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又一"港独"组织哭丧嘴脸解散 货仓曝光

石墙花"解散但难逃罪责。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早前批评有组织协助在囚者建立特权和影响力,延续危害国安的势力。由反中乱港分子邵家臻成立的所谓囚权组织"石墙花",昨日宣布解散。

据了解,"石墙花"图谋为在囚者建立特权,并联同"黄丝"律师、区议员及神职人员等,滥用公务探监,乘机通风报信,搞"里应外合",坐大势力。另外,大公报记者直击"石墙花"的办事处,除了囤积探监物品,更有大量煽暴刊物,俨如"港独"货仓。

惩教署署长胡英明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质问,"该组织不断在网上叫人捐款,不停叫人买『探监物资券』,啲钱去咗边?"

去年成立的"石墙花",由曾因"占中案"坐牢八个月的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策动,图谋集结监狱势力,暗植黑暴种子。邵昨日网上发帖宣布解散"石墙花",称将以书信形式通知与组织有联系的在囚者,并停止售卖物资;而有关书信及物资的支援工作,则延续至九月底,完成遣散程序后如有余款,料将捐赠与理念相近团体。邵又声称决定解散,是参考近日时事、政府及各方反应,并以哭丧嘴脸博同情说"保住条命最紧要"

邵家臻哭丧嘴脸博同情

大公报记者昨日下午到位于长沙湾的九龙广场11楼的"石墙花"组织观察,见其玻璃门当眼处贴有三款所谓"探监物资券",分别为"250元零食券"、"750元日用品券"及"1000元全套物资券"。记者透过玻璃门内望,单位俨如货仓,囤积了大批探监物品,包括糖果、纸巾、护肤品、唇膏、发夹,还有大量煽暴刊物,其间有购买了探监物资券的市民想进内选购物资,但发现有大批记者在场,立即离开。消息指,政府推出电子消费券后,"石墙花"便瞬即推出"探监物资券",怂慂在囚者家属利用八达通机过数,趁机在市场捞一笔。

邓炳强斥谋建监房势力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日前表示,发现有组织协助在囚者联同外面的人,企图在监狱内"建立势力,从而危害国家安全",批评有人在监房"制造特权",包括"垄断"探访物品供应,"一方面敛财、另一方面亦都变为特权"

他又指,该批在囚者在外得到物资支援,犹如有特权,继而有机会影响或控制他人,在狱内招揽追随者,令其他人更憎恨特区和中央政府,危害国家安全,后果可以很严重。惩教署署长胡英明亦点名批评涉及"初选案"、正在还押的前香港众志袁嘉蔚,在狱中涉收藏多于数量上限的违禁品,如朱古力、唇膏及发夹等,发展下去可变成招揽他人、形成势力,"以前黑社会都是这样去收人"

大公报记者昨日在公开场合追访惩教署署长胡英明,他表示不评论个别机构,但指出一个组织运作九个月便关门,是否应先检讨自己的营运问题。胡署长说,他以一名普通市民的逻辑提出质疑:"该组织既已喺专网呼吁市民捐款,点解仲不断叫人购买『探监物资券』,好似同网购、超级市场无分别,都系要畀钱,但系不断叫人捐钱帮『手足』,又不停叫人买物资券。系咪赚钱?啲钱去咗边?我相信大家都怀疑资金来源和去向"

胡英明:卖物资券赚钱?

至于有在囚者的家属投诉"石墙花"囤积探监物资,导致他们买不到,胡英明说不清楚,亦不会去理解该组织的运作,"佢(石墙花)不断买咁多嘢,会唔会影响市场运作,我唔清楚"

邵家臻昨日召开记者会时七情上面博同情,声称没有"石墙花"之后,唔知在囚者再可得到什么支援。对此,胡英明直斥其非:"点会无咗呢个组织,就话无人帮在囚者?仲有其他非牟利组织,例如善导会。系咪帮你买物资就系帮在囚者?"

别有用心|滥用公务探监 向囚犯"播独"

政府推出电子消费券后,"石墙花"随即推出三款所谓"探监物资券",趁机捞一笔。

"石墙花"成立至今九个月,有人声称为在囚者提供支援及争取狱政改革,是向囚犯洗脑,煽惑"港独"意识,同时出售探监物资牟利。

邓炳强局长亦提到,现时有"强大的力量"一直试图影响在囚者,有神职人员、区议员、律师等人,涉嫌滥用探监的便利向在囚者播"独"。

根据现行《监狱条例》只对在囚人士接受亲友探访作出规定,却没有订明涉及律师及公职人员包括立法会议员、区议员等的公务探访安排作出规定。

密密探黑暴案囚犯

有人利用此灰色地带"有权用尽",频繁地探访涉及黑暴案的在囚人士。

据了解,惩教署会安排议员或律师在公务探访室与在囚者会面,其间惩教人员不可在场听闻,若议员申请连同议助探监,则需惩教人员在可听闻的情况下进行,探访的次数和时间不限。但自前年11月揽炒派区议员频频利用公务探监播"独",惩教署去年年中为防止滥用公务探访,收紧探访规定,谢绝不属于当区的区议员作公务探访。

