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由琼瑶家事看台湾老龄化问题

台湾知名作家琼瑶因其丈夫的治疗与照顾问题与子女发生纷争,引起关注。琼瑶表示,其他地方针对照顾病人的家属有各种心理辅导,在台湾却找不到相关帮助。

香港《大公报》今日发表评论指出,钱和人可谓岛内长照面临的主要难题,关键在于当局是否有充足预算推行长照政策。然而,台当局为推行“前瞻基础计划”大举耗资四千多亿元新台币,台湾恐怕再难有举债的空间了。

评论摘编如下:

79岁的台湾知名作家琼瑶今年以来因丈夫平鑫涛的治疗及照顾问题与而平家子女发生纷争,甚至牵涉琼瑶著作版权。据说,平家已“冷冻”琼瑶在皇冠出版社的书,而琼瑶也决定将65本旧书的版权带走、离开皇冠。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琼瑶与平家子女到底孰是孰非,局外人恐怕也是雾里看花。但此次争议因平鑫涛患病失智、无法自理而起,引起岛内舆论对“长期照顾(台湾简称长照)”问题的关注。虽然台湾有“长期照护服务法(长服法)”,但台当局财源拮据,仍无法有效解决长照人力及服务不足的难题。

近年台湾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据岛内上月的户口统计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整体比例13.55%,0至14岁的幼年人口占比13.22%,老年人口比幼年人口多了近8万人。自今年2月呈现“死亡交叉”后,两者差距越来越大,由此而产生的扶养负担及长照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目前获当局核可的长照体系只能照顾9.4万人,相较于2015年整体失能(因年老患病无法自理)人数76万人或是65岁以上的280万人,都突显长照服务严重不足。岛内数据显示,约66万失能者无法获得当局提供的任何服务,只能靠家属自己照顾,而平均照顾时间长达近10年。不少家属因此身心疲累。

由此不难理解,琼瑶为何在脸书上大吐苦水,诉说这十年来当“特别护士”照顾失智丈夫的亲身经历。她说,其他地方有各种心理辅导,帮助(病人)家属如何面对疑难杂症,如何抚平家属的疲累和伤痛,但她在台湾却找不到相关帮助。

岛内于2015年通过“长服法”,去年民进党上台后又组成“长照推动小组”,希望可以投放更多资源,为需要长期照顾的老人、病患以及其家属提供更周详的服务。例如,构建更多的社区照顾据点,提供“喘息服务”,让家属有休息放松的空间。但这些政策都需要有充足的财源和人力支持。台当局以增加烟税和遗产税来作为长照的财源,但岛内学者指出,两项税收每年合共不过200多亿元(新台币,下同),对于每年需要上千亿元预算的长照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此外,坊间对护理员的歧视和偏见,认为照顾工作是无需专业知识、只是侍候人的工作,加之薪水偏低、工作辛苦,使得照护行业常常面临缺乏人手的窘况。多年来,台湾方面曾以公帑训练了十万名护理员,但最后留在居家服务的却只有一成。

钱和人可谓岛内长照面临的主要难题,而人力方面还可以通过加薪吸引新人入行,因此关键还在于当局是否有充足预算推行长照政策。然而,台当局为推行“前瞻基础计划”大举耗资四千多亿元,台湾恐怕再难有举债的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