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郭震远论两岸新对抗与两岸新阶段

新阶段的两岸关系,对抗的成分明显增加。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0月8日电  中国海洋大学海峡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郭震远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9月号发表专文《两岸新对抗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新阶段》,作者认为:“经过两年多的观察、研究以及争论,大陆涉台学者对于蔡英文执政后两岸陷于新对抗,两岸关系严峻、复杂,已形成基本共识。现在可以对两岸新对抗在更广阔背景上,作出更深刻的判断。”文章内容如下: 

可以确认,由蔡执政引发的两岸新对抗,不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终止,更不是进程的逆转,而是进程的又一个新阶段。新对抗已经并将继续导致,作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主要矛盾,两岸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注】博弈的对抗化和深化。但可以肯定,大陆必将赢得博弈的胜利。由此,将迎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又一个更重要的顺利推进新阶段。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实现和平统一必经的过渡时期 

人们通常认为,两年关系和平发展开始于2008年5月马英九在台湾执政。但着眼于两岸关系全局,着眼于中国实现国家完全统一的历史全过程,就应确认,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进程,实际上开始于1979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这清晰显示了,大陆已明确确立争取实现和平统一的战略目标。这是1949年以来,中国统一进程、两岸关系和大陆对台工作发生的最重大、影响最深远的转折性变化。事实已显示并将继续显示,实现和平统一,必将经历漫长、曲折的过渡时期,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

1、大陆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 

和平统一成为大陆处理两岸关系的大政方针、实现祖国统一的战略目标,特别是在1979年初宣布并开始执行,有着十分重要、十分深刻的背景。1978年12月中下旬,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将工作的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实行改革开放;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1979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当代中国这三件最重大的政治事件同时发生,所具有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在当时可能还没有被人们充分理解。但是经过近四十年,回望历史就发现,当年同时发生的这三个事件,对中国,乃至对世界都产生了重大而深刻的影响。实际上,这三个事件是一个整体。其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是最核心的事件,而中美建交,以及明确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战略目标,则是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实行改革开放,创造必不可少的条件。 

特殊的历史条件决定了,中国1979年开始的现代化和改革开放进程,是在中国内战没有结束,中国没有实现统一的条件下进行的。所以,从1979年开始,发展与统一的关系始终是中国现代化和改革开放进程中,一个有重大影响,有时甚至可能有决定性影响的问题。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战略目标,是妥善处理发展与统一关系的最有效途径,1979年以来近四十年的实践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从根本上决定了,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战略目标必将持续坚持。 

2、两岸关系变化经历的曲折过程 

1949年以后,两岸曾长期处于严重的军事对抗、对峙之中,尤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之前的十多年中,两岸之间多次发生规模不等的陆海空战斗,充分显示了中国内战没有结束的事实。六十年代中期后,两岸之间成规模的陆海空战斗基本没有再发生,但两岸之间严重的军事对峙,则继续延续。此外,从1949年开始的漫长岁月中,两岸一直处于全面、完全隔绝的状态,没有任何政治、经济、文化、人员的往来交流。两岸之间长达数十年的这种严重军事对抗、对峙,以及全面、完全的隔绝,充分表现了两岸之间深刻的敌意、仇恨。这是1946年6月全面爆发的中国内战的最严重恶果,是中国内战的残酷性必然导致的结果。

