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大公报 反对派元旦筹募不合理且违法

香港《大公报》12月31日发表题为“反对派元旦筹募不合理且违法”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今年元旦游行,有团体将发起“反对释法,撤回覆核,我要真普选”游行活动,并预先透过传媒指出游行期间所筹得捐款将会全数捐给“守护公义基金”的户口,供四名立法会议员因宣誓问题而面临政府司法覆核的筹募讼费。这次筹募涉及多个重要问题。

第一,为何市民要捐款予四名立法会议员?争取“民主”或“真普选”是一回事,但在民主法治的社会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值得留意的是,涉及宣誓问题的立法会议员在就任的庄严时刻故意修改内容。平心而言,这些行径与争取大众的福利或及立法会议员正式公共职责没有任何关系。现实中,各人都要尊重及遵守法律,立法会议员亦没有特权。

在民主的社会内,市民可以捐款予个别人士或政治组织,参与选举并在议会内争取更大的福利及代表声音。理想地看,从政是对群众的承诺及神圣责任,从政者需要牺牲私人时间、私隐甚至个人利益,为公众争取更大的福利,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及群体生活。然而,这次宣誓问题明显是少数人士的个人行为。

第二,这次筹募行动如何区分及处理捐款?媒体引述,“守护公义基金”成立于今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细看之下,户口持有人是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的恒生银行户口。明显地,“守护公义基金”与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是两个不同的组织,然而,现在两者却共同持有一个户口,如何分别匿名市民存入的捐款是供谁之用?教协的财务纪录由谁查核?教协是一个公开民主组织,这项重要决定是否已经获得全体会员表决通过?不然,教协会员如何确保日后不会有其他突如其来的“基金会”或“政治组织”,借用银行户口作公开筹募之用?

此外,这也引出两个相关问题。第一,任何非牟利或慈善机构都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及註册,获得批准后才可以特定的公众地方及时间向市民募捐,筹得的款项亦要交由认可核数师处理。另外,真正的筹得款项用途及报税等细节不能忽略。在具体细节欠缺明确交代下,政府有责任禁止个别人士或团体公开进行募捐。另外,当发现大批资金来源可能透过不合法的途径存入银行时,私人银行亦有责任取消或终止任何存款,以确保任何资金来往符合特定的商业程序及法律。早前,政治组织香港众志成立后,黄之锋等人也无法开设银行帐户。现时,银行如何应对即将举行的筹募活动,值得关注。

第三,为何筹募讼费行动却不支持梁颂恆及游蕙祯?若然为了“反对释法,撤回覆核”,为何是次捐款只是支持四名面临政府司法覆核的立法会议员?人的政治行动有时候受情感多于理性所影响。或许,有人在情感上反对人大释法,或对与自己政治理念相近的人士面临窘境而感到有“责任”捐款。可见发起筹募者,明显在“反对释法”上持不同态度及标准。诚然,组织者可以选择性地帮助任何人。若然如此,此次游行口号便不应打正“反对释法,撤回覆核”旗号,并只为刘小丽、姚松炎、罗冠聪及梁国雄四人进行筹款。

在现时香港的政治生态下,年轻人过于鲁莽,没有仔细思考一切行动可能带来的各种法律及其他责任。此时,资深的从政人士更应该以成熟、可靠、理性及公平的态度处理复杂的政治及法律问题,为有意从政的年轻人树立一个好榜样。

第四,人大释法是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及国家宪法第六十七条赋予之权力而作出的决定,即使香港的终审法院亦无法反对决定。如今,主办方却以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政治口号号召市民上街游行及筹款,并在现场筹款上等细节上存在重大疑问。在个别法治严谨的地区,这些游行及筹款根本无法举行。然而,由于近年来的各种政治事件,警方可能因其他考虑而发出不反对通知书。回归以来,香港警方都似乎没有专业的法律顾问或政治部团体(或相关训练),处理回归后可能面对的各种问题。从另一角度看,未来警方需要更专业的训练及经验实践,不然,和平示威亦有可能变成流血冲突或暴力行动。

最后,这也是自香港回归后的旧问题。个别传媒因政治立场的原因,不单没有扮演监察者之角色,对组织及发起人提问一系列尖锐专业的法律及政治问题,更间接宣传是次游行及筹募行动。长远而言,香港的政治如何发展,新闻从业员是否需要认真了解及遵守《基本法》,也是关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