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一场示威看清乱港分子的虚伪

“要理解双方的差异,放下个人得失”这句说话出自一般政客口中并不稀奇,但出自一直挑动社会分化、煽动黑暴、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并已畏罪潜逃英国的通缉犯罗冠聪口中,未知市民会有何反应?

多个所谓“在英港人组织”早前在英国曼彻斯特合办所谓的“港殇游行”,当游行结束后,其中一个搞手组织“曼彻斯特真香港人协会”发表声明,图文并茂谴责有人在集会后,在街头纵火及破坏公物,质疑做法或令英国人对港人产生坏印象。而另一组织随后反驳,声称游行期间只是焚烧过五面中国国旗,事前已知会现场的英国警员,更否认有人毁坏公物云云。事件变成“罗生门”,两批所谓的“同路人”针锋相对,一直俨然以乱港头目自居的罗冠聪遂在社交网站发表上述说话,试图“打圆场”。

不论破坏事件孰真孰假,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一众涉事者的反应。老实说,作为游行搞手之一,看到和平游行演变成暴力示威,怕连累个人或组织要负上刑责,害怕令英国政府及当地民众对香港人反感,甚至影响到自身的移民机会或居留签证等,割席保平安的做法实在不难理解。这也证明乱港分子经常挂在口边的所谓“齐上齐落”,根本就是骗人的谎话。利益当前,有人“叫人冲,自己鬆”;面对刑责,乱港势力头面人物纷纷畏罪潜逃,留下一众暴徒成为弃卒。即使“走佬”到英国,“手足”也会因为自身利益而割席。最令笔者大开眼界的是,原来乱港分子都知道暴力示威有问题,为何“修例风波”期间,大批暴徒破坏公物和港铁站设施、攻击目标店舖,甚至对不同政见的市民施袭,乱港分子却没有发声谴责?

退一步说,即使游行没有破坏行为,焚烧中国国旗亦是获英国警方“批准”,笔者不禁要问,暴徒当日在香港视法律如无物,肆意在街头纵火、投掷汽油弹、袭击警员,如今的嚣张气焰去了哪里?为何到了英国就变成“乖乖仔”,愿意“警民合作”?愿意按程序向英国警方申请举办游行?回想起黑暴期间,乱港分子种种违反法律、针对及诬蔑警方的言行,很难理解他们对同样会采用必要武力制止暴徒的英国警方,为何会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

当然,乱港头目罗冠聪的变脸技术更高超,否则怎能说出“要理解双方的差异”这番说话?当日有部分温和“泛民”曾用同一番说话劝阻乱港分子,但可曾有人听得入耳?若然当初愿意“要理解双方的差异,放下个人得失”,与政府就修例问题展开理性务实的沟通,而不是疯狂抹黑中央及特区政府,挑动社会分化,唆使部分市民不信任政府,又怎会爆发持续逾年的“修例风波”?

英国“收留”乱港分子,最终会否自食恶果,相信不久后就会有答案。不过话说回来,一些乱港分子千方百计讨英国政客的欢心,让英国继续“收留”他们,但罗冠聪之流又能否确保,英国他日不会将他引渡回香港?笔者还是奉劝一句,别对英国有太多幻想,你们未享受到所谓的“自由”之前,可能已成为脱欧和新冠疫情下的牺牲品了。

来源:大公报 作者:王俊杰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