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原标题:人间正道是沧桑——湖南和平解放见证统战伟力2021-06-17 10:44 湖南日报字号:

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1949年8月5日,人民解放军跨过浏阳河,从小吴门入城,正式接管长沙,宣告湖南和平解放。铁流滚滚,旌旗猎猎,中国共产党人用“长沙模式”化干戈为玉帛,保全了长沙这座千年古城,让三湘儿女免受战争之苦。

这是一段辉煌的历史。

湖南和平解放是中国共产党运用统一战线政策,与国民党地方当局和平协商、用不流血方式解决局部问题的成功范例,是加速大西南、大西北国民党统治政权崩溃的重大事件,是湖南党史的突出亮点之一。

在党的百年历程中,尽管每个历史时期的任务不同,但统一战线和统战工作始终摆在全党工作的重要位置。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党的历代领导人都强调统一战线的重要法宝作用,都重视运用这个法宝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从而把革命、建设、改革事业胜利推向前进。

1 一座馆,城市精神的传承

【镜头·特写】

从热闹的长沙地铁1号线黄兴广场站出来,向白果园方向走二百来米,一幢红砖青瓦的民国建筑映入眼帘。这便是程潜公馆。

它隐于闹市中,却见证着湖南和平解放的历史风云,成为一座沉静而庄重的丰碑。

【镜头·回放】

1948年,程潜出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曾在此居住和办公。

1949年起,程潜公馆迎来了多位“客人”。如准备秘密北上解放区的湖南大学校长李达,程潜向其表达走和平之路的意向;中共湖南省工委书记周里的代表余志宏,程潜与其共商湖南和平起义事宜。

也是在这座公馆,程潜起草致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文件——湖南愿意接受中共和谈12条的《湖南和平起义备忘录》。起义备忘录是中共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成果,为湖南和平解放明确了具体的操作办法,坚定了程潜和平起义的决心, 加快了湖南和平起义的进程。

中共统战的思想,不断向公馆汇入;起义的举措,不断从公馆发出。程潜公馆如同“枢纽”,和平解放工作有条不紊地推进。

多渠道策反,成立起义三方协商小组,为义举密设电台,搭建党中央、湖南省工委与国民党党政系统“心桥”……湖南省工委迅速落实,积极广泛开展统战工作。

发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青年学生,着力争取进步分子和社会各方面、各阶级中的进步力量,引导湖南社会各界为和平献计出力……湖南形成第二条战线,和平力量澎湃汹涌。

“湖南和平解放是程潜、陈明仁等顺应历史潮流、顺应人民意愿的义举;是在中共中央、毛泽东的策划和领导下,在人民解放军胜利大进军的形势下取得的成果;是中共湖南省工委团结、推动各界进步人士,坚持长期斗争的成果。”湖南和平解放史事陈列馆(程潜公馆)馆长刘勇介绍,湖南和平解放创造的“长沙模式”,不仅使50万长沙人民免于战火,对后来的云南、西康、新疆等地实现和平解放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守护·传承】

省委党史研究院院长胡振荣指出:“湖南和平解放,是镌刻中国共产党人初心使命的历史丰碑。”

这座丰碑,还在映照后人。

程潜公馆所在的白果园是老城区,历经多年风霜,设施日渐陈旧。

“多年来,公馆及其周边的修缮、文物征集、城市有机更新等,无不体现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统一战线发挥的作用。”刘勇说。

在民革湖南省委会建言下,程潜公馆启动修缮,并促成在原址上建成湖南和平解放史事陈列馆。该馆自2015年10月开馆以来,参观的市民群众累计已达30余万人次,为加强中共党史、多党合作历史和民革党史教育提供了良好平台。

民革湖南省委会原秘书长黄自荣(现任省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联合其他民主人士,多次建言“要保护、利用、发扬程潜公馆在百年党史中的重要作用。”针对公馆周边有机更新,黄自荣等人多次组织调研并形成提案。

为此,从2018年起,长沙市芙蓉区委、区政府启动该区域有机棚改。

“对需修复的历史建筑,拆下的一砖一瓦都编号,尽量使用原部件,替换时也选同类旧材,营造悠长古韵。”芙蓉区定王台街道丰泉古井社区党委原书记龙欣说,在不破坏街巷体系、不破坏建筑风貌的基础上,白果园有机更新以危房改造、功能改造为主,深厚历史底蕴、丰厚文保资源都得以保存下来。

如今,漫步白果园中,幽幽青石板小巷蜿蜒向前,明清、民国等时期的建筑与青砖黛瓦的传统民居穿插;不远处便是湖南第一高楼长沙国金中心,现代商业氛围与古色古香情境无缝切换。

