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台商赖国贤:在北京看见台湾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9月8日电  毗邻北京CBD的侨福芳草地是一座充满现代风格、甚至是后现代气息的绿色环保建筑,其拥有者与运营者是一家港资企业。在第二十届京台科技论坛开幕前夕,中评社记者来到北京侨福芳草地,总经理赖国贤先生在充满艺术感的会议室里接受了专访。 

赖国贤先生目前还担任着全国台湾同胞投资企业联谊会(全国台企联)与北京台资企业协会(北京台协)的副会长,他自2007年起担任侨福芳草地总经理,有着20多年丰富的房地产、媒体等相关行业工作经验,曾就职于台北101、百事达、家乐福、仲量联行等知名公司。 

皇城根下创造中西文化的对话与结合 

漫步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的廊桥上,给人的第一感觉不是“商场”,而是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美术馆。巧思的室内设计,夸张的雕塑作品,让每位首次光临这里的访客过目不忘。抬头望向高大的玻璃幕墙,还悬挂着关公和佛祖的巨幅画像。这样一种兼具现代艺术与传统风韵的奇妙结合,令人称奇。 

“怎么样来推广我们中国的文化,这是我们最早立这个专案的元素之一。”赖国贤向中评社讲述了侨福芳草地在北京的成长史。他介绍,22年前的1995年,黄氏家族在北京二环边获得了一块三万平米的土地,“在皇城根下,何其荣耀”。因此,黄氏家族第二代四兄弟决定,为祖国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赖国贤说,在那样的决定下,侨福便开始思考如何发展这个地方。他告诉记者,侨福芳草地内,从东南角到西北角有一座全亚洲最长的室内吊桥,“我们希望我们也扮演一个桥梁的作用,把西方的文化引进东方,让北京生活的老百姓可以体验到西方的文化,也将东方的文化带入西方,互通有无。” 

侨福芳草地总经理赖国贤接受中评社记者专访(中评社图片)

他认为,在北京,如果想瞭解中国文化,可以去故宫、胡同、美术馆、798艺术区,从中可以对中国的建筑、水墨等文化符号有基本认知,而大陆的民众反而对于西方文化比较陌生。因此,根据这一理念,侨福花了将近四年的时间,从著名艺术家达利的博物馆谈判购得42件西方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的作品。 

“但是呢,本质里面我们还是中国人。”赖国贤介绍,除了展示达利的作品之外,侨福还与70位1950年代到1980年代不等的大陆老中青艺术家合作,把他们的作品也放到侨福芳草地来展示。 

中国文化与西方当代艺术在侨福芳草地的结合,也让人联想到台湾文化的某些特质。对此,赖国贤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台湾比较好的优势是,在世代的交替与沿袭中,我们在儒家文化思想的传承上并没有间断。”他表示,从“四维八德”到“礼义廉耻、忠孝仁爱”,过去一百年来,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华文化在台湾得到不断的延续和推崇。 

面对双重压力差异化定位让侨福站稳脚跟 

“但是你如果回过头来看现实的状况,大陆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赖国贤感慨,虽然大陆腹地辽阔,拥有14亿左右的人口,但“互联网+”让整个中国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不过,他认为,这主要归功于大陆政府的推动与政策支持,并不能仅仅解释为民间突然而然的商业行为。 

说到新业态、新经济、新常态对传统商业模式的冲击,作为一家零售业企业的掌管者,赖国贤点滴在心头。“2009年,我们在招商阶段刚好面临的是金融风暴,2012年,我们开业的时候也面临整个中国奢侈品市场的衰退。” 

他回忆,虽然侨福芳草地在发展之初面临着严峻的外部环境,但初创团队以“差异化”作为切入点。“你今天想吃一碗18块钱的台南担仔面,只有侨福芳草地吃得到;你想要看特斯拉的电动车,全亚洲只有芳草地看得到;你要看Stella McCartney的衣服,只有芳草地找得到”,赖国贤说,38个差异化品牌,加上艺术、环保与独特的空间风格,这就让消费者感受到这里是有别于其他传统的购物中心。 

曾遇消防审查阻碍新建筑一度“过不了审” 

作为一家港资企业,09年招商,12年开业,侨福赶上了两岸关系“蜜月期”与两岸经贸交流的“黄金期”。对此,赖国贤深有体会。他告诉记者,侨福芳草地这座建筑的诞生,就是政府关心与支持的体现。 

“事实上,也只有政府的支持,这栋楼才能盖的出来。”他介绍,侨福芳草地由四栋环保大楼构成,但特别之处在于,在四栋楼宇之上又有一个“巨型的玻璃罩”将其整体覆盖。“这是全世界都没有出现过的(建筑),但同时由此产生的第一个问题是,万一房子烧起来,烟怎么排?” 

