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蔡式“台独之路”须遏制消解

图片8_副本

闽南师范大学台商研究中心主任陈丽丽(资料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6月16日电,蔡英文当局执政一年多来,拒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披上“民主和民意”外衣,高举“和平与对话”的旗帜,以理性谦卑示外,以不立即触碰底线为掩护,为策略,采用闪速熔炼、碎步快走方式逐步扩大和深化“去中国化”进程。蔡英文渐进式建构边缘“台独”系列工程,以量变求质变,全面持续推动“顽性台独”,走上了一条新的蔡式“台独之路”,企图实现“和平独立”。蔡式“台独之路”已经启程蔓延,绑架欺骗选民真相败露。蔡式“台独”等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发展与蔓延,已成为两岸和平统一的最大挑战,必须遏制消解,绝不姑息。 

一、蔡式“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公然挑战血缘中国、文化中国和政治中国 

“文化台独”是一种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领域谋求“去中国化”,以鼓吹台湾文化独立性来支持“台独”的社会文化思潮。“文化台独”实质就是要在历史、文化、民族和国家认同上“去中国化”,彻底否定“一个中国”原则,弱化台湾人民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培植分裂主义土壤。“文化台独”的目的是将台湾从中国的母体中分离出去,要在台湾人民的思想意识中建立“台湾独立”的观念,完成“独立建国”。 

经过蔡英文当执政一年多来的升级与全面布局,“文化台独”之文化思想体系和实验推进计划已基本形成。2016年5月23日的“去孙中山化”行动、2016年5月31日撤除微调课纲,推动“教育台独化”、2017年2月以转型正义为名,全面推动“去蒋化”与污名蒋介石行动、2017年3月掀起的“将妈祖政治化与污名化”舆论战、2017年4月取消遥祭黄帝陵“去祖化”,近期持续推动的“去孔化”、“丑化郑成功”与“去郑成功化”、“去中华民国化”、“去沈化”、将“台独之父”郑南榕自焚日订为“言论自由日”、推动制订淡化中华文化的《文化基本法》、建立“台湾国家化”表述与话语、试图“货币台湾国化”、企图以“台侨”取代“华侨”等等“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分裂行径,已经将“文化台独”升级并深入到公然挑战血缘中国、文化中国和政治中国层面。 

蔡式升级版“文化台独”活动不仅成为台湾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生活等所有领域全面“去中国化”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为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台独”提供着理论指导、精神支柱和社会思想文化基础。“文化台独”通过欺骗岛内大众,将民众绑在“台独”分子反对、抗拒两岸统一的战车上,以岛内民众的福祉为挡箭牌,以实现少数“台独”分子分裂中国的政治野心,对两岸和平统一和两岸关系的正常发展造成极大的危害。 

二、蔡式 “告别以往过度依赖单一市场现象”为主轴的“经济台独”,窒息台湾经济社会发展,致使台湾日趋边缘化,绑架欺骗选民,值得台湾民众觉醒与深思 

“经济台独”以全力弱化两岸的经贸往来,逐渐削弱两岸的经济连接为目的,以减少台湾对大陆的所谓“过度依赖”,维持台湾在经济层面的“主体性”和“自主性”为幌子,旨在推动和实现“远中”、“脱中”的“经济台独”进程,企图形塑“台湾国家”经济支柱。 

蔡英文“520讲话”实质上是 “告别以往过度依赖单一市场现象”的“经济台独宣言”, 开始在经济上推行“远中”、“脱中”的“经济台独”路线。蔡英文执政一年多来,翻转两岸经贸政策。在“重国际轻两岸”、“重美日轻大陆”与“重南轻西”的经贸战略下,强化同美日经济合作,大力推动“新南向政策”,以分散与削弱两岸经济合作,企图为此改变两岸经济的持续融合,实现“台湾经济的自主性与主体性”,公然挑衅经济中国。 

蔡式 “经济台独”害惨台湾经济,窒息台湾经济社会发展,致使台湾整体走向衰落。当今的台湾,经济衰败、政治内斗、薪资停滞,社会对抗……等等负面日趋加剧,一个个奇迹纷纷崩坍,台湾社会之衰败程度在不断加剧。 

就经济大环境而言,台湾政治与社会因素对产业及经济发展的干扰、影响叠加负面越来越大,台湾营商环境日趋恶化。台湾经济发展的社会政治大环境已发生重大变化,政治与选举成为整个社会的焦点。民粹主义泛滥,左翼社会思潮兴起,不再重视经济增长,当局对企业的政策支持与扶持弱化,污名化大企业,反商反财团气氛日益浓厚,经济发展问题被边缘化。 

蔡英文执政一年多来,从经济表现来看,台湾的经济增长率有所回升,经济增长率为1.4%,2017年第一季度,台湾的经济增长是2.5%左右,台湾对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也不如外界一再唱衰的论调,反而从国民党执政的负成长11.5%至成长9.4%,所有的这些现象,主要原因是台湾经济是外向型经济,2016年、2017年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8、第9个年头,与世界经济继续呈现温和复甦态势以及大陆近年来经济好转的外溢效应,与蔡英文当局的施政政策没有太大关系。 

