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中评社 中美领导人会晤将增强中美关系的韧性

中评社4月6日发表题为“中美领导人会晤将增强中美关系的韧性”的文章,全文如下:

近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启程访美,这对两国政府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双方政策团队都在极为谨慎地为领导人会晤做各项准备。

其实在习近平主席是否应该尽早访美问题上,国内是存在分歧的。反对观点认为对特朗普这样“骄傲”、对中国说了很多狠话的人,应该冷淡对待,这么早会面是在示弱。但个人认为,实现领导人尽早会面还是非常正确且必要的。

目前阶段,特朗普政府政策一个最明显特征是不确定性。导致这种不确定性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特朗普对施政难度估计不足。由于缺少行政经验,特朗普在竞选中,在很多问题上“夸下海口”。入主白宫后,特才意识到此前他的很多说法是不准确,甚至是谬以千里。如果坚持实施,由于政策本身就是错误的,其结果必然是失败和给社会带来混乱。如果不实施,将无法兑现对选民们的承诺。特朗普陷入了自我否定的尴尬境地,这延迟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出台。

二是特朗普与其麾下技术官员和幕僚存在分歧,导致政令落实不畅。美国财长努钦2月23日在人民币问题上表态,将采取更加技术性、客观的方式、正常流程来评判人民币汇率,不会仓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作国,但是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就对外发布推文,称中国是“货币操纵冠军”。特朗普一向认为与墨西哥的贸易关系是美国的一个大麻烦,但是努钦却称,他不担心与墨西哥的贸易关系,认为对外贸易可以产生“双赢”局面。2月22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表示,驱逐非法移民的行动就是“军事行动”,美国将采取前所未有的手段来驱逐非法移民。随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访问墨西哥期间,却一再解释,美国不会动用军队来执行打击非法移民,不是“军事行动”,美国也不会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作为表示对特朗普采取不人道做法打击非法移民措施的不满,部分地方政府明确表示将拒绝执行,甚至有议员提早将有关行动计划曝光。麻州众议员杜伯丝3月 28日在推特上发文警告麻州Brockton市的无证移民,移民局人员将有突袭抓捕行动。“如果你是无证移民,不要外出。若有人敲门,若不认识就不要开门。请小心。” 上述诸多表态前后矛盾,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在很多问题上都存在较大分歧。

三是府会矛盾。两者矛盾在废除奥巴马医改问题上再次爆发。自竞选期间开始,特朗普就誓言要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并提出新的替代方案。由于国会民主党议员一致反对该计划,特朗普本希望能在共和党内争取足够多的支持,在国会强行闯关。特朗普甚至对国会共和党议员发出威胁,称如果不支持,就走人,但相当数量的国会议员根本不买特朗普的帐。最终由于新医改法案无法获得通过所需票数,这一法案被撤回。特朗普本想在3月23日奥巴马医改法案签署七周年这一天废除这一方案来羞辱奥巴马,没想到胎死腹中,反被羞辱。美国媒体称,特朗普遭受了执政以来一次严重的失败。

上述不确定性暴露出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受到多方力量的掣肘,但也让我们看到特朗普政策存在可塑性。不确定性越强,可塑性越大。众所周知,特朗普在竞选中,对中国说了很多狠话,在当选后未入主白宫期间,还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这一中美关系政策底线,咄咄逼人的态势让中国感受到自特朗普政府深深的“敌意”,中美贸易大战似有一触即发的态势。但特朗普主政后,在双方政策团队的密切沟通下,以及由于特朗普政策聚焦被国内议程深深困扰,如其意欲推出的“禁穆令”两度被叫停、特朗普团队成员的“通俄门”、奥巴马医保、驱逐非法移民等问题让特朗普无法在对外事务中投入更多精力,因此在华立场和态度上相对静默,特朗普在竞选中所提出的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45%的进口关税,在入主白宫第一天就将中国列为“货币操作国”等都没有落地。

但这并不是说,未来特朗普政策就会彻底遗忘其此前对华的主张。从特朗普自撰的几本书中,如《跛脚美国》、《我们值得拥有的美国》、《该强硬起来了》、《让美国再次强大》等书中,字里行间我们都能看出特朗普本人那种将美国自身的问题主要归咎于外部,试图从外部找到美国问题根源的情结,应该说这种思想是深入特朗普骨髓的。因此,特朗普对中国的担忧情绪是真实的,对中国说的狠话虽不乏有虚张声势的成分,但并不全是迎合选民的“花言巧语”,对华强硬是其政策必然的。

在这种情况下,推动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会见,由习近平主席面对面地与特朗普在一些问题上交换意见,有助于塑造和影响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关系的走向。考虑到年内有几次见面机会,目前特朗普入主白宫才不到3个月,因此,首次中美元首会晤在轻松的环境举行将更加理想,有助于双方将更多问题上谈深谈透。如果能在会后发表一份共同文件最好,不发表也无妨。中美作为世界两个大国,增强政治上的互相,加强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的沟通和协调,建立起领导人私人间的关系,意义更大。

对于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后的中美关系走向,我们应该客观冷静看待。中美经济上虽有巨大的互补性,但也存在着差异。两只大象同处一个屋子,自然比一个大象独享一个屋子时的碰撞要多。随着特朗普国内政策议程的推进,特朗普将会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处理对外关系,外部事务也有可能成为其来分散民众对其国内政策不满的手段。习特会后,中美间摩擦和碰撞可能更加明显,尤其是在经贸领域,中美围绕倾销、反倾销、补贴、反补贴的摩擦会明显增多。同时也表明,中美关系韧性正在持续增强,双方看待彼此的心态更加成熟。历史向来是在曲折、反覆中前进,中美关系尤为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