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唐永红评台湾经济这一年

图片23_副本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教授(中评社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19日电,蔡英文上台即将满一周年,上任前,台湾民众对蔡英文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重振台湾经济。蔡英文在520就职演说中也表示,实现台湾的经济结构转型是新政府所必须承担的最艰巨使命。这一年来,台湾经济发展状况如何?蔡英文是否兑现了她的承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教授对中评社表示,目前台湾经济的成长比先前要高一点,但这与当局的政策没有多大关联性,主要是受国际经济环境和主要经贸伙伴变化的影响。 

唐永红认为,蔡英文当局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因没有政治共识基础而不稳定,不仅导致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的政策动力衰减,而且导致两岸经贸活动自由化与便利化进程停滞,台湾无法开拓新的对外经贸空间,以致台湾经济体进一步边缘化,进而导致岛内和海外投资人对台湾的投资意愿进一步降低。 

唐永红对中评社说,台湾企图建立跟新南向地区国家的贸易投资关系与社会文教关系,从长期来看,有利于台湾的经济布局与发展,但是短期能够产生的经济成效比较有限。两岸关系不好不仅影响到台湾新南向政策的推进及其成效,而且也影响到台湾参与大陆一带一路建设。唐永红表示,台湾加入TPP和RECP的愿望基本上也都落空了,这会影响到台湾对外经济空间的拓展,台湾经济的边缘化程度会进一步加剧。

至于蔡英文政府提出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唐永红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对台湾经济会有所帮助。这一计划真正实施,相应也会带动一些民间投资,会对实施期间的台湾经济成长有所贡献,但是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台湾经济后续成长动力在哪里,在台湾经济体进一步边缘化的背景下还是一个有待求解的问题。 

以下是问答全文: 

中评社:蔡英文上台一周年了,如何评价这一年台湾经济的发展状况? 

唐永红:从去年520到今年520,现在还没有一个可比的统计数据。2016年有7个月是蔡英文执政。总体上看,台湾去年经济成长是1.5%,比2015年度有所增长。 

从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台湾经济成长比去年又快一些。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处的数据,台湾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2.56%。台湾方面预计2017年GDP增长率为1.95%。台湾今年的经济成长又会比去年好一点。 

但是台湾经济成长的表现跟蔡英文当局的施政有多大关系需要厘清。实际上,当前台湾经济成长的波动与变化,基本上是受如下两方面因素的影响,总体上与台湾当局的政策关系不大。 

一方面,台湾经济成长的波动受国际经贸伙伴和外需的影响比较明显。2017年整个国际经济环境有所恢复,从短期来看,中国大陆的经济也有止跌回升的迹象。台湾主要经贸伙伴比如大陆、美国,经济都有所复甦,外需对台湾经济的增长有所贡献。 

蔡当局的经济政策要产生成效不会太快,除非是短期刺激消费需求或者是增加观光客,其他比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等都是需要投下去后才能产生成效。目前台湾经济的成长比先前要高一点,但这与当局的政策没有多大关联性,主要是受国际经济环境和主要经贸伙伴变化的影响。事实上,当期的经济成长是既有的内外经济结构所决定,而非当期的政策因素。 

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从经济政策层面来观察,在投资领域兴建五大产业,最近又提出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这些都不是短期政策,而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完全落地,也就是说对当前经济增长还没什么影响。 

另一方面,蔡英文上台以来,提出了降低所得税扣除额。在陆客减少的情况下,开放东南亚观光客免签政策,是从消费需求方面来提振台湾经济,短期内对台湾经济有一定贡献。 

蔡政府提出新南向政策,希望开拓对新南向地区的出口,带动自身GDP的成长,目前新南向政策在促进台湾对新南向地区的出口方面没有多大贡献,对台湾的经济增长也没有多大贡献。目前台湾与新南向地区的贸易成长主要是国际经济环境与新南向地区经济向好所致。 

中评社:去年520之后,两岸关系发生变化,这一变化给台湾经济造成了哪些影响? 

