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郭荣铿跑路,黎智英认罪,卖国贼不会有好下场!

曾言“无计划离开香港”,“揽炒派”郭荣铿已跑路至加拿大

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11月11日就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后,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取消4名“揽炒派”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及梁继昌的议员资格。郭荣铿随后便宣布退出政坛,不过强调自己“并无计划离开香港生活”。昨日(6日)有消息称,去年被DQ的公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已离开香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郭荣铿于去年11月底独自前往英国伦敦,再转抵加拿大,目前疑在加拿大逗留,其妻黄爱恩及两名儿子,亦于今年2月中旬到达加拿大温哥华,估计是与郭荣铿会合。

不过,据报道,郭妻黄爱恩虽然人在温哥华,但似乎未完全同香港划清界线,她在将军澳日出康城仍持有一个物业,目前由家人协助打理,用作收租。数据显示,该单位在2009年以她个人名义购入,作价529万港元,持货至今升值不少。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在回复记者查询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不知道郭荣铿的行踪,但强调直到目前为止,郭荣铿仍然是公民党党员,但由于郭荣铿并非中委会成员,无需要处理党务,所以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后,郭荣铿已甚少在党总部出现。

今年43岁的郭荣铿在加拿大出生,早年随家人回流香港,2006年加入公民党,当年参选选委会选举成为法律界选委,2008年出任公民党执委,成为公民党的核心成员。2012年,郭荣铿参选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界别选举,当选议员,并于2016年连任。2019年10月,郭荣铿以内会副主席身份主持内委会主席选举,但纵容“揽炒派”议员在会议期间不断采取“拉布”式提问,令到内会至2020年4月仍未选出主席。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发言人曾点名郭荣铿,谴责“揽炒派”阻挠立会运作,“拉布”、搞事,“政治揽炒”的意图昭然若揭。而郭荣铿煽暴、纵暴、勾结外国势力的丑陋行为,也都铁证如山。

2020年7月,郭荣铿报名参选法律界立法会选举,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取消参选资格。2020年11月11日,特区政府根据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宣布褫夺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和梁继昌四人立法会议员资格(DQ)。当日,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率领被DQ的公民党成员举行记者会,郭荣铿也有出席,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郭荣铿多次与香港特区政府唱反调。2019年3月,郭荣铿跑到美国“告洋状”,公然乞求美国遏制中国,请求美国出面干涉香港内部事务。郭荣铿2019年12月上旬赴美期间与美国时任副总统彭斯会面,扬言“如果要外国人一方面在香港投资,另一方面对香港事务噤声,是不可能的”。对此,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曾直斥郭荣铿卖国求荣:“郭荣铿这种行为叫做卖国,做这种事的人叫做卖国贼,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卖国贼有好下场,一个都没有。”

如今郭荣铿那句“无计划离开香港”显然十分可笑,不过一个卖国求荣的人,哪里有过什么诚信可言呢?

郑若骅:违反国安法者将永久丧失参选立会及特首资格

港府律政司长郑若骅今天(7日)接受电视节目访问时表示,因触犯香港国安法被定罪的人士,将永远丧失参选立法会及行政长官的资格。但如果只是被将来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裁定不符合参选资格,不等于永远失去参选资格,日后再参选将由资审委重新审视。

郑若骅表示,中央容许绝大部分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在港审讯,反映中央对香港有信心及信任,但如果案件涉及外国或境外势力介入等复杂情况,就会由内地机关去处理,届时案件的管辖、侦查、检控、审理,甚至判刑,都会按内地的法律处理。郑若骅强调,类似安排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若在单一制或联邦制国家,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都会由中央或联邦政府作侦查和管理审核。

家长怒斥,呼吁应取缔教协

自诩是“教育专业团体”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一直站在“纵暴”最前线,上月中旬宣布终止与“民阵”的工作和会议后并没有自省,反而继续纵容其辖下店铺成为纵暴工具。香港文汇全媒体记者近日暗访教协位于旺角的“有为图书坊”,发现大量美化“黑暴”的书籍被摆放在店铺入口处显眼的位置出售,并特别标注为“店之推荐”,与童话故事类、科普类等书籍混放,欲荼毒下一代意图明显。

