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中评社 经济是否打开中国南海问题的钥匙?

中评社7月27日发表文章“经济是否打开中国南海问题的钥匙?”,文章如下:

老挝首都万象召开的东盟外长会议和中国与东盟外长对话会议,是在敏感时期召开的非常敏感的政治会议。菲律宾提出的中国南海仲裁裁决结果公布之后,东盟国家没有就中国南海仲裁结果发表共同声明,这说明东盟国家内部出现巨大分歧。但现在的问题是,东盟国家外长会议是东盟组织架构中非常重要的决策会议。东盟外长很可能会在中国南海问题上进行深入讨论,即使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也会发表新闻公告,阐述各方面的立场。对中国来说,如果在东盟外长会议成为众矢之的,那么,即使中国外交部长全面阐述中国政府的立场,也未必能得到圆满的结果。

有些舆论认为,菲律宾很可能会扮演主动降温者的角色。菲律宾不希望中国南海裁决的结果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爆发冲突的导火索,菲律宾不希望在这个问题上越走越远。菲律宾总统是一个非常务实的政治家,他很可能会为了菲律宾经济的发展,而要求中国和菲律宾开展经济合作。少数新闻媒体言之凿凿,认为菲律宾现在已经面临非常严重的石油天然气危机,如果不尽快和中国达成协议开发中国南海的油气田,那么,菲律宾未来的能源供应以及整个国家的经济将会出现严重危机。即使出於巩固国家政权考虑,菲律宾总统也会要求菲律宾外长在东盟外长会议上降低调门,从而为中国与菲律宾经贸合作谈判打下基础。

越南在菲律宾提出仲裁案件结果公布之后,正焦急地等待攻击中国的时机。如果中国采取软化的立场,那么,不排除越南会采取类似的举动让中国难堪。越南内部无论是北部政治领袖还是南部的政治领袖,都害怕中国采取行动强制收回被越南占领的南沙岛屿,因此,他们对中国保持高度警惕。越南新闻媒体开足马力,不断地宣扬中国威胁论。虽然越南政府表面上保持与中国友好的关系,但是,越南一直限制中国在越南的影响力。新闻媒体披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签证问题只不过是老话重提,越南一直不承认中国在南海地区的主张,因此,采取“另纸签证”的手段,间接地对中国政府提出抗议。

新加坡是东盟国家“合纵连横”外交战略的幕后指挥者,新加坡不仅要求美国长期在新加坡驻军,而且一直希望东盟国家和中国保持距离。新加坡知道自己的国家实力不足与中国抗衡,因此,希望借助於东盟这个组织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新加坡当然希望菲律宾和越南向中国施加压力,因为只有这样,新加坡才能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不过,中国政府对於新加坡的所作所为早已有了应对之策,中国改善与马来西亚的关系,从而使新加坡感觉芒刺在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没有和马来西亚就领土争端问题展开双边谈判的计划,马来西亚也不会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的国家利益。马来西亚希望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通过深化与中国的合作,从而使马来西亚搭上中国经济发展顺风车。

柬埔寨和老挝是中国的传统友好邻邦,他们在中国的帮助下正逐渐地走上正轨。他们不会在南海问题上发表反对中国的意见,相反地,他们会尽力地在东盟外长会议上淡化中国南海争端议题。。但是,国家关系永远都是利益关系。假如日本、美国和其他国家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开出足够好的价码,那么,不排除柬埔寨和老挝在中国南海问题上保持中立,不再发表支持中国的主张。

东盟的最小国家文莱是中国南海的既得利益者,这个依靠开采石油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不可能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闷声大发财”,在中国南海问题上一定会恪守中立的立场,除非其他国家作出一致决定,否则,这个国家不可能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单独表态。

印度尼西亚是东盟国家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与这个国家不存在领土争端。印度尼西亚总统曾经发表声明主张自己的权利。中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打消了印度尼西亚的疑虑,使这个国家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吃了一颗“定心丸”。中国与印度尼西亚关系短期内不会发生变化,印度尼西亚总统希望中国帮助这个拥有上亿人口的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中国一定会竭尽全力开拓印度尼西亚市场,除非印度尼西亚国内局势发生变化,否则,中国与印度尼西亚之间的关系将会朝著好的方面发展。

在东盟国家中,泰国与中国的关系是最稳定的友好关系。泰国军事政变频繁,国内经济亟待发展。泰国希望借助於中国庞大的资金、技术,帮助泰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但是,泰国国内政治矛盾重重,泰国皇室正面临危机,而泰国南部的独立运动,则为泰国传统旅游业的发展蒙上阴影。泰国希望中国帮助泰国发展经济,特别是帮助泰国发展旅游业。泰国不会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向中国施加压力。泰国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将会永远保持中立。

缅甸走上民主化发展道路之后,执政党面临重振经济的重要课题。缅甸一方面必须感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缅甸民主政治发展过程中给予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必须借助於中国的力量促进缅甸国内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无论是缅甸的执政党还是过去的军政府,都明确表示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因此,在中国南海问题上缅甸不可能横生枝节,给中国提出难题。但是,缅甸民主政治生态会让缅甸领导人屈从於美国的压力,在菲律宾、越南、新加坡提出有关中国南海的声明上签署自己的名字。这是地缘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中国南海问题复杂化的具体表现。

