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纽约时报》 中国对抗美韩部署萨德又有新武器

美国《纽约时报》刊发题为:这是北京对抗美韩部署萨德的“新武器”的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中国90后说唱(RAP)组合“天府事变”新创作的反萨德说唱作品《NOTHAAD》,近日引起西方媒体关注,在脸书、推特、YouTube上线10天后已有近600万人次观看,美国《纽约时报》称这首MV是北京对抗美韩部署萨德的“新武器”。

歌词中,除了称韩国是“新世纪的殖民地”,还对一些国人的不理性爱国行为进行批判。“天府事变”队长王梓鑫13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美韩部署萨德(THAAD)和国内低俗消费爱国主义的行为,这首歌“各打五十大板”。

“其实去年反萨德最热时就想过要写一首歌,但当时没有做,因为不想让大家以为我们在‘蹭热点’。直到后来看到穆雅斓发了一个‘非常傻’的视频(指穆雅斓喊麦抵制韩国乐天事件——编者注),这个视频甚至还在韩国电视节目上播放了,我们不能让韩国人觉得,中国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样子。”

在阴暗的地下通道内,一台电视机正在播放有关萨德部署的新闻,乐队四名歌手缓缓走来看了一会,说唱就此展开:“我可爱的邻家小男孩,你不会真的想要那个小玩具吧?”“你这个傀儡,你犯下的罪恶已经让我恶心。”“关于萨德我们要说No、No、No”。在歌曲的后半段,批判的矛头又转向消费爱国主义的恶俗、偏激行为,“你傻得彻底,活该外界对你产生抵触心理”、“你手里的U型锁,代表你只是个Loser”。从鸟巢、故宫角楼等场景来看,MV拍摄地是在北京。

除了《纽约时报》,很多海外媒体都在关注这条不足三分钟的MV。截至13日,《NOTHAAD》在YouTube上被观看6万余次,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歌词中批判萨德部署的口气可能会被韩国人视为傲慢”,韩国《中央日报》美洲版称,“在大部分平和的歌词中,也有贬低韩国的内容,他们称韩国为‘殖民地’‘犯罪的傀儡’”。很多外国网友在社交网络上为这首MV点赞:“为了亚洲的和平,所有亚洲国家都应该反对韩国部署萨德”“是个抵制的好办法”。也有人冷嘲热讽:“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在意萨德?因为嫉妒萨德的用处,他们只有假货。”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反对萨德?因为他们嫉妒,萨德真的有用,而中国东西大多是假的……

▲为了亚洲地区的和平,所有亚洲国家都应该反对韩国部署萨德。

▲想要当个大哥哥劝说弟弟,做了这首歌曲。但是在歌词里看到了一种对小国的轻视,还有把韩国当附属国的意思。你们凭什么是大哥?

有韩国网民对MV里大哥教训小弟的口气感到不满:“从歌词看出对一个小国的蔑视,你们凭什么是大哥?”然而,另一名乐队成员李毅杰并不这么认为,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唱本来就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艺术表现形式,作品并不傲慢,更不是蔑视韩国。歌曲是反萨德,并不是反韩国。那些对号入座的人,实际上是站在了支持萨德的一边,那就可以算是我的国家的敌人,用一种嘲讽的语气来对待他们也是没有问题的。”

YouTube这段视频下方“顶”和“踩”的比例大约是4∶1。王梓鑫也看到了海内外网友的评论,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韩国人的评论:“我希望英国再侵略中国一次,把鸦片卖得比大米还便宜”——王梓鑫说,这些人可怜又可笑,“每个国家都有激进的年轻人,他们不代表大多数”。

王梓鑫向记者透露,整个MV的创作其实只用了两三天,“词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写的”。至于歌词里讽刺韩国是“新世纪的殖民地”,王梓鑫认为,从韩国同意将土地提供给美国部署萨德的那一刻起,这个国家就已失去对这块地的实际控制权。

5月9日,韩国选出新总统文在寅,执政党称韩国国防部等应立即停止围绕萨德部署问题的非法行动。这个说唱作品在此时爆红有些“不合时宜”?对此王梓鑫表示,新上任的韩国总统很难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萨德问题,韩国的地位、韩美关系是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形成的。“我们对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表态以及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保持乐观态度,但在还未看到结果的情况下,我们对韩国的看法不会产生任何改变。”

王梓鑫曾这样解释乐队名字的含义:“天府”是成都的美称,而“事变”是想改变说唱音乐圈里的一些不良现象。“天府事变”乐队曾为去年G20财长会创作《来成都,看成都》,《ThisisChina》《红色力量》等作品让他们获得“爱国说唱”的称号,当然,一些人也称他们是“小粉红”。

王梓鑫并未仔细分析“小粉红”是什么群体,他说:“照目前来看,好像泛指内心真正爱国的年轻人。如果是指这样的群体,那‘小粉红’越多,中国越有希望。但如果是指穆雅斓那种恶俗消费爱国主义的,就应尽量少一点。以我们这个作品为例,实际上是对美韩部署萨德和国内低俗消费爱国主义的行为各打五十大板。”

如此深度地为音乐赋予“政治色彩”,也令“天府事变”乐队面临争议。但在王梓鑫看来,做音乐和探讨意识形态并没有先后次序,把心里的东西说出来是最重要的,“传统的说唱音乐喜欢涉及美国街头生活,但我们没有那种生活,也不想要那种生活——真实的东西才是好的,不管有没有涉及意识形态”。他在采访中反复提到,“天府事变”成立的初衷就是要改变人们对说唱的糟糕印象,让他们知道,说唱也可以充满正能量,而爱国只是正能量里的一小部分。“未来我们不仅仅涉及政治,所有积极、有意义的话题都会涉及。”

王梓鑫透露,现在“天府事变”已经在接触很多商业活动,包括广告。“还是要多赚钱才有资本去做更好的音乐,这不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