家长团体“湾区教育家长联会”成员方小姐今日(7日)接受访问时表示,作为家长感到无比愤怒,她直斥教协利用工会之便,售卖抹黑国家和警队的书籍,把书坊变成荼毒学子、宣扬“黑暴”和反国家的据点,是绝对不能接受。她强调,“在自己的协会公然贩卖这类书籍,是否表示他们完全认同这些暴力‘革命’呢?我们家长,又如何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

方小姐指出,教协行事“从未把孩子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只讲政治,不懂教育”,她敦促教育局必须正视和尽快处理教协各种违规行为,“这种危害社会安全、荼毒学子、煽惑教师、鼓吹暴力抗争的政治机构应该立即被取缔,唯有如此,香港教育界才有可能重回正途。”

事实上,教协虽然是一个由香港的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各级学校教师组成的工会,但其定位并非一个纯粹的工会,自成立时起就有明确的政治目的。教协的首任主席司徒华,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即开始参加社会运动,1985年晋身香港立法局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员,教协常年把持这一议席。1989年,司徒华建立了所谓“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并与李柱铭一起参与成立香港民主同盟(即民主党前身)。靠着与“支联会”与民主党的密切联系,香港教协多年来一直活跃在各种社会运动中,俨然成了反中乱港的“政治堡垒”。

前年修例风波期间,有家长举报称,教协组织编写的教材选用倾向性的材料,抹黑攻击“一国两制”,挑起香港与内地矛盾,甚至煽动激进违法行为;香港频繁出现“黄师”(“揽炒派”教师)向学生灌输仇恨思想,教协则充当“黄师”的“保护伞”,甚至大搞众筹包庇失德“黄师”;还多次发起和纵容教师罢工学生罢课,搞乱社会秩序。

针对教协的行为,香港教育评议会主席何汉权表示,修例风波所带来的“黑暴”活动已经逐渐平息,社会各界可以清楚看到“黑暴”活动的本质,是别有用心的人士勾结外部势力,利用游行、暴力抗争等手段,对国家和香港特区的安全构成威胁,令许多年轻人堕入法网,而教协作为专业团体,却对这些事实视而不见,反而利用辖下书店继续鼓吹违法暴力,无论是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都站不住脚,有违专业师德。他反问,“这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难道教协的书店对违法暴力还有第二个标准吗?”

何汉权表示,香港教育界需要反思过去“黑暴”活动的恶果,当务之急是要多向学生和老师推介宣扬和平、友爱、责任等正向价值观的书籍,而教协也需要以学生为本,重新审视相关纵暴书籍是否适合在其书店售卖,绝不能再推介一些纵暴书籍,令师生重蹈覆辙。

香港教联会副主席、港区全国青联委员穆家骏表示,教协打着出版自由、学术自由的名义,透过自己的会所,宣扬反对执政党、反政府的书籍和文宣。在国安法颁布后,社会逐渐稳定的情况下,教协仍要售卖这些书籍,肆意挑战政府底线,荼毒教师和学生。他敦促港府要正视此事并作出规管,若有书籍确实涉及颠覆国家政权,需要由国安处及时处理。

黎智英等三人认罪参与非法集结

乱港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民主党前主席杨森及“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前年8月31日于港岛参与非法集结,被控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三人今日(7日)在区域法院开审前均承认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法官胡雅文表示,今日不会判刑,但由于被告提早认罪,会继续处理聆讯。

黎智英与14名“揽炒派”人士被控于前年8至10月多次参与、组织或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早前分4案处理,其中首案前年8月18日“流水式”非法游行,黎智英与李柱铭等9人上周四(1日)被法官胡雅文裁定组织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两罪成候判。同案被定罪的被告吴霭仪、何俊仁及何秀兰今日也有到庭并交出其保释条件所须的旅游证件。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