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深圳 > 正文

深圳一公司被曝忽悠股民炒原油 投资者损失百万

星岛环球网消息:去年10月-11月,不到一个月,深圳市民古方(化名)投资“原油”88万元就亏掉了45万元,古方觉得受骗后立刻报警,这才得知:在他之前,已有人在同一家公司亏了68.8万元。去年10月底,该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表示,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有律师称,目前国内没有一家期货交易所可进行原油交易。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去年10月-11月,不到一个月,深圳市民古方(化名)投资“原油”88万元就亏掉了45万元,古方觉得受骗后立刻报警,这才得知:在他之前,已有人在同一家公司亏了68.8万元。去年10月底,该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表示,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有律师称,目前国内没有一家期货交易所可进行原油交易。

专挑炒股不顺的股民下手

今年五十出头的深圳市民古方是个老股民,因股票行情不乐观,炒股亏了不少钱。2016年7月,一名自称是深圳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致电古先生,询问炒股情况,并多次邀请古先生到地王大厦听课。2016年10月9日,古先生受邀去了该公司。

一名自称公司经理的人热情接待了古先生,带着他参观号称花了上千万元开发的通融资产分析软件。紧接着,这位经理推荐古先生投资原油,并表示公司有“一对一”服务,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都有老师指导,而且原油投资是当天买,赚钱了当天就可以卖掉,是T +0的交易。很多客户按照“老师”的策略分析和现价操作都已经实现了巨幅盈利……

从未听说过原油、正在寻求弥补股票损失机会的古先生心动了,感觉自己发现了新的投资渠道,便开了户。据古先生透露,因为他不懂手机和电脑操作,所有手续都是该公司的业务员刘某通过Q Q或者电话“手把手指导”办理的。古先生先后转进去88万元,有两个“老师”指导。

来自云南的股民丁先生也有类似遭遇,且投资金额更大———100万元。丁先生告诉记者,2015年7月,该公司业务员鲍某在股票群里与他私聊,加Q Q说炒现货原油很赚钱,并多次发他人炒原油盈利的截图给丁先生,称每月至少赚本金的40%以上。于是丁先生先后向该公司账户汇款100万元。

指导老师不断让追加本金

据古先生回忆,2016年10月13日22:50左右,这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刘某致电他说当晚有“大行情”,让其做空单追进去。“刚买不久就往相反方向掉头了,第一次就亏了37701.16元。”古先生说,刘某劝慰其说不要紧,还会有大行情。10月28日22:35左右,另一名指导老师肖某致电古先生,说晚上有大行情,要加大仓位,把前期亏损的赚回来。“我没等他(肖某)下指令就使劲点平仓,结果还是亏了16.8万多元。”古先生说,亏了两次后,他警惕了。“指导老师”告诉古先生,一直亏是因为账户金额不够多,追加到100万元后可以安排金牌老师指导,更能稳赚不赔。就这样,古先生不断加钱,一个月内交易十多次后,古先生投资的88万元就亏了45万元。

2015年就被“盯上”的丁先生说,该公司业务员对他也有类似的说辞,于是他借钱、刷信用卡,凑到100万元转入该公司的账户,公司给他安排了一名吴姓老师,“不到2个月,指导老师以少赚多赔的喊单方式,不断让叫我加本金,让我亏损66 .8万元。”丁先生控诉道。据丁先生介绍,维权过程中,他结识了另外三名被这家公司忽悠炒原油亏了不少钱的古先生(亏了45万元),石女士(亏了5万元)和田先生(24万元)。

南都记者在丁先生和“金牌指导老师”吴某的Q Q聊天记录中看到,吴某预测行情走势时,时不时提及,“今晚伊朗核谈判可能出结果”、“伊朗将与六大国就核问题召开会议……大大利空原油……预计产生150%的盈利空间”……丁先生表示,指导老师介绍的这些国际因素,听起来很有说服力,而且两个月买进卖出的过程中,也有小赚过,但都是亏的多,而且一亏就是好大一笔。

会员单位和客户对赌

“直到2016年6月,我感觉不对,在网上搜索学习了才知道这是精心编织好的陷阱,所谓原油可以几倍盈利并频繁发他人虚拟盈利单截图,只是他们公司用来实施诱骗的一种手段。”丁先生指出,一手钱一手货才是现货交易,而该公司炒原油没有交割单。丁先生说,没有交割数量,没有交易对手,这家公司是在一个封闭市场里利用一个虚拟交易软件跟散户对赌,会员单位设局了赌局,从中抽头盈利,客户赔的钱基本都进了会员单位的腰包。

“投资者入金多少、出金多少、下单多少手,他们在后台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在后台操纵模仿国际原油走势的虚拟交易软件控制盘面,想让我们赚钱就赚钱,想让我们亏钱就亏钱。”丁先生说。意识到是骗局后,丁先生想起开户前业务员说资金由银行第三方托管,丁先生赶紧致电银行询问客服,客服告知并不是第三方存管,该公司使用的只是银行的一个转款通道,客户转账后,资金第一时间就到了该公司账户。

警方说法 

罗湖区公安分局:案件仍在侦查

2016年7月,丁先生委托家里亲戚李先生帮忙维权。李先生找到天津交易平台(天津市矿产资源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上文所述的资产管理公司是该平台的会员单位),平台回复说是会员单位带开户做单,要钱要找回会员单位。据李先生介绍,2016年9月16日,该公司不承认丁先生是他们的客户。李先生随后报警,该公司负责人要求“协商解决”。后来,李先生和丁先生应要求到武汉后,该公司法人只答应解决10万元,丁、李没同意。2016年11月5日,古先生、丁先生等人又到深圳找该公司,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过去一周,南都记者多次拨打古先生、丁先生提供的该资产管理公司业务员、法人的联系方式,要么是空号,要么无法接通。

古先生、丁先生向记者出示了2016年下半年在桂园派出所的报警回执以及罗湖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举报回复。日前,记者向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了解案件进展情况,该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

律师说法 

涉事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罪

国信信扬(深圳)律师事务所曾秋军律师表示,从事原油、现货油交易的平台需要商务部批文。但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商务部从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相关信息,目前我国只有4家期货交易所,分别是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期货交易所、大连期货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而这些交易所主要经营业务中也没有“原油”这一项。

曾律师表示,本质上,该公司是开展非法期货交易,而这些交易所会员单位没有取得期货交易资格,在刑事上涉嫌非法经营罪。在展业方式上,他们以虚构交易可以赚大钱的方式诱骗客户开户,编造谎言,利用没有资质的分析师给客户制造可以获得暴利的假象,其交易事实是虚构的,这种方式已符合诈骗罪的犯罪特征。因为交易本质上是非法和无效的,基于无效合同的基本原理,组织非法交易的场所及会员单位应当连带返还从客户处骗取的全部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