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澳媒 追随美卷入与中国争端 不符澳洲利益

参考消息网4月20日发表题为“澳媒:追随美国卷入与中国争端 不符合澳大利亚利益”的文章,全文如下:

澳媒称,不管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对是错,作为其顺从的“仆人”澳大利亚选择针对北京,要求其在亚太地区保持和平。这种虚伪令人震惊。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4月18日发表题为《澳大利亚不应为“支点”计划付出代价》的文章称,想想下列事情哪个发生在先:美国推行“亚洲支点”计划(即“包围中国”);还是中国通过建造人工岛屿,增加其在南海地区的前沿防御姿态?

文章称,对我们来说,哪个发生在先:美国鼓励日本重整军备和日本民族主义开始抬头;还是搅动处于休眠状态的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附属岛屿--本网注)争端?

文章称,《中国日报》对特恩布尔的警告——要求其在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利益和帮助美国构成包围圈之间仔细抉择——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声明。这听起来比2011年奥巴马宣布实施亚洲“支点”计划以来堪培拉的官方态度和大多数澳大利亚媒体普遍承认的观点更合乎情理。

然而澳大利亚已经:

——通过欢迎美国海军陆战队常驻达尔文,实际上在两党基础上把自己拖下水;

——在美国的命令下,派出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飞机前往有争议的南海岛屿附近;

——公开支持加强日本军火行业以及加强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军事合作,澳总理还大力推动购买日本潜艇;

——在加入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问题上犹豫不决,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最终澳大利亚在大多数西方和东方国家之后加入,令澳错失亚投行内部的一个高层职位。亚投行承诺为重大地区基础设施发展提供资金,澳大利亚应该乐意在这个机构中发挥作用;

——让极其鹰派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在澳大利亚发表演讲,指责中国的邪恶意图,前者显然对我们应该执行怎样的亚洲政策发号施令;

——加入美国发起的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充当拉拉队队长,却不考虑这个协定对我们的价值有多大;

——声称日本是我们在亚洲的最好朋友;

——在向《铀不扩散条约》的非签署国提供铀的问题上,抛弃以前的原则,以便和美国与印度拉近关系的努力保持一致,作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部分;

——发表另一份国防白皮书,声称中国是我们主要的潜在敌人。

在一个理智的世界中,各国都意识到贸易是双赢的事情。但目前的经济现实是,澳大利亚需要中国,而中国却不需要澳大利亚。我们拥有大量对华贸易盈余是件好事,但中国对此并不是太关心。我们更看重把服务和商品卖给中国,与此同时,中国却不那么关心东西从哪里来。

文章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主要是有求于对方,澳大利亚想通过种种办法从中国那里赚到钱。而中国却不必向澳大利亚乞求任何东西。所以当有求于人的一方自己热衷于引发军事冲突升级,却责怪对方这么做的时候,情况变得奇怪起来。

在历史、文化、语言、共同的价值观等条件的制约下,澳大利亚一般会和美国同处一个阵营。因此,澳大利亚总是追随美国对中国的看法,澳大利亚的政客和评论家似乎无法从中国的角度来考虑冲突的来源。试着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想想美国的“亚太支点计划”是什么样的。

文章称,南海领土争端并不是什么新问题,它还在继续进行——考虑到我们无法解决澳大利亚与东帝汶的边境纠纷,我们应该对此给予理解。

但在大国排挤其较小邻国的惯常边境纠纷中,一支拥有绝对优势的军队突然说,它正把自己关注的焦点从中东转移到你身上,那么对方会怎么想?

亚洲“支点”计划不像乔治·布什的“邪恶轴心”那样有个朗朗上口的名称,但它是如何奏效的?奥巴马政府宣布实施“亚洲支点”计划,以及随后采取的外交和军事政策相当于向中国发出了一个警告。也难怪中国会采取行动,作出回应。

中国的回应总是带着强烈的历史烙印。鸦片战争时期,它曾遭遇西方列强入侵。1860年颐和园被洗劫一空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文章称,至于日本,两次中日战争、特别是日本人占领时期的恐惧在中国人的心理上刻下了浓重的一笔。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可以理解它认为鼓励日本放弃宪法中的和平主义原则对中国构成了威胁,这么做只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目的。对于争论不休的尖阁诸岛争端,如果你认为中国会尊重日本在1895年率先提出的任何领土主张的话,那么这是一种大胆愚蠢的想法。

两国都有自己的说法,但读一读《经济学人》杂志关于冲绳的悲伤故事,很难想象在这场争端中我们应该倾向于咄咄逼人的日本。

文章称,不管怎样,尖阁诸岛纠纷离澳大利亚很远,它让我们两个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成为对手。偏向任何一方都不符合我们的最佳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