但更深层次,也更重要的原因是,1949年以后两岸各自坚持的,对于处理中国内战的目标的尖锐对抗。1949年以后,大陆坚持“解放台湾”的目标(1949年3月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一定要解放台湾”,1955年5月提出“和平解放台湾”);台湾方面则始终坚持“反攻大陆、反共复国”。两岸目标的尖锐对抗,在导致了两岸之间深刻敌意、仇恨的同时,还有更深远、更严重的影响。就是必然给目标的调整,以及目标改变后的中国统一进程的推进,都形成难以预料的困难。如前述,1979年大陆方面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战略目标,这是大陆方面对于处理中国内战、实现国家统一的目标和政策的转折性调整。但台湾方面的第一反应却是对抗性的。1979年1月3日,台湾领导人即称“必须提高警惕,洞悉中共统战伎俩”,随即提出对大陆“不妥协、不接触、不谈判”的“三不政策”,继续坚持对抗、敌视。虽然由于大陆方面自1979年1月1日起,即停止对金门等岛屿的炮击,两岸严重的军事对峙开始缓解,但缓解进程缓慢,而两岸的隔绝甚至直到1987年底才开始打破。在随后的三十年中,1949年以后的两岸隔绝完全打破,两岸的经贸交流、人员往来快速增长,达到了庞大规模。 

但十分遗憾的是,两岸之间有了相对缓和、有了开放,可是中国统一的进程并没有同步推进。而且由于台湾岛内“台独”势力的蔓延,两岸和平统一进程还面临前所未有的新障碍。显然实现中国的和平统一,必然需要漫长、曲折的过渡时期。 

3、两岸关系进入中国实现和平统一的过渡时期—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时期 

上述事实清楚显示,1979年1月以来近四十年的两岸关系,完全不同于此前三十年的两岸关系,而且随时间推移,差别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深刻。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地认为,1979年1月前后的两岸关系分别是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1979年1月之前三十年两岸关系的基本特点:一是严重、持续的军事对抗、对峙,二是完全、全面的隔绝;1979年1月之后近四十年的两岸关系基本特点,一是逐渐稳定的相对缓和,二是广泛、大规模,而且快速发展的交流。所以,从中国统一的进程观察,很明显,1979年1月之后的历史时期,是越来越有利于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的历史时期,是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发生最重要、最深刻转折的时期。 

很明显,1979年1月大陆方面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启动了中国和平统一的进程。由此,两岸关系进入了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的过渡时期,即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时期。在这一时期中,中国统一和两岸关系的高度复杂性决定了,不仅首先必须打破、消解长期形成、积累的敌意、仇恨,而且更必须遏制、消除岛内“台独”势力搞“台独”、搞分裂的图谋和影响。同时,还必须实现两岸的融合发展,形成两岸命运共同体。所以,这一中国实现和平统一的过渡时期,必然十分漫长、高度复杂、充满跌宕起伏。但和平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缺失的重要环节,是两岸民众共同的根本福祉,在大陆方面坚定不移的主导下,作为过渡时期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虽然十分漫长、高度复杂、剧烈跌宕起伏,但决不会终止,而必然在曲折中不断推进、不断深化。

两岸的新对抗也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新阶段 

事实表明,近四十年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已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现在正进入第四个阶段。阶段性是进程的形式特点,但却有深刻而丰富的内涵,在深层次上充分表现了进程的特点和影响因素。人们不仅应重视各个不同阶段两岸关系的特点,同时还应重视,作为同一历史时期不同历史阶段的两岸关系深层次上的共同特点,即同一历史时期两岸关系的基本特点。这是更深刻地认识不同历史阶段的两岸关系,特别是整个历史时期的两岸关系必不可少的。 

2016年5月,蔡英文在台湾执政后,两岸关系迅速陷入新对抗。但已有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两岸的新对抗是1979年开始的,中国实现和平统一的过渡时期,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一个新阶段。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没有因新对抗而终止,实际上还将进一步更加深化。 

