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两岸青年观点论坛:台湾教科书之殇

论坛现场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9月12日电  以“台湾教科书课纲的变迁与评析”为主题的两岸青年观点论坛日前在民革中央举行,来自两岸的13位青年学者就台湾近期课纲修订中要求降低文言文比例的议案、修改课纲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以及文化台独产生的原因、路径、应对措施等问题展开探讨。 

民革中央联络部副部长章仲华在开场白中表示,蔡英文上台之后在台湾岛内推行包括文化台独在内的去中国化路线,推行去中国化路线,近期围绕教科书和课纲,在岛内产生了很多争议,受到各界关注,本次两岸青年观点论坛就以“台湾教科书课纲的变迁与评析”为主,探讨这一事件的表面现象以及背后的深层问题。 

田飞龙:台湾将进入文化规范的失范期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认为,教科书问题是台湾政党政治的焦点性议题,台湾民主化以来,课纲有2012年的课纲、2014年的课纲和现在的修订,表面是文化政策的变迁,实际上跟相应的政党追求的终极政治目标有关系。 

田飞龙表示,此次由蔡英文当局修改的课纲,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是政治条件的不同,本次课纲的修改是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在太阳花学运之后台湾青年世代全面走上政治舞台影响、把控青年政治诉求的条件下进行的。 

田飞龙认为,微妙平衡当中的课纲改革被打破了,既有民进党和青年政治实力增长的自然政治事实的前提,也有国民党内部分裂、分化、快速衰落造成的效应,两项一叠加,造成台湾课纲改革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了,这一点在这次课纲改革的基本措施上已经体现地比较明显了,比如对历史重新定位,区隔台湾史与中国史,同时对文言文进行削减,结构性增加台湾本土文章和篇目,努力淡化台湾教育体系、教育内容与大陆的联系。 

田飞龙说,港独与台独之间存在相似的内在逻辑,都是通过对殖民历史的美化、对本土文化的再挖掘,对原来笼罩在特定政治共同点之上的中国叙事进行改写。比如在港独的叙事中,一方面寻找历史学、人类学的证据去证明香港本土民族存在具有历史、地理、文化根据,另一方面寻找近代以来建构的香港生活方式、价值观,将殖民史与本土文化精妙地结合起来。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中评社 张爽摄)

“去中国化会造成社会大撕裂,因为以文化台独为目标的论述,是罔顾历史事实。台湾有相当大一部分人,尽管不认同大陆的政治体制,但是对大陆是有认同的,很难完全被洗白和格式化。” 

田飞龙续指,在马英九时代,台湾以汇通中西文化为荣。现在民进党否定了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再去论证台湾文化的优越性就面临很多困难,台湾社会进入了文化规范的失范期。 

“国民党论证的台湾文化,现在成了一种反文化。作为前提的东西被否定了,未来的东西还没有被建构出来,台湾社会在文化台独和课纲改革之下,在很长时间,会失去文化的秩序、规范,人们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人们不敢去探求历史的事实真相,人们在公共言论空间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言说,只能被政治捆绑,台湾社会进入了台湾文化规范的失范期。” 

田飞龙表示,民进党除了遭到对历史文化有认同的人对抗,还会导致台湾人文化素质的后退。“台湾现在进行的就是大陆的破四旧,这样造成的就是台湾人通过文言文接续传统古典文化的厚土被消解了,是以台独为终极目标的、是后现代的、是反对融合、反全球化的气质,跟中国主导的全球化是冲突的,台湾人融入全球化的意愿和表现会下降,会由此丧失大量参与国际的机会,长远的负面效果是非常严重的。” 

王正:删除文言文篇目 台湾自废武功 

中华青年联合会理事长、世新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王正表示,从1997年李登辉时期提出认识台湾教科书以来,这二十年台湾教科书的变迁,是有计划地、渐进式地推进文化台独,是有企图心的系统工程。这样的系统工程遍布台湾社会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社会、文化、公民生活空间等等。 

王正解释说,大陆叫语文课,但是台湾的叫国文课,所学的重点是中文,其他各国的文学是选读而不是必读。这次修改的课纲中,国文课列入了日本人的文章。“如果这次通过了,下次可能就会大量增加台语文章,再下一步除了把日本人写的文言文放进来,就是把日本人写的白话文放进来,不知道哪天就会把日文放进来。” 

王正表示,台湾人要有自己的主体意识,但是不能跟与中国人的意识对立起来。从陈水扁末期,推出了对教科书中用词的全面改变,这就很容易让台湾学生把台湾和中国对立起来。 

王正说,这次课纲审查就是一个黑箱操作,只提出了两个议案,甲案是全部删除文言文选篇,乙案是删除十到十五篇文言文文章。这是很有技巧性的政治手法。 

中华青年联合会理事长、世新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王正(中评社 张爽摄)

“最近又有教团提出AB版教科书。让好学生读50%的文言文占比的教科书,让程度稍差的学生读30%的教科书。”王正说,大陆小学要学124篇文言文诗文,初中学124篇文言文,以后台湾的高中生是不是连大陆初中生的竞争力都不如了呢?“这样绝对是自废武功,让台湾的竞争力完全丧失。” 

庄吟茜:文化台独道路艰难 并不现实 

对外经贸大学讲师庄吟茜认为,文化台独的根本就是斩断跟大陆的联系,道路还是很艰难。文化台独有四条路径,第一条就是往里走,诉诸原住民。在这种情况下,文言文受到了抨击。第二条就是往外走,诉诸东洋文化。“这种拿来主义行不通,毕竟不是西方文明,没有语境和语感。”第三条是诉诸空间,就是说不管历史如何,只要我在台湾,我就是台湾人。 

