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放眼未来/担负“为中国而立大学”的使命

今年是香港大学建校110年,在这样一个时刻设立香港大学北京中心,有特别的意义。

110年前的中国,正处於重要的历史转折点。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辛亥革命革故鼎新,救亡图存运动推翻了几千年帝制,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中华民国”建立起来了。但那时的中国人均GDP只有现代意义上的几百美元,绝大多数国人仍处於饥寒交迫中,500多个不平等条约压身,被西方称为一推即倒的“泥足巨人”。时人评价“谓之不亡不可,谓之亡亦不可”,外国媒体讨论的竟然是对中国应该“分割”还是“保全”。

而当时的西方世界,汽车开始普及,技术革命的突飞猛进,极大地推动了工业化国家之间的新一轮全球化,世界经济欣欣向荣。睁眼看世界的中国,那时最大愿望是融入世界大潮,开启自强自救的现代化进程。在北京,清华学堂成立;翌年,京师大学堂也更名为北京大学;千里之外由港英管治的香港,第一所大学香港大学也应运而生。它希望成为亚洲的剑桥牛津,但目标是“为中国而立”。这时,港大前身香港西医书院的首届毕业生孙中山先生正为创建“中华民国”艰苦努力,念兹在兹的是“救中国必由之道”。

110年之后,中国与世界的关係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人均GDP早已超过一万美元,40多年间几亿人口脱离贫困,14亿人过上小康生活。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深入地融入了全球化进程之中,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仅在世界贸易经济金融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也在国际格局中成为独树一帜的力量。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擘画的蓝图已经变成现实,甚至远远超出他当初的设想。

而经历了二战之后70多年繁荣的世界经济,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密地链接在一起。产业链的全球布局,国际金融体系的整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化在技术和资本的推动下达到了顶峰。然而,上轮世界金融经济危机之后,全球範围内经济持续增长的势头已不再强劲,结构性矛盾日益深化,对技术革命和国际化的质疑在世界範围内此起彼伏。

做基础科研创新“推动者”

在这110年来,港大与时俱进,发展成为国际化世界一流大学,综合学术实力在亚洲名列前茅,拥有世界顶尖的师资和享誉国际的研究水準。港大经管学院的发展,很好地体现了香港大学开放创新的精神。虽然经济学教育在港大有80年悠久历史,但由经济及金融学院和商学院合併为港大经管学院,只有短短的20年时间。在这20年间,经管学院不断自我超越,实现了跳跃式发展,师资实力和学术水平已经亚洲领先,向世界最高水平看齐。

然而,毋庸讳言,由於种种原因,相当长时间以来港大与祖国内地并未主动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繫,其“为中国而立”的初心和使命也并未被真正体现。现在,时代给了我们新的机遇,在国家开启建设现代化新征程之际,如果重回初心,扣紧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关键点,香港大学能为国家做点什麼?

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是人力资本的全面升级和创新能力的全面提升。在成功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发展目标之后,中国经济面临着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历史任务。根据经济增长理论,进入中等收入之后,经济增长更多的要靠生产要素的质量改善而不是数量增加,要靠人力资本的全面提升而不是物质资本的过度投资,要靠创新推动的生产效率提高而不是原有生产方式的重複扩张。那些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无一不是实践了这些基本原则的。从东亚到以色列,民间和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举世闻名,义务教育的普及和质量的稳步提升,高等教育的推广和研发能力的持续进步,对世界科技学术前沿的不懈追赶,是这些国家和地区与众不同的持续坚持和努力。

对於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迫切性,对於人力资本投资和创新能力提升的重要性,中央政府和社会已经有深刻的认识。过去一段时间裏,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成绩,但短板仍然不少。简单来讲,用投资和规模能解决问题的,短平快能见效的,近期能看到明显回报和收益的,我们的进步都比较快。反之,需要长期持续努力和投入的,绩效和收益短期内难以衡量的,比如素质教育、基础研究、高端製造、创新文化等等,一直难有突破。

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是毋庸置疑,只有真正找到解决办法,实现人力资本的全面升级和创新能力的全面提升,中国经济才有可能实现下一个飞跃。在这方面,香港大学可以充分利用其享誉国际的研究能力和世界顶尖的师资实力,做国家所需高端人才的培养和聚集基地,做国家基础科研创新的重要推动者。

做学术文化交流“链接者”

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另一个关键,是坚持对外开放。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奇迹,无疑源於改革开放。开放使中国融入了世界,拥抱了全球化的浪潮,并有力地促进了改革。今天,在世界格局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与从前截然不同之际,开放对未来发展依然极其关键,“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因应时势的战略性选择。

综观世界经济史,工业化之后没有一个封闭的经济体能够实现长期持续的经济繁荣。在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系中,市场规模的扩大,关键资源的获得,产业链的延伸,生产要素的流动和优化配置,都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的作用。这也是工业化之后,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化的基本原因。而除了经济实体的链接(硬链接)之外,信息的交流,知识的传播,技术的推广,思想的碰撞等软链接是技术进步创新活跃的关键因素。没有和外部世界的硬链接和软链接,一个封闭的经济体,无论实力规模多麼巨大,假以时日,都难以避免陷入僵化停滞的状态。

因此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如何在变化了的外部环境和世界格局下,依然坚持对外开放。除了努力加强和外部世界的硬链接以外,应当动员一切民间力量,努力加强和外部世界的软链接,增进了解,加强信任,不断促进学术交流和创新领域的合作等等。香港大学作为最国际化的世界一流大学,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其遍布全球的国际学术和行业夥伴网络,做中国与世界学术文化交流的重要链接者。

这些年,很多世界著名的大学都在北京设立了中心。香港大学北京中心虽然来得比他们晚,但北京是我们的主场,我们有主场优势。北京中心的成立,表明香港大学回归建校时的初心──“为中国而立”。通过“融入中国”的北京中心,香港大学才能真正了解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轨迹,更好参与为国家培养人才、推动科研创新的历史进程。通过“拥抱世界”的北京中心,香港大学才能更好发挥融通中西的优势,在“让中国更好地走向世界、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上承担更大责任。背靠祖国、面向世界,香港大学北京中心有信心厚积薄发、后来居上。

110年前的孙中山先生,肯定无法想像今天的香港、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世界;同样,今天的我们,也无法想像一百年之后的香港、中国和世界。但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就在我们共同走过的路上,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之中。相信北京中心一定会推动港大更好地融入国家,在新的时代为香港、为中国、为世界做出自己的贡献。

香港大学经管学院院长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蔡洪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