1、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历史时期的两岸关系阶段性变化及其基本特点 

1949年以来的两岸关系变化的两大历史时期中,两岸关系变化的阶段性的表现并不相同。1949年到1978年的两岸严重军事对抗、对峙,以及完全、全面隔绝的历史时期,两岸关系变化虽然也表现出阶段性,但不很明显;1979年以来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历史时期,却表现出十分明显、突出的阶段性。从1979年到2016年,两岸关系已经历了三个截然不同的阶段:1979年到1988年,蒋经国在台湾执政,台湾当局在坚持“反共复国”政策的同时,对两岸关系开始有所松动,两岸严重军事对抗、对峙开始缓和,完全、全面隔绝开始打破。由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进入启动阶段。1989年到2008年5月,李登辉、陈水扁在台湾执政,不断强化推进“台独”政策,两岸统“独”对抗第一次明朗化,空前激烈、严重。但同时,两岸传统的军事对抗、对峙继续缓解;在台湾当局的严格限制下,两岸的隔绝加速打破,两岸的交流全面、快速推进。由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入第一个高度复杂的阶段。2008年5月到2016年5月,马英九在台湾执政,台湾当局虽然对实现统一明显犹豫、保留,但接受九二共识、坚持一中原则、反对“台独”,两岸的政治互信明显强化;台湾当局对两岸交流采取积极开放的政策,两岸之间广泛的交流持续、快速发展,达到庞大规模,基本实现了双向交流的机制化。由此,形成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第一个顺利推进的阶段。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重视,两岸关系变化不同历史阶段各自的特点。但同时,人们对于两岸关系变化同一历史时期中,不同历史阶段的共同特点,即该历史时期两岸关系的基本特点,却很少重视。这些不同阶段的共同特点客观存在,它们在深层次上反映了,同一历史时期不同阶段两岸关系变化的相互联系,特别是整个历史时期两岸关系变化的规律。认识、把握这些特点,将不仅大为深化对不同阶段两岸关系变化的认识,而且更将大为强化认识整个历史时期两岸关系变化的全局观、战略观。在经历了三个不同阶段后,现在已可确认,从1979年开始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历史时期,三个不同历史阶段两岸关系变化的共同特点是: 

其一,两岸严重的军事对抗、对峙已基本消除,基本保持台海局势的相对缓和。即使1989年到2008年之间两岸统“独”对抗严重,也没有导致两岸之间重启长时间的严重军事对抗、对峙。 

其二,两岸之间全面、完全的隔绝已消除,两岸的全面交流持续、快速增长,已达庞大规模,成为两岸,尤其是台湾发展的重要支撑。 

其三,大陆强大的综合国力,以及坚定不移贯彻执行和平统一大政方针、战略目标,是在不同阶段都得以冲破阻力、消除跌宕起伏、实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可靠保证。 

其四,台湾岛内政局变化、执政者更迭,导致“台独”势力一再泛起、甚至主导台湾政局,是导致形成两岸关系变化阶段性的主要原因。 

在两岸关系变化经历的三个历史阶段,这四个特点都有充分表现,从而成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基本特点。可以预料,未来时期中,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必然继续表现出阶段性,这四个特点将仍然是不同阶段的共同特点。尽管具体表现可能有所不同,但主要内涵和大框架都将持续保持。 

2、两岸的新对抗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新阶段 

蔡英文于2016年5月开始在台湾执政,这是民进党在台湾的第二次执政。在蔡执政一年后,对其坚持“台独”立场,拒不接受九二共识及其一中核心意涵,导致两岸迅速陷于新对抗,在大陆已经形成了共识。现在需要,也可能对于蔡的执政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做出更宏观、因而更深刻的判断,即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的全部过程,对之进行判断。据此,笔者明确认为,蔡执政,两岸陷于新对抗,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中国实现和平统一进程的又一个新阶段。在这阶段,不仅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已经历的各阶段的共同特点有越来越明显的表现,而且这一进程对蔡的“台独”战略、政策的制约也将越来越强烈。

