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主党自断政途 温和“泛民”应以此为戒

民主党对于是否参加立法会选举,龙门一搬再搬,近日终于由中委会制订所谓的甄选机制,让有意参选成员报名,但参选人必须获得其选区支部20名成员提名,以及其他支部各5名成员的联合提名,再交由特别会员大会决定是否批准其参选。显然而见,这不但是一个高门槛的甄选机制,更是一个假的甄选机制。从常理来看,有意参加地区直选的人只需要取得当区支部的支持便已足够,其他支部是否支持根本不应是考虑理由,民主党要求参选人得到各支部若干成员支持,本身已是强人所难。

更重要的是,就算参选人取得足够提名,也不代表就可以顺利参选,还要经过所谓特别会员大会确定,在民主党内“弃选派”气焰嚣张的情况下,就算真的有人报名参选,也很大机会过不了会员大会这一关。再加上参选人报名后,必定会遭到“弃选派”的施压、攻击、人格谋杀,相信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出来做“出头鸟”。可以预期,在这个假的甄选机制下,不会有多少人报名参选。

这样,罗健熙等领导层便可以将“弃选”的责任推到成员身上,民主党即使没有用“弃选”之名,却制造了“弃选”之实,既可杯葛选举,又不用负上挑战新选制之责,他们以为是一石二鸟之计。然而,民主党是打错了算盘,这样的投机取巧,改变不了民主党对抗新选制、搞“软对抗”的事实,民主党自以为留了后路,实际却是自断从政之路,走上了一条政治绝路。

为什么说民主党已断绝参选之路:一是民主党近年的所作所为,已经走上了对抗国家、对抗宪制的道路。在立法会上“拉布”、黑暴时与暴徒“齐上齐落”、对“港独”欲拒还迎、对“揽炒”积极配合,以及在抗拒国安法、对抗新选制上的言行,已经为这个政党定了性,民主党已经变成一个反中乱港的政治组织。

二是民主党并没有表明回到“爱国者”路上,从来没有表明与“港独”、“揽炒”切割。中央在选举上不搞清一色,一些人对民主党参选抱有期望,这些都是有前提,就是民主党必须改辕易辙,回到“爱国者”路上。所以,在参选问题上不是民主党想选就有得参选,而是必须改过、返回正途才可以参选,才有望取得提名票。但民主党一边说不会放弃选举路线,但一边立场却雷打不动;甚至到了今时今日,民主党都不敢公开反对、谴责“港独”,更不要说与“揽炒”割席。这说明民主党至今仍不认同爱国者治港,仍然抗拒成为“爱国者”,这样的民主党有“入闸”可能吗?

投机派骑墙派绝无出路

三是特区政府对于选举把关密不透风,不会因为其政治立场而放水。例如近日区议员进行宣誓,民主党的“主选派”代表梁翊婷、苏逸恒等都被DQ,根据法例他们五年内都不可参选。当局依法严格把关,不论“主选派”、“弃选派”,不符合资格者一概DQ,这说明当局从来不会为了争取民主党参选而放其一马,民主党内一些人不断散播所谓的“劝进说”、“抬轿说”,甚至以民主党参选来向当局开价,都是枉作小人。在这样的严格把关下,拒绝改辕易辙、仍在玩小把戏的民主党,又何来参选资格?

其实,对民主党而言,最大问题根本不是参选不参选,而是其是否愿意调整路线,回到“爱国者”的参选最低要求上。这是本与末的关系,民主党不改变路线,根本就不具有参选的可能,再争论是否参选也只是一个假议题。这也是民主党这半年来应该讨论的重大问题,但民主党这半年来却在纠缠于旁枝末节,“主派选”、“弃选派”互相攻讦,但对于民主党的路线问题、生存问题却没有人讨论,结果将时间全部浪费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清楚,民主党拒绝改变,对参选持杯葛、“软对抗”的态度,这样他们的甄选机制其实不搞也罢,真的有人出线了,最终也不可能“入闸”。经此一役,民主党已经没有任何政治前途可言,立法会之路已经断绝,区议会在大批民主党成员被DQ后,在民主党被定性之后,将来是否还可以参选也是未知之数。

民主党的优柔寡断、冥顽不灵,已令其自断了政治前途,这样一个政党已不再具有任何希望,泡沫化以至走上教协、职工盟的解散之路恐怕也是不远。民主党的败亡值得其他温和“泛民”引以为戒。今日的香港政坛已经不再容许投机派、骑墙派左右逢源,“爱国者治港”是铁的底线,任何有意从政者都不能回避,继续首鼠两端,自作聪明,民主党就是前车之鉴。

来源: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