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支联会”化整为零也难逃罪责

陈晓锋 港区全国青联委员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 就是敢言执行主席

成立32年的“支联会”匆忙启动了“自动清盘”。香港是法治社会,尤其是在现在新的政治环境和时代背景下,解散是“支联会”这一反中乱港组织的必然下场。正在服刑的李卓人、何俊仁曾发表声明说主动解散是最好方案,呼吁成员支持和延续理念传承云云,显示在国安法的震慑之下,“支联会”形式是解散了,背地里却仍打着化整为零、继续祸乱香港的小算盘。

“支联会”为什么要匆忙解散?一方面,应该是资产方面的考虑。根据香港法律,如果“支联会”被公司注册处处长将名称自公司登记册剔除,便会丧失其财产处置和分配权。相反,“支联会”自行启动解散程序,便能非常自由地变卖手中的资产变现,并将组织剩余的盈余,按其意愿“捐赠”给其他组织,比如其他隐蔽性更强的反中乱港组织或地下组织,借此进行资产转移,为下一步反扑积蓄实力。

另一方面,“支联会”匆忙解散考虑的应该是尽快销毁证据。此前一些反中乱港组织宣布解散之后,会把他们的网站、社交媒体等网络平台的资料第一时间进行销毁,这里面有许多他们涉嫌触犯国安法的言论、勾结外部势力的证据等等。“支联会”应该也会傚法其他组织尽快销毁以往涉嫌违法的证据。

“支联会”勾结境外势力收受巨额献金,乞求外国组织支持制裁香港,煽动黑暴在线线下“揽炒”香港,在香港国安法下,其走向灭亡是必然下场。根据《公司条例》第756条规定:即使公司已经解散,公司的每名董事、经理及成员的法律责任(如有的话)仍然持续,并可强制执行。“支联会”不管是解散,还是企图化整为零继续祸乱香港,警方都会对“支联会”继续调查、追究到底,妄言要继续“抗争到底”的邹幸彤们,恐怕还要继续接受法律的严正审判。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