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深圳 > 正文

深圳14岁富二代率众杀人 戾气何来?

社会专稿:近日有两则关于未成年人的新闻跳入眼帘,一则为《中国拟立法保护未成年人上网 每天0到8点禁止打网游》;另一则为《深圳富二代当街率众杀人案宣判:捅刀男子被判无期》,两则新闻主角都是未成年人,内里互为因果关系。

先来看看富二代率众杀人案。深圳福田区环庆文化广场发生斗殴案,一名19岁男子被捅身亡。涉案的6名被告人中有4人为未成年人,其中年龄最小的蔡某佳,年仅14岁,系深圳某公立中学初三学生,家庭富裕,而作案动机只因一个女孩。目前该案中两名为蔡某佳“助拳”的20岁男子,一人被判无期,另一人被判有期徒刑4年。其他四名未成年人尚未宣判。(见1月12日《南方都市报》)

富二代率众杀人案

富二代率众杀人案

用度娘搜索一下未成年人暴力、校园欺凌、捅死同学之类的关键词,报道成千上万条,然而,施暴者所付出的代价,大多会因未成年而打了折扣,被欺凌的人们,则留下无尽的悲伤和恐惧。身体的伤害很痛,心灵的痛楚更甚,深不见底,甚至成为定时炸弹。

少年古惑仔挑战社会底线

笔者上高中时,正是香港电影《古惑仔》流行之际,校园里隐约透出一些“黑社会”的味道,三五成群的打架斗殴时有发生。即便如此,当时的人们似乎并没有过于关注,大概这些斗殴行为,尚在可控和可以容忍的限度内,并没有挑战到整个社会的底线。

但是,近年来发生的一些未成年人暴力案件,似乎正在超出社会底线。据统计,2014年至2015年,光是媒体曝光的校园欺凌、暴力事件就多达43起,其中不光有以多欺少的暴力殴打,更有脱光衣服甚至逼吃大便这样的欺凌侮辱。

青少年的暴力行为是通过观察和模仿社会所习得。

青少年的暴力行为是通过观察和模仿社会所习得。

对于未成年人,笔者相信,他们未必懂法,未必知道《未成年人保护法》具体讲了啥,但是,几乎百分之百的人都知道,未成年人伤害他人是免于刑事处罚的,成年人杀了人得判刑,甚至偿命,但是,未成年人,你奈我何?

在一个法治社会,以暴制暴的逻辑是危险而退化的。荷尔蒙不是犯罪的理由,青春期也不是暴虐的藉口。何况,这些暴力的孩子,不少还“乳臭未干”。那究竟是什么,让青少年暴力事件难以禁绝呢?

当恶行不可原谅时宽恕是另一种恶

这个问题,答案也许并不复杂。一方面,教育部门似乎始终认为青少年暴力“没多大的事”。翻遍制度规章,仅2007年制定的《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中,曾抽象地提到一句:学生要“了解校园暴力造成的危害,学习应对的方法”。即便是2011年修订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也未曾提及反青少年霸凌问题。

少年犯现象值得社会深思

少年犯现象值得社会深思

另一方面,因为“未成年人”的身份,施暴作恶的青少年有了法外豁免权。反正家里管不好、学校管不了,加之打人成本非常低廉,于是,恃强凌弱的快意,成了想出手时就出手的随意。公众并未真正意识到:孩子之“恶”,并不比成人来得柔和。

在这之前,社会需要更新的是观念。大众必须清楚,童言可以无忌,但行为不可以。犯罪行为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年龄而改变其性质。当恶行不可原谅时,宽恕就是另一种恶。日本作家凑佳苗写过一本小说《告白》,讲述的是一名女教师对杀害她孩子的几个学生实施复仇的故事。里面女主人公有一句台词,虽冰冷却又真实:“如果你是邪恶的,那我又何必提醒自己你还只是个孩子?”

