,价格水涨船高,最少也是20多万元,若属较佳位置更达百万元,面对庞大需求,建议政府利用岩洞,或每区增设地下龛位,上层兴建公园,既方便市民,也可解决影响景观或楼价的问题。

有舆论认为,殡葬城选址沙岭对吸引创科人才有负面影响。

香港殡仪业商会永远名誉会长吴耀棠表示,政府近年规管骨灰龛位发牌制度,要求严谨,业界150人申请,只有6人获得牌照,骨灰龛位价格像楼价般愈来愈高,政府多年来,也没有可持续的政策,导致问题持续,并且愈来愈严重。

市民也不希望,住宅附近有殡仪设施,怕会影响观景和楼价。吴耀棠认为,政府可考虑将骨灰龛位放在岩洞,或向地下发展,每区兴建地下骨灰龛场,已可解决有关外观问题,和对心理的影响,"上面再加建一个公园,景色怡人,达至先人合一。"

另外,政府近年积极推广绿色殡葬,将先人的骨灰撒在纪念花园或海葬,让先人回归自然。

食环署最近宣布,位于屯门的曾咀纪念花园正式启用,纪念花园临海而建,占地4800平方米,是政府辖下全港最大的纪念花园,环境静谧,也竖立了纪念碑墙,供市民镶嵌牌匾纪念先人。新址启用后,食环署辖下的纪念花园将增至13个。

专家意见:改变建筑用途 不会白费前期投入

沙岭殡葬城已经开展前期工程,包括平整1.8公顷土地、扩阔沙岭道及莲麻坑路等,并逐步进行"三通一平"的通水、通电、通路、土地平整土地开发。有工程师指出,目前只属前期阶段,就算改变建筑用途,前期工作也不会白费。

大公报记者近日前往沙岭殡葬城附近,利用航拍机高空拍摄工地及周边范围,只见附近一带仍然非常荒芜,土地表面由一层绿色的物料遮蔽,崎岖的山路大致填平,至于地下的情况,肉眼难以察觉。

"要改变用途,很简单,也绝对不会浪费!"香港建设管理交流中心主席严建平表示,由于目前只属前期工作,地下一般只会先构建渠道,以及连接水管道等,估计甚至尚未通水通电。假设改变用途,例如用于兴建养猪业,只要大渠去水如果改变成为商场或住宅,则只需加建路面通路,满足车辆出入条件,从土木工程角度,问题不大。

现场直击:殡葬城初具规模 沙岭村民感无奈

大公报记者近日直击探视位于文锦路沙岭的"超级殡葬城",发现"超级殡葬城"已初具规模,离远已见到多个山头已被削平或劏开。在地盘入口旁,土木工程拓展署竖立的大牌上印着"沙岭坟场兴建骨灰安置所"。

记者过了地盘大门后,沿着地盘旁边的沙岭道进入,一路飞沙走石去到路末端,再沿一长楼梯上到山上,只见原本青翠的多个山头或被削平或被劏开,裸露大片的黄泥地,面积足有两个标准足球场大,工地上停放多部泥头车和近十部挖泥机。有部分山头被打横劏开,建起了相信是灵灰楼的半山高石屎墙,钢筋胡乱地堆满一地,虽然是公众假期,地盘无人开工,但仍感受到热火朝天的气氛。

罗湖商业城近在咫尺

不过,记者感受最深的不是地盘的恢宏气势和层层叠叠梯田状的山体,而是和深圳罗湖商业中心高楼大厦伸手可触的咫尺距离。整个地盘正对深圳罗湖区,在方圆不到四百米内,左方是罗湖商业城、深圳火车站和香格里拉酒店;正前方是深圳国贸大厦和金光华广场、阳光酒店、向西村和春风路等;右边是文锦渡和黄贝岭密集的民宅和商厦,深圳著名商贸区东门也是仅约六百米,这些全都是港人和深圳市民最爱消费留连的黄金商贸圈。

记者向附近的沙岭村村民了解他们的感受。有村民表示无奈,"政府是要起有什么办法"?村民张女士就话,"见怪不怪";又话好担心火葬场空气污染的问题,只要风吹向香港那边,就好大问题了。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