庄吟茜表示,诉诸空间不失为一条路,但是台湾走不通。因为文化台独不能空有地理空间,还必须有时间的深度。 

“第四条是诉诸民主自由。”庄吟茜认为,台湾的政治文化很发达,但是现在世界大趋势就是对民主的反思。民主在各个国家都碰壁了,民主有民意的表达,但是没有有效的权威。 

庄吟茜表示,1945年以来全世界共有14起分离案例,只有4起没有爆发战争,分别是外蒙、克里米亚、新加坡、黑山。其中外蒙、克里米亚是有苏联支持,但台湾对于美国没有这样的重要性。新加坡不是自己要求分离的,是被马来西亚驱逐的。黑山则是因为宪法写明了可以分离。文化台独只能是锦上添花,其实是不现实的,分离是用铁和血换来的。 

特邀嘉宾、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李理(中评社 张爽摄)

徐伟轩:中华文化和台湾文化互相交融 不可分割 

中华青年发展联合会副理事长徐伟轩表示,台湾执政当局正在实施去中国化,可是他们又不承认,这就让主动打击变得很困难。因为执政当局也知道去中国化没有正当性,比如把台湾从中国做切割,他们给的理由是要“详今略古”,很多人同意这种说法,但是学习历史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未来。 

“我们没有反对台湾文化和台湾的主体意识,我们反对的是以确立台湾主体性行去中国化之事。我是研究台湾庙宇建筑、装饰的,如果完全忽视中华文化,就完全研究不下去。中华文化和台湾文化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不可能分割的。”徐伟轩说。 

徐伟轩认为,应该鼓励台湾青年研究台湾文化,鼓励他们深挖具有中华文化色彩的台湾文化。对于研究台湾历史文化的学者,应该让他们的文章有发表和出版的空间。对于未来青少年在教科书中可能学到的一些知识片段,我们要利用网络、出版物来填补空白。 

王鸿志:台湾难以通过文化台独建构民族性 

社科院台研所副研究员王鸿志表示,美利坚民族是一个有旺盛创造力的民族,也是多元文化社会。英国民族从历史来看,也是经过多次外族入侵,在多元化之后产生了生命力。中华民族从汉朝开始,就多年跟北方匈奴有战争,民族的融合是非常频繁的,到了五胡乱华时期,与多个民族进行了融合,是一个非常杂糅的民族。 

王鸿志说,台湾的主要族群,本身从民族性来说,是比较单纯的汉民族。从这个角度来讲,台湾如果想通过教科书、文化台独来建构民族性,对于台湾历史来看是不可能实现的。台湾之所以是亚洲四小龙之一,是因为台湾处于中华文化圈,有产业分工的体系,从短中长期来看,危害的是台湾人民的利益。台湾人民要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不能被政党利益所左右,成为政党利益的牺牲品。 

与会青年学者合影(中评社 张爽摄)

郭雪筠:年轻人不会影响两岸的未来 

多维传媒两岸组主管编辑郭雪筠通过在脸书与台湾审课纲的年轻人互动之后发现,这位年轻人根本没法沟通。她认为,台湾给了年轻人道德制高点。在台湾,当老年人批评年轻人的时候,年轻人就会跳出发言,指责老年人的说法不对,这是台湾社会现在存在的泛权威性。 

但她认为,年轻人不会影响两岸的未来,因为年轻人会长大。比如太阳花学运的时候,有个论点称台湾没能加入TPP是因为马政府亲中,很多青年深信不疑,但是到了2017年,TPP已经消失了,当初这个观点的拥趸已经开始为此感到惭愧。 

文化台独愈演愈烈 如何应对? 

田飞龙认为,随着台湾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随着国民党本土化,台湾问题和平统一解决的主要推动力到了大陆这边,而不能依赖台湾内部的变化。 

田飞龙表示,如果九二共识都不能得到重新确认,随着离岸政策生效,两岸再谈判就会缺乏政治互信基础,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不能不考虑一个变通性的方案,尤其台湾问题跟中国第二个一百年的民族复兴目标和进程有一定相关性。 

田飞龙说,台湾社会正在发生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现象是一个主权政治的问题,不再是能通过和平发展自然积累条件能够达成和平统一的问题,因此是否进行变轨,在现在严峻的形势之下是值得考虑的。 

“除此之外,在文化政策和软实力方面,大陆也有需要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包括对自身二十世纪历史的叙事,常常也是前后矛盾。”田飞龙说,如果我们不能把断裂的传统接通,就很难说服港台。 

财新传媒资深编辑徐和谦表示,90年代末期是两岸比较隔绝的年代,有很多台湾进步力量在口号和论述上提出“为台湾做些什么”,而不是“为中国做些什么”。现在有100多万台湾人在大陆工作,可以考虑进行一些两岸有共同认同的集体行动。 

他认为,现在缺少的是两岸人一起为我们共享的公共生活做点什么。“没有共同的共同参与,就很难有共同认同。” 

他建议,在台湾也应该寻找有志之士,落实一些在岛内可见的历史据点,同时把两岸经贸交流深入到两岸公共参与方面。 

徐伟轩认为,现在太强调精致的中华文化,还应该要提倡大众的中华文化,与青少年的次文化进行结合。比如大陆流行的手游王者荣耀中有很多古代人物的角色,中华文化透过这个管道传递到了青少年的认知中。 

他表示,中华文化在推广方面要全面,不能陷入过去八股的形式。“中华文化是很好的东西,我们要在推广中尽一份自己的心力。” 

特邀嘉宾、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李理总结说,在文化台独方面,台湾作为一个国家的运作会越来越强烈,个体的生命是短暂的,历史是漫长的。回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我们正在走上坡路的过程,我们要有信心,要有坚强理念。“我相信大陆对台一定是有软有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