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林郑施政报告提及中央,境外媒体为何又跑偏?

直新闻:10月6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发表了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其中开篇即强调,此份施政报告,“聚焦发展,为香港勾画未来”,你认为对外传递出怎样的信号?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第一,我认为这一份施政报告,是林郑月娥有意识且紧迫地推动香港从“由乱及治”向“由治及兴”转变。

无论我们怎么理解香港的各种问题,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自10年前开始,香港社会各阶层就陷入了严重的内卷和互相争斗,有人称之为“结构性矛盾”,有人称之为“民主化的泛滥”,但在这些术语名词之下,真相其实很简单——太多人执着于分蛋糕,甚至是要打翻桌子推倒重来,而不是去把蛋糕继续做大。

这一切发酵到顶点就是2012年到2014年再到2019年的一些列社会运动乃至是暴动。正如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所言,国安法和完善特区选举制度的双重保障最终让香港迎来了良好局面,但这并不是终点。也许有的人认为,“由乱及治”和“由治及兴”是个阶段一和阶段二的问题,但在我看来,香港如若要长治久安,“由乱及治”和“由治及兴”根本上是相辅相承的关系,两者缺一不可,无治则无兴,无兴则治亦不可持续。

这就是林郑月娥的施政报告对外传递出的第一个信号,现在还不是在香港问题上放松的时候,香港的民生困局依然严峻。如果说当前的良好局面来之不易,那港人更要在这个窗口之下积极推动全社会的发展转型,实现“由治及兴”。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有关维护宪制秩序和国家安全之后的第二个具体章节,以超过4000字的整体论述篇幅,抛出了雄心勃勃的“北部都会区”规划,涉及土地面积300平方公里,要知道香港全部陆地面积不过1100平方公里,目前全部城市开发不到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北部都会区”不亚于再造一个香港都市核心。而“北部都会区”最终落成之后,可提供90.5万到92.6万套住宅,容纳250万人口,并提供65万个就业岗位,从根本上解决香港社会当前的诸多所谓结构性问题。

我们不难看出,包括“北部都会区”在内,此次施政报告中的诸多规划完全是超出林郑月娥余下任期,甚至是下一届乃至是下几届特首任期的,也许从一开始这一切着眼的是香港更为长远的未来,正如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召集人陈智思昨天对媒体表示,他相信林郑月娥是在预先勾画香港的未来方向。

第二,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也清楚地指出,香港的未来是依托国家、与内地互联互通的未来,她在开篇就强调,香港要长治久安,就要努力发挥香港独特优势,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我大概数了一下,根据特区政府发布的文稿,林郑月娥在2小时20多分钟的施政报告宣读中,共提及“国家”和“中央”88次,“内地”“大湾区”和“深圳”86次,并12次谈及“‘十四五’规划”。其中,林郑月娥专门以第四章节论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将为香港经济注入新动力,涉及文字近8000字,也是此次施政报告中最长的章节。

我注意到有境外媒体批评称,林郑月娥的施政报告与其说是作给港人听,不如说是作给中央政府听。我认为这种明显跑偏的解读大可不必。过去三四年里,我相信包括港人在内,国人从世界局势中学到了很多,其中就包括,新冠疫情之后的全球经贸萎缩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见得明天一定会更好,中美贸易战告诉我们国际秩序不见得就像自由主义所描绘的那样美好,而港人之所以会困于一系列结构性矛盾,之所以要一个新的未来以破局,就是因为香港社会此前所引以为傲的内生经济奇迹已经走到了尽头,香港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奇迹。

面对这一系列持续的不确定性,香港社会将目光投向更广阔也更具经济活力的国家,将自身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积极开拓国内国际双循环所带来的的庞大机遇,难道不是最合理、费效比最低的选择吗?我不确定有些人为何会对此感到不满,但我能确定的是,如果是单纯出于见不得香港和祖国靠拢,那这份施政报告也的确不是作给这些人听的。

直新闻:那就此份施政报告而言,林郑月娥提出哪些具体的方向,去内地经济互联互动,进一步融入国家经济发展大局呢?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北部都会区”本身的定位。过去而言,香港社会的核心是维港都市带,相对不重视北边区域的发展,正如林郑月娥10月6日下午在记者会上所言,一些不那么“环境友好”的设施通常会被放在北边。

而“北部都会区”的规划首先从思维上打破香港社会的这一旧有认知,就像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强调,“北部都会区”的基础是深港口岸经济带,以深港之间的优势互补和融合发展红利为依托。“北部都会区”规划的定位本身正是在向港人强调,香港发展的未来要向北看,看向深圳,看向大湾区,看向整个祖国内地。

其次,该规划也标志着港府自身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转变。有关“北部都会区”的发展策略,是首份由特区政府编写的,跨越深港两地界限的纲领性文件。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就笑言,港府有关深港合作方面的内容,从来没有像此次施政报告中写的那么多。

第二是“北部都会区”的推动模式。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指出,“北部都会区”将以运输基建先行,而五条建设或是规划之中的铁路中至少三条将向北延伸,跨境接入深圳。按照此次施政报告规划,北部都会区最终会拥有多达7个跨境陆路口岸,成为香港境内促进港深融合发展和连通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都市带。第三是我注意到,港府在此次施政报告中所表现出的与内地连通的愿望是全方位的,不仅着眼于大湾区,还强调与泛珠三角区域、北京、上海、福建、四川、湖北等多地建立合作机制。

在此次施政报告的最后,林郑月娥表示,她比任何时候都更有信心、更肯定,香港可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在国家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进程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我认为这份信心一方面正如林郑月娥自己谈及,来自于“十四五”规划纲要对香港的支持、大湾区建设对香港的期盼,以及深圳前海方案为香港带来的大量机遇,另一方面也来自于香港自身的转变与努力。“天助自助者,自助人恒助之”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张思南,直新闻主笔,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