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资深女律师霸气回怼!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修订案,对香港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作出系统修改和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为何要完善、怎么完善?两份修订案,会给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南都记者就此连线采访了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和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税务学会顾问龚永德,他们分别从法律界及会计界资深专家的角度,对此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前因后果,以及公众关心的焦点问题作出解读。

01为什么要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 存在漏洞,导致香港政治乱象

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决定+修法”的方式来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根本原因是香港以往的选举制度存在漏洞,导致近年来香港出现政治乱象,危害了香港繁荣稳定、甚至危害了国家安全。 

“你试想,街上天天都在吵架打架,而这些争执的背后还有外国外部势力的干涉,这种情况下的香港,别说繁荣稳定了,开倒车、沉沦都有可能。”陈曼琪表示。 

香港选举制度的漏洞是什么?龚永德分析认为,以往香港立法会中70个议席,地方选区和功能界别分别有35个议席。香港5个选举大区,依照人口比例,每个区有5到9个席位,有的区排第9的候选人都可以当选,这意味着得票数非常低的人一样有机会。 

“某些候选人骂政府骂得越厉害、越激进,同时做一些譬如扔蕉皮、讲粗话等行为,被传媒报道的机会就越多,于是他获选的机会就越大。事实也是,这些人都以低票数当选。”

龚永德表示,也正因为如此,原本为反映业界声音而设的功能界别,也有一些以反政府为主调的人员当选,从而造成业界的声音难以充分反映到立法会。

02完善选举制度有何积极意义?▶ 贯彻“爱国者治港”原则,香港社会更稳定

立法会方面,龚永德介绍,根据修订后的附件二内容,地方选区议席由35席降至20席,5个选举大区调整为10个,每个区只给两个席位。“换句话说,你要做到第一名或者第二名,才可以当选。这是希望找到一些代表了更广泛民意的议员。” 

据悉,此前功能团体选举的35名议员来自29个功能界别。附件二修订案将原有的35个功能团体议席调整到30个,议员来自28个功能界别,原有的区议会界别被取消,医学界和卫生服务界合并,并新增港区人大港区政协及有关全国性团体代表界。

“有部分席位由以前的个人投票,改为由公司投票,也即团体票。通过公司来投票,能更有效地反映这个业界需要什么。”龚永德说。 

此外,立法会议员选举还加入一个“新元素”,由选举委员会产生40个议员。“因为之前不论是地方选区也好,功能界别也好,都是分别代表他们那个地区或者他们所属界别的利益。于是,我们就觉得需要有另外一批议员,他们是从香港的整体利益出发来考虑问题的。”

将来,选举委员会不仅负责所有立法会参选人的提名工作,还要承担提名和选举香港特首的功能。

据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修订案,选举委员会的人数由原来的1200人扩大到1500人,组成由原来的四大界别扩大到五大界别,增加了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作为第五界别。 

此次修订还增设了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确认选举委员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候选人的资格。龚永德认为,这是在选举方面强调了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让香港社会更加稳定,也能让香港更有效地发挥“一国两制”的功能。 

03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修订案,合宪合法吗? ▶ “合宪、合法、合情、合理”

陈曼琪表示,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按照全国人大的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是合宪、合法、合情、合理的。 

根据我国宪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宪法第三十一条、第六十二条和第六十七条显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按香港的实际情况为香港订立制度。 

“香港基本法第一条就开宗明义地说,香港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十二条也说,香港特区政府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所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为我们香港修订的选举制度,在香港的宪制秩序之下,我们是必须跟从的。”陈曼琪说。 

04香港基本法被修改了吗?▶ 不是,是针对基本法附件的修订

今年3月,国新办就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等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勇在会上指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也就是香港基本法的两个附件,之所以没有规定在基本法的正文中,是因为这些具体的选举事项可能会随着实际情况的变化要随时作出调整。由附件加以规定就比较灵活,方便在必要时作出修改。 

陈曼琪也表示,香港基本法是一个活的宪制性、全国性法律。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六十八条的正文,讲请楚一个大原则,就是按实际情况循序渐进,最终达至普选。而具体的细节则放在了附件一和附件二。这就让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按实际情况,通过决定的形式,循序渐进、与时俱进地修改附件一和附件二。 

05在国家层面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是一种退步?▶ 停止抹黑!没有国家容许自己的选举被外国外部势力入侵 

“有人问,这次在国家层面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是不是一个退步的现象?我的答案是‘错’,这是一个抹黑的说法。”陈曼琪说。 

她表示,从2014到2019年的选举期间,香港有所谓的“风云计划”、“雷动计划”、“35+计划”,这些反中乱港分子所谓的“初选”、“预选”,其真正目的是夺取香港的管治权,挑战我们国家的主权,是外国外部势力想通过选举干预我国的内政和香港事务。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哪一个国家会容许自己的选举制度,被外国外部势力入侵?所以这次在国家层面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有迫切性的。国家安全是每个国家生存的基石,如果在国家安全方面出现风险点,就必须尽快堵塞漏洞。”

陈曼琪认为,“一国两制”之下,保持香港繁荣稳定的政治架构就是行政主导,也就是中央通过香港行政长官,去展现宪制秩序,实现国家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这样我们才能实现有效的政府管治,才能聚焦发展,解决我们社会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比如贫富悬殊和住房等问题。”

而此后选举委员会将参与选举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40名议员,其实也是有利于行政主导的。 

06有碍于香港民主发展?▶ 更有利于实现普选目标 

陈曼琪认为,从2019年的“黑暴”就可以看出,香港在民主道路上出了乱子,而且已经不能依靠香港自己的能力去修正了。“所以今次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就是告诉我们,香港以往走了歪路,这是一条不会让香港繁荣稳定,而是充满外国外部势力、港独势力的错误之路。我们只有回到正确道路上来,才能看到普选的目标。”

陈曼琪表示,国家对香港政治参与度的包容性是极大的。因为香港基本法所说的各种权利,包括选举权、被选举权,其实对应的主体概念并不是公民,而是居民,也就是永久性居民。这意味着国家容许有外国国籍,或者在国外有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参选。

“我觉得这样的政治参与度、包容性,在国际上都是见不到的。正因为香港有一个如此广阔的政治参与度与包容性,我们的选举就一定要以爱国者治港为原则。”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