目前,台湾地区的经济困局、结构性问题不但没有改变,还隐藏了更大的风险,台湾地区正在日趋被带向边缘化的危险境地。“一带一路”是一个横贯亚、欧、非大陆的自由贸易平台,它是用中国大陆的动能带动整个沿线国家与地区的经济发展战略,市场无比巨大。蔡英文执政一年多来,极力回避“一带一路”,在“经济台独”路线与“政治优先”的思维下,为了一己不可告人的分裂中国的目的,企图阻隔以外向型为主要特质的台商企业融入“一带一路”发展大格局,斩断台商企业转型升级走向世界实现全面再发展机遇。 

不仅如此,台湾工商界认为台湾的投资环境存在严重的缺地、缺人、缺财、缺电、缺水等“五缺”,其中最大的风险是缺电。台积电“弃台投美”疑云未散,“台积电现象”清楚的表明,缺电、缺水等原因已经成为台湾企业“弃台投美”的重要原因。同时,蔡英文当局在岛内推行以创新、就业、分配为核心经济改革也都是失败的。上台执政一年来,2017年岛内民间投资预测仅成长1.85%,创5年来新低;首季青年失业率12.07%,也创近3年同期最高,实质薪资更倒退17年。一年来台当局在拼经济方面交了白卷,所推动的政策对于带动投资与就业的效果非常小。蔡英文“经济台独”路线与“政治挂刷”思维致使台湾经济日趋边缘化,值得台湾民众觉醒与深思。  

三、以 “裹挟化”、“社会化”、“年轻化”、网络化”等特征蔡式 “社会台独”,预示着蔡英文正在加快推进建构蔡式“台湾共和国”进程 

蔡式“社会台独”以确立“台湾独立”为价值取向,以社运团体为组织形式,以“去中国化”为主要特征,以维护“台湾社会主体性”为斗争策略,为“台独”服务的政策主张和社会运动。在台湾的政治发展过程中,社会运动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社会台独”以抵抗“中国因素对台湾主体性的侵袭”为战略目标,假借“中华民国”、“台湾主体意识”等外壳上市“台独”诉求。在话语论述上将“台独”与困扰着台湾青年的高物价、高房价、低就业、低薪资等 “社会权利”相结合,不断诱发台湾年轻人的失意心理并将社会问题导向大陆,看起来诉诸公平正义“社会权利”,实际上却被裹挟着导向“台独”,并酿成“一呼百应”的画面;在“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布局下,台湾新生代从小接受“台湾主权独立”、两岸“一边一国”的社会化教育,“台独”势力顺利的寻找到了一个新的“台独”理念的承载阶层,即青年群体和小知识分子,建构了广泛的“台独”社会基础;“社会台独”实施网络传播与街头运动结合的行动模式,逐渐凝结、整合、凝聚一批新兴的社会力量,形成强大的“社会台独”政治社会化效果,并利用台湾支撑民主政治运行的软环境(民众心理导向)的不足和缺乏理性的参与,唤起所谓的“台湾民主”,抛出了所谓的“民主参与的热情和知识”,操控绑架所谓的“民意”,遂行政治夺权之目的。这种精英借用“民主”民意以扩张自己权力的运作,即政治学所谓的民粹主义。民主政治蕴含的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去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的全部精髓和诉求被全数扫荡。 

为实现 “台独党纲”提出的 “建立台湾共和国”终极目标,蔡英文当局重新执政以来,以“中华民国”包裹“台独”,沿着“中华民国台湾化”(不再包括中国大陆)—“台湾国家化”——“台湾独立化”——“中华民国台湾国化”这一蔡式“台湾共和国”的“台独”运作逻辑和轨迹运作与发展。蔡英文以“台湾——国家”为主轴论述台湾政治定位和两岸关系, “中华民国”或“中华民国宪法”成为她偶尔提及装饰与掩盖“台独”的词汇。未来,蔡式“台独”推进过程中,将可能进一步围绕 “台湾入联”等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国际组织,不断制造“台独”分裂事端,企图以此诱发两岸持续对立与对抗,以激发岛内民众对大陆的不满意情绪。 

从蔡式“台独之路”的发展趋向看,可以预期:蔡英文当局企图在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前提下,在所谓“维持现状”幌子下,持续推进其 “和平台独”与“顽性台独”策略,形塑“台湾国家”的蔡氏“台独”方向不会改变。未来蔡英文不会公然搞“激进台独”尤其是“法理台独”。但是,蔡英文可能会间歇性的围绕现行“宪政体制”做文章,推动诸如 “修宪”与修改“公投法”等边缘“激进台独”系列举动,相机推出“准法理台独”举措,并向“法理台独”无限逼进。如果未来在“修宪”中将“中华民国宪法”中的“固有疆域”取掉,或改为“现有疆域”,就等于架空“中华民国宪法”,就在法理上实现了“中华民国台湾化”,等于变相的实质独立,大陆应高度警惕, 两岸同胞应该团结起来,作好准备,坚决遏制消解“台独”分裂活动,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 

                   (作者陈丽丽为闽南师范大学台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