今年85岁的李学良是程潜公馆的“常客”。从2008年开始,李老着手编写《义举——记湖南和平解放》,2012年成书。这些年,每次从涟源市来长沙探望子女,李老总是会来程潜公馆转转。

“1949年我13岁。当年败退广西的白崇禧部队,人民解放军的追击部队,程潜、陈明仁的起义部队,都从我的家乡涟水经过,有的还驻扎几天,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李老回忆起写书的初衷,“这是全国解放战争史的一件大事,很有必要将其全方位、多层次地整理。”

“30万字的史实,字里行间体现着湖南人‘心忧天下、明德致远、坚韧务实、敢为人先’的精神。”原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谭大双如此评价。

2 一片湖,城市创新基因的激活

【镜头·特写】

西偎凤凰山,东濒湘江,南抵天马山;岳麓山的晨钟暮光,岳麓书院的千年弦歌,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的琅琅书声,伴随着湖水悠悠绵延不绝。这里是长沙桃子湖。

【镜头·回放】

来来往往的人们或许不知,多年前,这片静谧湖水因为它的隐蔽性,而成为决定湖南命运的重要场所。

1948年11月19日,一场家宴在长沙市桃子湖2号方叔章公馆内举行。

一场家宴,三方代表,四种身份。话题只有一个:在国民党败局已定的形势下,湖南怎么办?程潜怎么办?

有中共代表余志宏,湖南大学教授李达、伍薏农,程潜的族弟程星龄、省政府秘书长邓介松、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萧作霖,还有民盟湖南地下组织负责人萧敏颂等民主党派人士。

表面上,这是湖南省工委、程潜、民盟三方的一次政治会谈,事实上萧敏颂还有另一层鲜为人知的身份——中共长沙特别支部党员。

萧敏颂受邀赴宴也证明两点:一是长沙特支的统战工作已经深入到国民党湖南军政高层;二是民盟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开始在湖南和平解放中发挥作用。

这场家宴不仅为程潜与中共联系提供了思想基础和实施途径,也增强了实权派邓介松、萧作霖等人拥和的信心。包括1949年成立和平促进会等等措施,均出自桃子湖会谈的启发。

1949年7月29日,程潜自邵阳潜回长沙准备起义相关事宜,方叔章参与了起义通电和《告全体将士书》《告湖南民众书》等文稿起草。方叔章公馆内保存的那张旧书桌,经文物部门考证为起草文稿所用的书桌。

【求索·笃行】

从桃子湖登上地铁4号线,再坐上长株潭城际铁路,就可抵达湘潭市。再花个2元的公交车钱,就能到达湘潭大学。

一架城际铁路,串联的不仅仅是湖南知名高校,还有长株潭都市圈生活。

长株潭都市圈的缘起,是统一战线在新时代下大有作为的典型范例。

2012年,在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推动下,致公党中央将湖南长株潭自主创新列为1号参政议政重点调研课题。2014年底,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批,成为国内第6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长株潭作为湖南创新高地,诞生了以三超(超高速轨道交通、超级计算机、超级水稻)、“海牛”深海钻机、北斗核心芯片、中小航空发动机关键技术为代表的一系列自主创新成果。

今年的全国两会,“加快武汉、长株潭都市圈建设,打造全国重要增长极”写入国家“十四五”规划,长株潭都市圈从“区域规划”成功晋级为“国家战略”。

“长株潭都市圈的核心是人,人才的聚集、碰撞会产生更多新科技。”民建会员、企业家欧智祯创立的湖南新诤信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在2019年10月入驻桃子湖所在的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

欧智祯2021年被长沙市委统战部、长沙市工商联认定为“百名青商代表”。在欧智祯办公室,她娴熟地点开电脑,调出合作企业的专利申请和转化案例。“在你们看来这只是数据,但对我们来说,这是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全链条,将助力长株潭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科技创新高地。”

欧智祯介绍,去年,新诤信搭建了“岳麓慧”知识产权运营平台,同年促进驻长高校科技成果就地转化超过1亿元。

“长株潭都市圈集中了我省大部分优质高校资源,我们要让更多‘沉睡’的专利‘流动’起来,这对高校来说可以获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对企业来说可以有偿获得专利,有利于促进技术创新。”

欧智祯还牵头承担了“推进农产品地理标志战略,引领农业品牌化发展”课题,探索将知识产权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融合发展的路径。

就在今年5月19日,长株潭三市统战部门签订协议,将在强思想政治引领、支持党外人士建言献策、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生态环境共护等十个方面,为建好长株潭都市圈贡献统战力量。

