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联合早报 中国政治文化进入“第三心理期”

新加坡《联合早报》7月27日发表题为“中国政治文化进入'第三心理期'”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关于菲律宾所提交的南中国海主权争端诉讼案,国际仲裁庭最近公布了对中国不利的仲裁结果。中国大陆官方对此的总体反应还算冷静平衡,并在同一时间接待了美国海军部长访华,但民间反应就比较激动沸腾了,互联网上是爱国豪言壮语迭起,口水战横飞;实体行动上则有民众抗议抵制肯德基、麦当劳、苹果手机专卖店等美国品牌和在华企业,认定美国是就是仲裁案的幕后黑手。

譬如肯德基实际上也给中国市场和社会带来很大的税收、就业、饮食文化与环境提升,抵制肯德基在华运营近乎等于抵制中国市场自己。有一种表述很有些滑稽:“非法荒谬的南海仲裁裁决出台后,引起中国社会的普遍愤慨。”既然是“非法荒谬”,为什么还值得“普遍愤慨”呢?对之不屑一顾不就行了吗?

从政治文化心理来看,无论中国官方与社会承认与否,类似“南中国海仲裁案”等事件都正在把中国与现代世界及文化的互动关系,引入到一个新的层面,这里我们不妨称其为“第三心理期”。从1911年推翻满清王朝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社会走过了“第一心理期”,可以概括成屈辱,战乱,分裂,缺乏主心骨。这一阶段的政治文化心理期待,就是自主建国,独立完整,驱逐外侮,和平生息。从1949年到2008年是“第二心理期”,主要特征是由封闭向开放,由贫穷向富裕,由传统向现代,由停滞向发展,由内耗向安定。此阶段的心理期待,主要是富国强兵,走向世界,经贸领先,和平崛起。

在几经苦难磨练和挫折,走过以上两段重要心路历程之后,不少中国人近年来对外部世界开始展现出某种焦燥,自满又加沮丧的心态:原来中国孱弱无力,外国列强趁机欺侮和瓜分中国;后来中国独立自主了,外部世界却又轻视中国人贫穷落后,不会发展;那么现在中国开始有钱有势了,西方国家却又弄出些什么人权原则,普世价值,国际仲裁,亚太再平衡,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等名堂,还是跟中国过不去,还是对中国遏制围堵,还是想让中国在领土主权争议上让步妥协,中国怎么有点“爬山不止,出头无望”的感觉呢?

于是在不经意间,中国社会政治文化已步入“第三心理期”。如果说第一心理期是关于基础设施,第二心理期专注综合硬件,那么目前的第三心理期就是主打系统软件了:原则、法规、思想、视野、价值、观念等形而上竞争成为主流。欲想在这个层面拔优取胜,光靠跑到肯德基和麦当劳去贴标语,喊口号是不行的。

首先要大力发展教育,全民启蒙一个都不能少。再者是要尊重、发掘和提升人才,不拘一格形成优化选择机制,杜绝逆向淘汰。再就是造就保障自由开放的发展环境,不搞新的自我封闭,“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不让进”,那样就失去了“高端软件开发应用”过程所必需的灵活、整合、开放、高智能和有机系统前提。

在“第三心理期”,最要防止的就是以早期阶段的情绪态度,来应对新时期所遇到的问题。譬如有“爱国人士”推断,中国政府的方针政策如果受到西方批评抨击就对了,否则就说明是出了“卖国”一类的问题。此种逻辑明显幼稚混乱。当年满清王朝的做派就不受西方主流舆论和价值认可,于是乎难道今日中国应当欢迎满清复辟不成?

还有一种心理倾向,是把当代中国所遭遇的众多问题挑战,都一概归咎于美国从中做梗。美国有这么大能耐呼风唤雨?这就像一场篮球赛,其中一方开始贴身紧逼防守,也是在竞赛规则所允许的范畴之内,但如果另一方因此就乱了方寸阵脚,球传不出投不进,那这应该是赖对方太生猛,还是怪自己技不如人,取胜无方?

作者 伟达

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