至于神职人员,根据《监狱条例》在任何合理时间内与囚犯接独,"呢类神职人员叫『专职教士』多数周末经申请获批后,走去不同惩教院舍探访囚友,神职人员可以自由地行去囚犯活动室,与在囚者倾偈,自从发现有政治背景姓陈的神职人员影响在囚者后,而家惩教职员会陪住神职人员"。

始乱终弃一脚踏多船 邵家臻私生活一塌糊涂

揽炒派前议员邵家臻因参与2014年非法"占中"被判刑超过一个月,其恶行罄竹难书,早于2016年有媒体踢爆邵家臻涉嫌"一脚踏多船",更被轰"始乱终弃",同时质疑邵家臻参与的电视台及电台工作,是公然"秘捞",涉嫌违反校方规例。

2016年8月30日出版的《东周刊》,在报道中引述"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4月,时任浸大校长陈新滋收到一封匿名投诉电邮。投诉人表示怀有该校某社工系讲师的骨肉十多个星期,但对方外出"偷食",更要求投诉人堕胎。她为了留住对方,忍痛将胎儿打掉,以致身心受创;翌年事主再度怀孕,男方更"玩失踪"。

有关报道并引述"知情人士"指该讲师正是邵家臻。而该"知情人士"续指,邵家臻感情生活一向"多姿多彩",试过"一脚踏多船",包括在2008年在某大学与文职人员拍拖,同时追求一名摄影师,其后又转移目标与人妻有婚外情,"看似痴心"却又"暗媾"自己的学生,更多次"拖女外游"。

报道并引述"熟悉邵家臻的人士"指,邵的"冧女手法"相当"独特",例如把一笔可观的现金存入目标女性的户口,美其名是"爱情保证金",以示自己的"诚意",但在得手后就以"急于还债"为由藉词取回。

报道又指邵家臻涉嫌"秘捞"。该刊引述爆料人称,邵家臻身为全职讲师,却公然外出"秘捞"。邵家臻在社交网站列出了他曾参与的电视台及电台工作,涉嫌违反校方规例。爆料人指,该校曾向全职教员发出通告,提醒他们要申报任何教学以外的工作,质疑邵家臻也需要申报。该刊曾向校方求证,校方以私隐为由拒绝回答。

井水集|"石墙花"解散但难逃罪责

评论

文/龙眠山

声称争取"囚权"的"石墙花"组织昨日宣布解散,创办人邵家臻扬言"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结业",又称"即使最终被压碎,但之前换来的时间也是值得的"。言下之意是:"石墙花"解散非自愿,而是"受压"。但事实真的如此?

"石墙花"解散当然不是"无缘无故",但原因并非所谓"打压",而在于涉嫌犯罪。早前有监狱囚犯被发现藏违禁品而被纪律检控,其中包括反中乱港分子袁嘉蔚,事后有18名囚犯闹事,最终需惩教署出动"黑豹部队"才平定骚乱。

事件中涉及的违禁品为食物、唇膏、发夹等,超出在囚人士可管有上限。这些物品从何而来?其中一大来源就是"石墙花"反中乱港分子邵家臻曾因违法被判囚8个月,身为"过来人"的他发明了所谓"囚权"理论,要为囚犯争取权益,其后他成立"石墙花",将理论付诸行动,如投诉监狱太热,要求增添冷气设备;要求为囚犯增加工作薪金,改善待遇;召集"写信师",鼓励囚犯"抗争"到底;出售所谓"探监物资券",购买物品送给在囚"手足"。

监狱竟然沦为"抗争"基地,真是荒谬绝伦。而从女子监狱发生"集体行动"闹剧来看,"石墙花"播下的"抗争"种子已经萌芽,若不是惩教署采取行动,难保不会出现大规模监狱暴乱的严重事件。

监狱就是监狱,不是大学生宿舍,不是度假营,更不可能"令人生更精彩",以争取"囚权"为名鼓吹抗争,对法治和社会安宁危害极大。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近日严辞批评有组织通过垄断物资供应,企图在监狱内建立势力,制造特权,危害国家安全,可谓有的放矢。

香港是法治之区,岂容反中乱港势力借口"囚权"而制造事端!"石墙花"畏罪解散,但违法事实决不会因此一笔勾销。

来源:大公文汇全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