唐永红:第一,两岸关系变得不稳定,陆客有所减少,意味着消费需求减少,对台湾经济造成了负面冲击。如果不是因为两岸关系不好,陆客应该有所成长,台湾经济会有更好的表现。 

第二,两岸制度化协商谈判中断,两岸无法通过制度化的合作,比如货贸协议,来推进两岸经济关系发展,两岸经济关系发展的政策动力因此衰减,会对台湾经济造成不利影响。政策动力衰减影响到贸易、投资和陆客等方面,会对台湾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第三,两岸关系不稳定,不能推进两岸经贸关系的正常化、自由化、便利化,当然也会影响到台湾的对外经济空间,进而会影响到投资人对台湾发展环境包括出口环境、投资环境的看法,台湾被认为是很边缘化的地区,岛内和海外投资人的投资意愿都会进一步降低。事实上,在大陆维持全球化中心位置情形下,如果两岸关系一直处理不好,台湾经济边缘化问题基本上就无解。这种影响是系统性的深远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不断加深。 

第四,两岸没有九二共识这个政治基础,两岸关系不稳定,影响到台湾开拓对外经济空间的努力。以前台湾跟新加坡、新西兰签订FTA,现在台湾想开拓新的经贸空间,特别是跟大陆的主要邦交伙伴签订FTA之类的经济合作协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整合蓬勃发展的态势下,台湾经济进一步边缘化,发展环境因此进一步变坏。 

中评社:民进党4日召开记者会表示,蔡英文执政的这一年中,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也不如外界一再唱衰的论调,反而从国民党执政的负成长11.5%至成长9.4%。如何解读这个现象? 

唐永红:贸易是由先前的内外产业分工结构关系所决定,并受经济景气的影响。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从负成长变成正成长,与蔡英文当局政策本身没有关系,一方面是国际经济环境开始复甦,两岸的贸易往来是在国际经济环境下进行的,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变好,会刺激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导致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有所增加。 

中国大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6.9%。中国大陆是台湾的第一大出口市场,中国大陆经济的良好表现也会增加大陆对台湾产品的购买,台湾的整个出口贸易会由负变正,这跟台湾当局的政策没有关系。 

中评社:蔡英文上台前提出要“新南向”,如何评价这一年中“新南向”的发展状况和潜力? 

唐永红:蔡英文提出“新南向”政策的经济目的是想摆脱对大陆市场依赖,并期望抓住新南向地区经济成长带来的机会;政治目的则在于强化新南向地区对台湾是一个所谓主权国家的认知与认同。但由于无法与新南向地区国家签订合作协议发展官方关系,所以蔡英文当局推进新南向的具体做法只能是单边奖励出口、奖励投资,以及支持在人脉关系方面跟南向国家建立关系。因此,在预算投入方面,新南向在文化教育方面投入较多,甚至超过经济方面。 

刚开始,大家比较关注的是经济方面的新南向,希望通过促进对新南向地区的出口,来促进台湾经济的成长。要达到这个目标,重要的是要和新南向地区签订经贸合作协议。但新南向地区是中国大陆的邦交国,因为大陆一直反对大陆的邦交国跟台湾发展官方经贸关系,在两岸关系不好的情况下,新南向国家不可能和台湾签订FTA之类的协议。这样一来,台湾在新南向地区的出口、投资方面成效是有限的,只能靠单边奖励投资的方式来促进新南向的贸易和投资,因此预算没有放在出口方面。新南向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是政治目的,蔡政府想通过“新南向”在文化教育方面的投资,争取新南向国家对民进党当局的所谓对“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认知和认同。 

台湾建立跟新南向国家的投资关系,从长期来看,有利于台湾的经济布局,但是短期产生的经济成效比较有限。这一年从新南向发展状况来看,这一政策对台湾经济贡献比较有限。至于新南向发展潜力,单边鼓励出口于投资从长期来看也许会有成效,但台湾当局跟新南向国家签订FTA等经贸合作协议,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也不利于它开拓南向国家的出口和投资市场。 

