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从中国队缺席世大运团体赛事说起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12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还有一百天,第二十九届夏季世界大学运动会(世大运)将于八月十九日至三十日在台北市举行。这是台湾地区首次举办“世大运”,也是台湾地区历年来获得主办层级最高的国际性赛事。而且,还是在申办二零一五年第二十八届“世大运”失利(输给韩国的光州市)的情况下而得到的,而且从二零零一年起的六届“世大运”,有四届在亚洲地区的城市举行,以低于平衡原则考量,似乎不利于台北市。但由于台北市屡败屡战,继续申办第二十九届“世大运”主办权时,只有一个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对手与之竞争,而最近一次的夏季奥运会及足球世界杯又是在巴西举行,有权参加投票的各会员代表就自然而然地避开了巴西利亚,因而令台北市“冷手执个热煎堆”,带有“幸运”的成分。毕竟,台北市首次争取“世大运”的主办权之前,高雄市曾申办过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七年和二零一一年的夏季“世大运”的主办权(其中二零零七年世大运是由高雄市和台南市联合申办)时,曾分别败给中国北京、泰国曼谷和中国深圳。因此,从台北市长柯文哲到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都十分珍惜这个“可以在国际上露脸”的机会,希望有最多的“世大运”会员体参加。尤其是在发生台湾当局被婉拒出席世界卫生大会,而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的发言人又透露台湾当局的能否出席是由中国全权掌握的情况下,世界各地的运动队是否“满员”出席台北“世大运”,尤其是中国的代表团会否出席?就成为柯文哲以至蔡英文既充满期待但又颇为担心的问题。 

但昨日在台北市举行的台北“世大运”春季代表团团长会议,进行团体赛抽签时,却完全不见中国代表团长的身影;而且更令柯文哲惊讶的是,中国代表团这次不参加包含男女篮、男女足、男女排、男女棒球等在内的九个项目在内的全部团体赛事,而仅报名个人项目。 

当柯文哲被问及此事时,他结结巴巴答不出话,不见一贯的伶牙俐齿, 

“啧,这是这样,这个、这个,因为、因为我想大家也不希望说太麻烦。”至于麻烦在哪里?柯文哲依旧结巴,“这个、这个、这个有时候怕、怕、怕台湾民众太、太、太热情,或是太…反正就是这样,他们自己考虑完后…我想是这样,我无法替他回答啦”。不过,最后他还是揭出了“底牌”:“我们还是会各种维安,会尽到最大的保护。” 

文章指出,柯文哲的说法,虽是他自己的主观臆测,但也“八九不离十”。因为进行球类比赛的赛场,是观众最为情绪化的场域,往往分别支持不同球队的观众,会有超逾规矩的过激表现。而在各种球类赛事中,除棒球外,中国队的成绩是超越“中华台北”队的。因而不排除将会有个别观众籍此闹事,对中国队作出不友善的行为,甚至是上演“全武行”。即使是棒球比赛,“中华台北”队胜出了,更是那些“愤怒青年”侮辱中国队的“理由”。尤其是在发生了诋毁两岸交流合作的“太阳花学运”,使得一些青年变得暴戾,而法官却又以“公民不服从”为由判决其中涉嫌触犯刑法的被告无罪之后,可能更将鼓励这种不理性的情绪化行为。 

其实,这一点,就连柯文哲自己也已预料到了。因此,月前在“李明哲事件”闹得最夯时,他就声称,“中国大陆派队参加‘世大运’,必会出事”。 

除此之外,台湾当局和台北市政府是否遵守国际奥委会和其他国际体育组织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而对“中华台北”作出的相关指引,更将是中国代表团必须考量的问题。比如,开、闭幕式升、降什么旗?演奏什么歌?蔡英文是否出席甚至致词?都是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还有,柯文哲日前在回答台北市议员质询时说,“世大运”开幕式将融入台湾文化、行销台北。这“台湾文化”只是“宋江阵”、“三太子”、原住民歌舞、布袋戏等之类,还是也包括带有违背“一个中国”元素的物件? 

因此,中国队似乎是颇为谨慎。不但是婉拒台北“世大运”火炬传递到大陆的城市,而且也是“最后一刻”才报名参加,让柯文哲才松了一口气。 

文章说,实际上,中国作为国际体育大国,无论是奥运或是区域性或单项性的国际赛事,中国代表团都是“金牌大户”,因而没有中国代表团参加的国际赛事,就失去其代表性及权威性。因此,当高雄市二零零九年主办第八届世界运动会(世运会)的前夕,民进党籍的陈菊市长就专门前往北京“输诚”,请求中国国家体育行政主管机关派团参加,并作出了“世运会”严格遵守国际奥委会及“世运会”有关“一个中国”原则的规定的政治承诺。这才争取到中国派出代表团参加高雄“世运会”,让陈菊市长的脸上有光。 

其实,中国在台北市争取二零一七年“世大运”主办权时,是乐见其成并给予了支持的。实际上,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底国际大学运动总会就第二十九届“世大运”主办权进行投票时,台北市是以十三票比九票击败巴西利亚的。亲自率队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督战”的台北市长郝龙斌,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坦言,此次成功争取到“世大运”主办权得益于几个因素,其一是“中华台北”选手在各项国际赛事会中表现杰出,就在月前于深圳举办的“亚大运”上,“中华台北”在奖牌排名名列第八;其二是台北市过去成功举办了多项大型活动,包括“听奥”和“花博”,证明了台北市具有举办大型活动的能力;其三是中国大陆给予了相对的协助,他猜测中国大陆的三票(中国、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全给了台北市,这是历史的新页,相信两岸关系会因为台北市成功举办“世大运”,跨入新的里程。 

但是,郝龙斌市长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辛苦拼搏回来的“世大运”主办权,却因为他受任期限制而落在了他人的手中。更令他困扰的是,当初他在申办时,是没有预料得到,作为国民党“铁票区”的台北市,在市长换届选举中,国民党提名的候选人竟然会惨遭滑铁卢,而且他为“世大运”而兴建的“巨蛋”,也竟然遭到接任市长的柯文哲“凌迟”式的追究责任! 

现在看来,中国代表团既然已经报名参加,就将不会缺席大部分的赛事。但在开幕式时,将会采用“高雄模式”,以避免可能会发生的尴尬场景。那就是,中国代表团以“技术性缺席开幕式”的方式,亦即是“交通赶不及”的理由,缺席开幕式。而在运动员入场式上,只有举牌员和持旗员分别举着“中国”中英文的牌子和五星红旗进场,但两人的后面并无任何一名中国运动员跟随。而且,直到开幕式前,中国代表团的选手,不会有任何一人前往认证中心报到及办理认证。这样,就可使中国代表团回避了蔡英文在台上以“中华民国总统”身分宣布“世大运”开幕,中国大陆选手在台下聆听的尴尬场面。

责任编辑: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