菲律宾、越南和新加坡在中国南海问题上会大做文章。中国可以与菲律宾签订经济合作协议,中国也可以强化与越南、新加坡的经济合作,但是,在中国南海问题上要想改变菲律宾、越南和新加坡的立场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国目前在南海问题上所面临的困难是有目共睹的。中国不希望中国南海问题扩大化,但是,中国必须保护国家领土和主权。中国可能会暂时停止在中国南海地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但是,中国不会停止在中国南海地区的正常巡逻。换句话说,中国很可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依靠南海地区现有的基础设施,对南海地区进行常态化的管制,以实际行动显示自己的主权。这种模式类似於“钓鱼岛模式”。

中国采取的策略是,尽快翻过这一页,回到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之前。但是,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国家关系也是这样。经历过中国南海仲裁风波之后,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关系将会更加紧张,中国与东盟关系将会更加微妙。随著东盟政治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中国处理与东盟国家关系方面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

经济与政治、国家安全密不可分。不要指望中国改善与东盟国家特别是与中国南海周边国家的经济关系,来缓和中国与中国南海周边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在事关国家领土主权问题上,中国南海周边国家不会作出实质性的让步。在处理中国与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关系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关系。在坚持主权领土问题毫不退让的基础上,通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缓解中国南海紧张局势。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实际上就是借助於现代市场经济的做法,把有争议的双方变成共同的投资者。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是用经济手段解决国家主权领土问题,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实际上是要搁置双方的主权领土争议,共同开发双方没有争议或者争议不大的地区。换句话说,在有争议的地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人们无法想象中国和越南在双方有争议的地区共同开发,当然人们也无法想象中国和菲律宾在双方有争议的地区共同开发石油天然气资源。搁置争议实际上是在双方无法找到和平解决问题方法之前,把有关地区搁置起来,然后共同开发其它地区。部分学者认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指在有争议的地区共同开发。不过,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如果双方在中国南海有争议的地区共同开发,那么,不可避免地面临主权归属问题,当然也不可避免地面临著经济利益分配问题。所以,不要指望中国允许菲律宾邀请外国公司在有争议的地区从事大规模的开发活动,也不要指望菲律宾在自己所主张的领海范围内邀请中国从事石油天然气资源开发工作。

经济问题不是打开中国南海问题的钥匙,共同开发不可能会解决中国南海争端。中国只有在中国南海地区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才不会让中国南海地区纠纷出现失控局面。中国应当牢牢地把握处理中国南海问题的主动权,如果中国南海周边国家主动向中国发起挑战,那么,中国将会加快在中国南海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步伐。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弹簧政策”,只要中国南海周边国家不采取行动,挑战中国的国家利益,那么,中国不会强化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反过来,如果中国南海周边国家采取行动,挑战中国的领土和主权,那么,中国将会采取严厉的措施,一方面加快在中国南海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另一方面采取非和平的方式收回被其他国家占领的岛礁。

“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中国解决中国南海问题的基本策略应该是,一方面在东盟外长会议等区域性的外交场合充分表达自己的立场,争取团结大多数,减缓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压力;另一方面对於那些胆敢挑衅的国家迅速施加压力,让这些国家不敢继续为所欲为。

我们建议:第一,应当尽快将中国南海的黄岩岛开发计划公布出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南海周边国家有一个心理适应期。中国不会在乎菲律宾提出的仲裁裁决结果,中国会按照自己的既定步骤加快在中国南海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中国以自己的建设行为,充分表达自己的立场。这不是武装示威,也不是主动挑衅,而是中国为了维护中国南海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采取的必要措施。

其次,中国应当加强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商业存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要求中国国有旅游公司,定期向中国南海的岛礁输送游客。在基础设施建设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可以借助於豪华游轮解决中国南海旅游面临的问题。中国的游客可以乘坐大型的豪华游轮,到中国的南海欣赏热带风光,可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中国南海建设。

第三,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以邀请外国游客包括中国南海周边国家游客到中国已经建成的岛礁参观游览,充分了解中国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商业设施和军事设施。只有增加中国的南海地区商业存在和军事存在透明度,才能让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充分意识到,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采取的措施不是权宜之计,中国开发中国南海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一些不怀好意者正寻找时机,对中国突然发难。从东北亚朝鲜半岛的核武器和“萨德”危机,到海峡两岸关系发展所面临的困难;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到越南国内出现的排华行动,种种迹象表明,一些人正煽风点火,试图让中国应接不暇。假如台湾地区领导人利用朝鲜半岛突发事件作出分裂中国的重大决定,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借机发难,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中国将不得不四处应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将会受到严重威胁。中国政府必须统筹兼顾,在处理中国南海争端的同时,区分主次轻重,制定详细的战略,以应对可能到来的突发事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