应当看到,如今的未成年人绝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懵然无知和柔弱,物质的富足和信息流通的迅捷,让未成年人们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都远比人们以为的成熟。

动辄就喊增设死刑是懒政

法律的惩戒永远是最后的手段,尤其针对未成年人,在好与坏之间,应该有一个柔软地带。用学者刘远举的话说:“如果道德、习惯、风俗等非正式的社会控制手段和民事、行政等其他法律手段能够有效调整社会关系、规制违法行为时,就没有必要动用刑法。这本质上体现了慎刑的观念。

未成年人施暴的案件虽然网络报道很多,但是总体上还是处于小概率事情。要杜绝这个情况,加强未成年人法制教育远比增加未成年人责任实际。只是加强法制教育不应该是填鸭式教育,而是让未成年人知道法律威严和明白法制本质。那种动辄以增设死刑对付未成年人犯罪的想法,是懒政。

当整个社会充斥暴戾之气时,会从各个方面渗透到大众社交网络,自然也会影响到学校里的学生。尤其是现在的未成年人能够利用现代通讯设备,方便快捷地接触到成人世界的规则,在不断的交流中变得更加“早熟”,学会用成人世界的规则来处理学校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学校变成了社会的一个缩影。

立法保护未成年人上网正当时

时代在变,如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移动终端无处不在,网上交友、购物、玩游戏,伴随“移动互联网”成长的孩子,逐渐养成了“不移动”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课余生活仿佛是在电视、电脑、手机等不同屏幕间切换。 

调查显示,有90.1%的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然而,其在网络空间的正常活动尚没有得到应有保护,受到暴力、色情、凶杀、恐怖等网络信息危害严重,大量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充斥网络。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的未成年人犯罪是因网络而起。可以说,立法保护未成年人上网正当其时!

国家网信办《条例(送审稿)》近日要求公共上网场所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强制要求智能终端手机也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送审稿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问题作出规定,要求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的0:00至8: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

未成年人的校园暴力、犯罪行径、心理疾病等问题层出不穷,网络只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媒介。虽然只是媒介,但此问题却困扰人们良久,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如今新的条例出台,虽方式上可能有些“激进”,但对于一个多年来几乎空白的领域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进步,至少在很多方面人们处理事情可以有所依据。 

性格特点起源于生命的头五年

网络只是媒介,有心理学家直言,人类的性格特点,起源于生命的头五年。心理学家大师弗洛伊德是最早开始以系统理论述人的性格形成与发展问题的人。他在长期治疗具有病态人格的成年人的基础上,追踪这种扭曲的性格发展过程,最终发现,人的病态性格都可以在童年时期的心理创伤中找到根源。由此,他创立了精神分析学派的人格发展理论,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人的童年期生活事件在成年后的人格发展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根据心理学家的社会学理论解释,青少年的暴力行为是通过观察和模仿社会所习得。这个社会分为社会行为以及家庭行为,如今的社会氛围,颇为浮躁,以至于一些人做了些善意的小事都能被集体称颂,可见做好事已成了一种稀缺物种。

另一方面,在讲关系多过讲制度的社会恶习下,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在司法判定逐渐宽松化和有钱就能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中,国人碰上矛盾和冲突时往往会选择暴力解决问题。

除了上述社会因素外,还有家庭的因素。传统观念教给国人的是“棍棒之下出孝子”,直到现在中国家庭依然存在有大量对儿童的家暴行为,以及对女性的家暴行为,中国目前应该是对家暴行为处罚力度最为不力的一个国度。

家暴行为多的家庭,所教育出的孩子必然是附带严重暴虐戾气的孩子,在年轻时可能对同龄人进行欺凌,而在成年后则会对这个社会进行报复和对周围人进行侵害。

香港怎样处理未成年人违法

在香港,对于违法较轻的未成年人多数会被“警司警诫”。所谓警司警诫,是指由一名警司级或以上官阶的警务人员对犯罪的青少年给予口头上的警诫。紧随之后的,是“青少年保护组”、“转介服务”、“家庭会议”等多种跨部门合作、跟进的辅导服务。这一套办法下来,心理干预和行为矫正都被有效地执行了。所以,在考虑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同时,重要的是建立一套体系,来矫治问题青少年。

不过,对现阶段内地来说,“香港式的警戒”是个比较遥远的目标,因为无论是司法机构还是社区,我们在资金和人员上都差得很远。所以更立竿见影的办法是法律的跟进,通过建立更细致、更符合现实情况的法律法规,去寻求保护和惩戒之间的平衡点。

撰稿人:陈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