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大公报 "港独"祸港已非虚言 必须加大遏制力度

香港《大公报》1月5日发表题为“‘港独’祸港已非虚言 必须加大遏制力度”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大公报》今日有一个专题报道,详尽揭露了一个名为“时代思进”的“港独”组织的成员背景及活动经过。报道内容使人看到:“港独”在港已经不再是一句虚言,而是已经发展为一股有组织、有行动和有纲领的政治力量,长此下去,必会对港人社会造成极大危害,各方切不可再等闲视之。

事实是,自年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针对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鼓吹“香港民族论”、“自决独立论”等提出警示以来,社会上对有关问题一直存在不同看法,普遍认为反“港独”属“小题大做”,甚至有将之视为特首“抽水”,对中央领导人严词谴责也感到有“杀鸡用牛刀”之嫌。香港到底有没有“港独”?所谓“港独”又是否真的足以对特区和国家造成祸害?这在港人社会至今仍没有一个明确的共识。

那么,《大公报》今日发表的专题报道,应该可以为这一疑问提供一个清晰有力的答案:尽管中央一再提出警告,“港独”不可为,一小部分人、主要是大学生,至今不仅没有丝毫放弃,而且正以更大的力度在变本加厉的推动“港独”,活动包括持续在学生刊物上发表“民族自决”一类的“港独”文章,假借本土抗日歷史研究为名编造什么“香港本土军队”,甚至订製和穿上“香港义勇防卫军”的军服联群结队走上街头;在活动中还提出要和“台独”合流,认为香港和台湾有着曾被外国殖民统治、如今同遭大陆打压的共同经歷,因此要共同营造“台湾人”和“香港人”的身份认同,联手“抗中”和“争独”。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时代思进”的主要成员,大多为大学毕业生或尚在校的学生,他们把持了校内学生会和学生报的权力,利用这些平台散播“本土”论和“港独”主张,把刊物直接送到同学以至其他院校、中学学生的手上。而这些似是而非的“本土”、“独立”主张,加上组织“香港军队”、往台湾交流考察等活动,在年轻人中不能否认确是有一定市场的,对不少大学生以至中学生来说,“港独”未必是他们认同的目标,但探讨和研究却不应该被禁止,甚至越是禁止越要讨论,中学“通识科”不能讨论“港独”,教育当局是已经下了文的,但效果如何,却只能说是“立此存照”而已,“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现象又岂是偶然。

而在广大青年学生中,这种“渗沙挖墙”式的“港独”活动,接触多了,久而久之,就会“如入鲍鱼之肆久已不闻其臭”,慢慢也就会产生一点同情以至认同之念,当特区政府、建制力量以至中央要出手遏制“港独”的时候,他们就会为维护所谓的“思想自由”而站到“本土”和“港独”的一方,后果就是出现类似违法“佔中”和旺角大年初一晚暴乱的大规模激烈对抗,局面就是难以收拾的。

因此,“港独”绝非虚言,“港独”祸港更已经是一个摆在全体港人面前的严峻事实;习近平主席在“新年贺词”中提出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任何人在这些问题上做文章,“中国人民决不答应”。“港独”已经踩上了“中国人民决不答应”这条“红线”,而与全国人民为敌,港人社会是否愿意付出此一沉重代价?港人社会又是否付得起如此沉重的代价?这是港人必须面对和不能再迴避的问题,而答案只能是坚决遏制“港独”,绝不能让他们把港人驱入“中国人民决不答应”这一严峻的境地。

眼前,对特区政府和所有爱国爱港人士来说,当前急务之一,是必须真正认清“港独”活动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勿因恶小而为之”,切不可再以“学生哥玩也”、“不成气候”等托词来掩盖事情的实质;一来激进“本土”派和“港独”势力是“货真价实”的,并非“不成气候”;二来,一旦要真的成了“气候”,那时想要收拾乱局,也就事倍功半以至难上加难了。

而从特区政府方面来说,当前在遏制激进“本土”和“港独”方面,必须做好两件事:

其一是防止激进“本土”和“港独”分子进入管治权力架构,从体制上加以杜绝,绝不能“养虎遗患”,眼前立法会刘小丽等四人的司法覆核案件必须作出符合全国人大“释法”的判决。

其二是对青年学生的教育。昨日,教育局正在为初中歷史科教学问题的谘询结果进行研讨,包括什么要“古今并重”,还要不提、少提“楚汉相争”、“王莽篡汉”等朝代兴亡,而要代之以什么“政治、文化与社会发展”云云。历史就是由朝代兴亡交替组成的,而历史经验也就在这些兴替过程中,更何况,“楚汉相争”、“王莽篡汉”惊心动魄,绝非什么“枝节”或“沉闷”。中史必须独立成科,更必须由真正念过历史、懂得历史的人来编制课程和教科书,而不是什么“教授接近独立成科的中史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