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中评社 中国应有效应对特朗普以退为进战略

中评社1月8日发表题为“中国应有效应对特朗普以退为进战略”的文章,全文如下:

特朗普即将上任,美国全球战略将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的调整。特朗普可能采取最直接的战略对中国崛起实施“遏制”和打压。特朗普的上台意味着中国崛起将不得不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挑战。

在政治领域,特朗普将不会尊重美国创建的秩序与规则。而与此相对应的是,特朗普可能采取强制性地塑造和实现“再平衡”。尤其是特朗普上台执政后将积极宣扬反全球化、反精英阶层、反建制派的民粹主义,将增添全球政治新秩序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在安全领域,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可能不再提“亚洲再平衡”,但不会动摇美国在亚洲战略的根基。而且,特朗普版的“亚洲再平衡”随着其上台有可能超过奥巴马政府的力度,美国在亚洲的表现有可能变得更为强势,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将变得更为强硬;特朗普将通过加大军事方面的投入以重塑美国的军事力量与领导地位。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提出要退出WTO、TPP等全球或者区域协定,以促使美国在全球重新确立新的体系,培育美国新的竞争优势,助推美国在未来更好主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特朗普上台执政后将会不择手段地为美国带来经济增长与发展优势,强化美国在现有全球经济体系中的领导权,继续确保美国在全球经贸领域的主导地位。

特朗普“以退为进”的战略以及其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立场,为美国经济前景和中、美双边贸易带来了不确定性。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将不得不因特朗普上台而变得愈加艰难。

我们预测,特朗普上台后将更加主动地改变世界格局,推行“以退为进”的战略,促使美国全球治理具有道义及合法性的支撑,促进美国积极、主动地主导全球事务,加强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主导权,强化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因此,特朗普所言的“战略收缩”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退缩。

再过数日,特朗普将正式上台执政。特朗普执政后,会保留多少在竞选时的承诺,在美国政治体制的约束下,又有多少承诺能被兑现。对此,中国应理性、客观评估特朗普及其对外政策,静观其变,谨慎应对。 

首先,中国特别要关注特朗普上任后的对华政策,在台湾和南海等涉及中国国家利益问题上,中国必须做好两手准备,积极应对特朗普。

其次,在东北亚地区,中国必须警惕美国利用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进一步稳固美韩同盟关系,中国应警惕美日伙伴关系的升级。

第三、中国应主动、积极地继续发展与美国的关系。

特朗普上台执政后,美国对华全面接触战略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双边贸易与汇率问题将可能成为特朗普上任后特别关注的问题,中国应积极利用特朗普欲振兴美国国内经济为契机,积极将中国新一轮发展与特朗普的“让美国再伟大”对接,积极通过对话密切双方全方位的合作,有效应对新一轮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战争,中国应负责任地积极协调全球经济稳定与地区经贸政策。

第四、积极应对亚太地区安全挑战。

特朗普上台后,笔者预测今后美国在中国南海地区军事存在将呈现常态化趋势,以增加对华谈判的筹码。而且,特朗普将更加偏好硬实力,在亚洲部署大量美国军事力量,实施更加积极的干预主义政策。“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特朗普任内将得到进一步强化。但与此同时,特朗普将在表面上和数量上会实施“战略收缩”,将导致亚太地区权力格局发生变动,中国不得不面临新的挑战,稍有不慎,亚太地区可能变成中国新一轮发展安全挑战与麻烦之源。

可以预见的是,面对全球局势的巨大变化与挑战,特朗普政府在对外事务上,将更务实、更强势、更强硬,更具“不可预测”性。中、美双边经贸关系、“亚太再平衡”战略、区域安全问题、台湾问题、朝鲜核危机、网络安全问题等,将可能成为特朗普对华政策要处理的重要内容。 

 中、美两国应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中国要积极适应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特朗普不会全盘推翻或完全摒弃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及其做法,而会加以“部分吸收”。针对两国关系中出现的一些复杂的新变化与新议题,中、美两国应积极实现良性互动,建立一种高度信任的战略伙伴关系,双方真诚的谅解与互信可以有效促进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共存”,有效形成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均势,从而共同应对全球挑战,共同构建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中、美两国应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中国应在安全、经济、科技、文化等诸领域积极强化对美合作,通过对话、博弈、合作,有效化解和减少特朗普上台对中国形成的负面影响,减轻中美战略分歧,尽快走出“磨合期”,保持和推动中、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良性深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