赖国贤回忆,为了寻求这个问题解决之道,政府有关部门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组织专家论证,最后依法研拟了一套“功能性送审”的消防审查程式。2012年10月15日,北京有三个建筑项目同时通过功能性送审,拿到了消防许可: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国贸三期,以及侨福芳草地。 

这让赖国贤十分高兴,他说,前两个项目都是国家级项目,只有侨福芳草地是私人企业项目,“当年的消防法规是不允许这三栋楼的,但政府非常高效”,他告诉记者,全世界再先进的国家,法规的改变速度都赶不上商业模式的成长速度,“但从这件事可以看到,整个大陆行政效率非常高,同时会用发展的眼光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北京已成国际级城市台湾竟然还在自我边缘化 

“提到新常态,这是近两年让我非常‘难过’的一个问题。”为何称之为“难过”?赖国贤的一番解释,逐渐解答了记者的疑问。首先,他引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报告,北京已经成为全世界第六高的消费城市、第九名的高度国际化城市,仅次于纽约、巴黎、伦敦、东京。“这代表什么?代表北京是一个国际级的首都。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人种的人,在这个地方生活,在这个地方工作,北京事实上是一个全球的竞争市场。” 

他说,北京目前的国际定位,说明在北京做一番事业,并不是简单的台湾人与大陆人的竞争,而是跟全世界人的竞争。“我刚刚所谓的‘难过’指的是,台湾因为政党的轮替,到今天为止,做了一些对于经济发展、对于老百姓未来比较负面的决策,我认为这是开倒车。” 

赖国贤介绍,现在侨福芳草地每年提供了将近10到20个名额,让在京的台生与在台的京籍陆生提供暑期实习机会。他曾经告诉这些年轻学生:一个台湾人到大陆来打拼,如果你们有能力凭自己的实力在北京、上海、深圳找到月薪一万元人民币工资的工作,“恭喜你,你已经是国际人才了”。他分析,因为这三个城市都是国际都市,竞争的对象可能是美国人、欧洲人,不过与他们相比,台湾的年轻人有母语的优势,所以可以更容易和这几个城市的人才一较高下。 

“但我最难过的就是,台湾居然选择放弃,选择不交流,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他直呼,如果连老百姓都不能丰衣足食,还谈何国际化?“所以当局还是要以民为本,以老百姓的生计、以老百姓未来的发展为念”,因此,去年11月,国民党时任主席洪秀柱访问北京期间,赖国贤曾建言国民党虽“在野”,但在两岸协商对话机制中断的情况下,反而可以凭藉非官方身份发挥两岸沟通管道的功能,为在大陆的台商、台生与台资企业服务。

京台交流重要冀搭“一带一路”快车 

作为一名京台交流的“老朋友”,赖国贤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也是非常好的平台,“不管是金融论坛,还是绿色建筑、科技创新论坛,透过非官方的方式,让两岸不同的行业在不同的领域,透过民间、透过学术以及商业的交流,让双方对彼此的认知可以再进一步。”赖国贤告诉记者,他期待着参与即将开幕的第二十届京台科技论坛。 

最后,谈及大陆推行“一带一路”背景下侨福发展的前景,赖国贤表示,很高兴在这个时代可以搭上“一带一路”的快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认为很重要的是,只要是在大陆的台商,你即便是一个卖家俱的,都可以透过‘一带一路’把你的家俱卖到东南亚、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 

至于侨福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能扮演什么角色,他希望如有机会,侨福企业希望可以随着国家的政策去发展,希望可以再盖一栋留给子孙后代的绿色环保楼。他建议,由于绿色建筑的成本远高于一般建筑,所以他希望大陆的政府应该鼓励民间建设环保建筑,并在土地、税收方面给予一定政策优惠措施。“如果能从政府的层面去推广,我相信更多地产商会建造绿色住宅、绿色写字楼、绿色酒店,那么对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会更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