3 一道“门”,城市性格的烙印

【镜头·特写】

“解放军入城处——小吴门故址”纪念碑,静立在一片楼宇、商铺中。

纪念碑被设计成一本厚重的打开的书,上面几张刻上了小吴门的由来和长沙和平解放的历史。

【镜头·回放】

1949年8月4日的长沙。一切还是老样子,城里飘的是青天白日旗,各岗位站的是口嚼槟榔的国民党警察。

1949年8月5日,一道电讯划破了长沙的黎明。它是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给湖南国民党军政要员向人民通电起义的复电:“……毅然脱离伪府,参加人民解放事业,大义昭著,薄海同钦。南望湘云,谨致祝贺。”这道电讯,给长沙带来了和平,也令50万长沙市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自己的城市,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当天晚上8时,人民解放军从小吴门入城。

两辆红旗飘扬的大卡车,载着吹奏着雄壮的解放军军歌的军乐队。接着是解放军第46军第138师的全体号兵,为全师的先导队伍,走在最前面。军号齐鸣,军歌嘹亮,浩浩荡荡,在长沙市民的夹道欢迎下,进入市区。

两万面红旗飘扬在长沙上空,映红了古城长沙的每一个角落;十万条彩色标语,贴满了长沙的街头巷尾。

8月5日的长沙,彻夜未眠,到处是欢笑的海洋。凌晨,长沙市民在兴奋中回到自己家门口,眼望着东方的晨曦,他们不禁兴奋地说:“天真正亮了!”

【叩问·作答】

历史上,小吴门是老九门之一,守护着古城长沙。这一天,小吴门是湖南和平解放和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的见证者。

小吴门见证的,还有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发展新篇章。

从小吴门建湘路往西1公里,就是长沙五一广场。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送来了春风。

1982年,一封请求信摆到了时任省长的案头,写信的人叫李静,长沙市国营企业员工。他请省长批准他“搞个体户”。这是全国第一个由省长批准同意的个体工商户。

就在五一广场,李静创办了湖南第一家经销黄金珠宝首饰的商场,并接连在长沙开了10家珠宝店,成为湖南省纳税大户和纳税模范,并作为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先后担任区政协和省政协委员。

1993年3月,作为改革开放后首批23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民营企业家之一,李静出席了全国政协八届一次会议。

“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我提了一个大胆的提案——建议成立民营商业银行,这是我酝酿已久的想法。因为当时全国各地的民营企业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贷款难,而企业完全靠自有资金来发展的话,速度非常慢,作为政协委员,我觉得有责任向国家反映这个问题。”李静回忆。

当年3月2日,中央统战部召集23位企业家委员开座谈会。轮到李静发言时,他将成立一家中国民营商业银行的建议和盘托出。

此后,他又再三提交提案,终获批准。经过全国工商联的协调,来自全国各地的13位民营企业家,每人出25万元,作为民营商业银行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时任全国工商联主席经叔平兴奋地说:“李静,你为我们工商联做了件大事,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通过40余年的发展,我省个体经营从业者的数量实现了几何数增长——1979年,我省实际从事个体经营的不到8000名,其中登记注册的1315人。到2020年,我省工商注册登记市场主体数量达488.84万户,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2.93万亿元,占全省GDP的70.3%。

岁月流转中,五一广场上演着一幕幕时代的变迁,汇聚着长沙人丰富的情愫。2010年以来,地铁建设的号角在星城大地吹响,作为地铁1号线与2号线十字交叉的枢纽站点,五一广场又迎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沙连续6年稳居新一线城市前十,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网红城市”。

记者手记

传承历史

不负未来

曹辉 欧阳倩

沐着凉爽的夏风,我们走进了当年湖南和平解放的签约地——长沙县春华老街恒丰楼。

一栋两层结构的木楼,老式的小窗棂闯入眼帘。“我家的恒丰楼并不是最大的楼,但它位置好,处在老街中心。”70岁的张焕发说,这栋两层的木楼房是他爷爷和父亲的心血。他记得母亲提过,当时解放军驻扎春华,他家人口不多有些空房,就腾出来作为公用。

从2014年开始,春华老街又迎来新生:春华镇政府投资对老街进行全面改造,恒丰楼旧址也将打造成长沙旅游文化品牌。

恒丰楼的变迁,既是历史,也是未来。

从桃子湖到程潜公馆再到小吴门,几天的走访,我们触摸着那些具有历史痕迹的档案、文物,仿佛看到了一群不同阶层、不同立场,甚至是不同政治主张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巧化干戈,让湖南重获新生。

湖南和平解放的历史告诉我们:“统一战线”是条团结线、幸福线,它有着巨大的力量,会创造出惊天动地的人间奇迹。

兵不血刃确保老百姓安宁幸福证明了这一点,改革开放以来湖南蓬勃向上的态势证明了这一点,大力实施“三高四新”战略、奋力建设现代化新湖南还将证明这一点。

我们当自强当奋起,我们当对得起历史和未来。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