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中评社 卷入独流 港台面临万丈深渊

中评社1月11日发表题为“卷入独流 港台面临万丈深渊”的文章,全文如下:

继梁游两人赴台“播独”之后,议员资格被挑战的罗冠聪、姚松炎与同为“本土派”的朱凯迪,以及黄之峰等一群人,“浩浩荡荡”赴台湾“播独”,之前“两独合流有增不减”已被言中。事关国家的主权、安全及领土完整,中央政府必会严肃处理。不论是收紧对港政策,或是在重大政治议题上加强控制,都只会让香港的未来更艰难。

“港独”和“台独”的合流,最根本的原因是“港独”的成型,“两独合流”与“港独”的萌生及发展是为一体。自李扁开始,就以教育“去中国化”、地区选举建立排他性政治认同操控“台独”议题。这一直是患,但并不新鲜。“港独”原先并非议题,真正开始发酵是2014年“占中”。由此滋生出的“自决派”、“独派”、“离派”,认为“传统泛民”的“民主回归论”已经彻底失效,唯一解决香港问题的方法,惟有“脱离中国”,自行决定未来。

两年多来,两地的“抱团”不断升级。网上的交流外,扩展到观摩选举,开研讨会,交流理念及经验,但范围只限于民间。上次梁游两人,勉强可以算是以“未完成宣誓候任议员”的身份赴台,这次却是如假包换的真议员。即便日后罗冠聪、姚松炎的身份有机会被司法覆核取消,宣誓不存在问题的朱凯迪的议员资格,暂时看不到危机。从民间走到官方,“两独合流”的升级与“港独”的升温一样迅速。

遗憾的是,港台两地没有任何可以压制这股力量的能力。“台独”已经搞了20多年,即使理论上仍然不可能,但早就议题化、常态化。自台湾地区1992年废除刑法100条的“普通内乱罪”,以言论自由为名结社、宣传、鼓吹“独”之理念的成本急剧降低,“统”的力量急速边缘化,“独”在岛内成为主流。去年520之后两岸官方交流中断,“独派”操控香港议题,组成“跨境同盟”,甚至不排除串联东南亚及新疆、西藏的分离因子,制造共同“对抗中国压力”的“悲情”。一边在岛内造势,一面挑动北京敏感神经,用心险恶。 

两岸形势不明朗的时候,香港本可扮演一定的角色,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当前非但无法发挥,反而被“独流”污染。必须澄清的是,即便“叫喊港独”的人有所增加,依然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绝对知道“港独”死路一条。作为选举口号,“喊独”能聚焦回归20年来经济停滞不前、政改没有共识的某种死局,能吸引激进派的选票。但若真付诸实施,迟早引来灾难性后果。从形式上看,这次是研讨会交流,下次就不能排除其他形式,如共同出书、集会等等。

本港即便有《刑事罪行条例》的第三条、第九条、第十条的相关条例,但如果真面对司法,辩方可能以与《基本法》第27条,保障言论、出版及结社自由冲突为由,要求宣告前述违宪。且香港法院对刑事事宜一般没有境外司法管辖权。原先建制与泛民主派的斗争,仅限于对港的管治权之争,在国家民族的“底线”上并无争议。现在不仅没解决既有的问题,反而“两独联手”。若本地司法系统搞不定,北京必然插手处理,届时不排除释法,把《国家安全法》引入基本法附件三等,所引起政治风暴,绝不低于梁游的“宣誓闹剧”。

就香港看,司法系统宜坚决按照人大释法,并参照赴台的行为,褫夺有官司在身的罗冠聪、姚松炎的议员资格。就台湾看,虽然没有直接的手段进行制止,但岛内目前内外交困,若再加上这一条,只能加速矛盾的爆发速度,“摊牌之说”已经风起。若想避免万丈深渊,劝以民众根本利益为念,悬崖勒马,早退回红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