文化交流方面的投入,长期会对新南向发展有帮助作用。大陆也在推一带一路,跟新南向的很多目标地区是重叠的,在两岸关系不好的情况下,这两个规划有竞争性关系。如果两岸当局不能找到政治共识、推进两岸合作,对新南向政策的推进与成效是不利的。 

新南向地区的自身的经济发展也会影响到新南向政策的成效,如果新南向国家的经济复甦比较快,客观上是有助于提升新南向政策成效的,就是“水涨船高”的效果。 

中评社:蔡政府主要押宝在TPP,但是现在TPP面临解体,这对台湾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否会出现TPP和RCEP都落空的情况? 

唐永红:从马当局后期开始,台湾把拓展国际经济空间的主要努力放在加入TPP。现在美国退出了TPP,TPP可能会很难继续推进,至少短期内受挫了。这就意味着台湾加入TPP失去了美国的支持,加入TPP就更加困难了。 

TPP的主要成员都是中国大陆的邦交国,中国大陆反对邦交国跟台湾发展官方经贸关系。这种落空对台湾想达到的政治经济目的都造成困难。 

台湾加入RECP也会落空。RECP在台湾贸易中占大头,台湾出口的60%到70%都是在RECP地区。从经济利益角度来讲,台湾本来应该首先选择RECP,而不是TPP。TPP的标准很高,对台湾的冲击也很大。但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考虑,台湾当局选择了对台湾经济贡献比较小、负面冲击比较大的TPP。 

但是因为大陆和台湾缺乏“九二共识”这个政治基础,中国大陆不会欢迎台湾加入RECP。 

所以,台湾加入TPP和RECP的愿望基本上都落空了。这会影响到台湾对外经济空间的拓展,台湾经济的边缘化程度会进一步加剧。 

中评社:蔡政府近日提出了“前瞻基础建设计划”,如何评价这一计划?这一计划是否能提振台湾经济? 

唐永红:这个计划刚刚提出,预计投入8800亿元,现在还没有落地。提出这个计划实际上是可以理解的,当前台湾经济的成长如前面所说的发展环境不好,很难通过拓展消费需求、出口需求、私人投资需求的方式来达成,因此得借助公共投资。 

台湾的出口目前看来比去年好一些,受国际经济复甦的影响,预计今年台湾输出的成长力是4%,2016年只有2%左右,相当于翻一翻,出口的成长对台湾经济增长的贡献比较大。 

台湾短期的消费需求很难复甦,但出口需求会比去年好很多。但整个台湾的发展环境不会变好,因此私人投资短期内不会变好。 

基础设施建设对台湾经济会有所帮助。当这一计划真正实施下去的时候,会对台湾经济成长有所贡献,相应也会带动一些民间投资,但是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民间投资、消费需求、出口需求能不能起来,台湾经济能不能继续成长,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这些公共投资都完成了,但是台湾的投资环境、出口环境都没有改善,还在进一步边缘化,民间投资、私人投资还是会止步不前,后续的动力还是存在问题的。

中评社:有消息称,台塑、台积电、鸿海等大企业要出走美国,这些大企业出走台湾的原因是什么?会对台湾经济造成哪些影响? 

唐永红:这些企业出走台湾,有其不同原因,也有一些共性原因。整个台湾投资环境、出口环境被看衰,这些企业本来就要离开台湾,寻找比较好的投资环境。 

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行一些减税政策,想刺激外来投资,台湾企业看到了在美国投资的机会和环境,想抓住这些机会。 

这些大企业的出走对台湾经济来说弊大于利。这些企业如果在台湾生产经营,对台湾的经济成长是有贡献的,对台湾的就业也有贡献,它们出走意味着这种贡献开始减少。 

但若这些企业到美国投资建立的企业跟台湾内部企业有合作关系,可能会带动台湾内部相关企业对美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会带动台湾出口的增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