蔡在台湾执政后,两岸陷于新对抗是不争的事实。但具体观察、深入分析可以确认,两岸的新对抗完全不同于1979年之前两岸长达三十年的严重军事对抗、对峙,以及全面、完全的隔绝,也不是1989年到2008年5月李、陈执政期间,两岸之间激烈统“独”较量的简单再现。主要是,历经近四十年、三个不同历史阶段,形成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基本特点,不仅得以保持,而且继续对两岸关系产生关键性影响。曾经延续三十年的两岸严重的军事对抗、对峙,以及两岸全面、完全的隔绝,已改变为基本稳定保持的两岸相对缓和,以及持续快速增长、已达到庞大规模的两岸广泛交流。这是近四十年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最重要、最明显,也最具基础意义、指标意义的特点。蔡执政两岸陷于新对抗,对这两个特点有所冲击,但没有,也完全不可能对之有重大改变。一年多来的事实已经充分显示了这一点。因为相对缓和、广泛交流,在近四十年中已经给两岸民众,首先是给台湾民众带来重大福祉,以至于任何台湾的执政者,包括坚持“台独”立场、推行“台独”政策的李、陈,以及现在的蔡,也不可能予以严重损害。所以,尽管他们在台湾执政期间,都极力阻扰两岸交流,企图破坏两岸关系的相对和平稳定,但都没有,也不可能遏阻、逆转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持续推进。 

蔡执政一年多以来,坚持推进“台独”新战略,两岸陷于新对抗,两岸政治交流已停顿,两岸之间的广泛交流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干扰,但两岸经贸合作持续推进,而且不断深化;两岸民间交流继续进行,而且进一步扩大。显然,蔡的阻扰、干扰,虽然对两岸的和平稳定、广泛交流形成明显损害,导致两岸和平发展进程局部受阻,但没有,也不可能终止、逆转这一进程的持续推进。 

蔡是李、陈挑选、培养、重用的“理念型台独分子”。她坚持“台湾是‘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台独”理念,从参选到胜选,再到执政至今,始终拒不接受九二共识及其一中核心意涵,并且大力推进台湾岛内的全面“台独”化、彻底“去中国化”,充分表现了她与李、陈完全相同的“台独”本质。但蔡推进“台独”的战略和具体政策、策略,与李、陈又有较明显差别。蔡没有坚持李、陈推进的“急独”路线,没有坚持李、陈严重挑衅大陆的“法理台独”政策,而是推行在对大陆“释出善意”的掩护下,大力推进台湾岛内全面“台独化”新战略,以“不挑衅大陆”、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现状”为主要策略。尽管蔡始终坚持拒不接受九二共识及其一中核心意涵,坚持对两岸交流设置越来越多的障碍,但她所谓的“对大陆释出善意”,确实表现了她“台独”政策与策略的某些改变。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蔡“台独”战略、政策与策略的改变,是汲取了李、陈推行“急独”路线,公然、严重挑衅大陆,从而遭到大陆严厉反制、打击而彻底失败的教训。但在更深层次上,蔡的改变进一步清楚显示了,大陆综合国力对台湾的压倒优势,以及坚定不移贯彻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大政方针,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主导因素。大陆实力和大政方针的主导作用,在过去近四十年中,有效打击、压制了李、陈搞“台独”、搞分裂的图谋,有效保证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持续推进。现在,大陆综合国力对台湾的压倒性优势更加突出,完全不存在任何减弱的可能;大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大政方针和相关政策策略,更加完善、成熟。所以可以肯定,大陆实力和大政方针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主导作用,必将更加突出、有效。蔡执政引发的新对抗,没有、也不可能终止,更不可能逆转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 

事实表明,蔡执政引发的两岸新对抗,导致两岸关系进入了,与2008年5月到2016年5月马执政时期很不相同的新阶段。如前述,马执政时期可以说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第一个顺利推进阶段,而蔡执政后的两岸新对抗,则导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进入局部受阻的新阶段。但事实同样表明,并将继续表明,在这一新阶段中,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局部受阻,只是进程推进中的一个曲折,进程没有终止,更没有逆转。可以预料,在大陆实力与大政方针主导下,不仅进程将消除曲折恢复持续推进的势头,而且将迎来更顺利、更深刻的发展。

3、两岸新对抗是两岸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博弈的对抗化与深化 

1949年以来,直到实现中国完全统一,两岸关系的基本矛盾一直是促统与拒统的矛盾。但在不同历史时期、历史阶段各有不同的主要矛盾。1949年到1978年的两岸严重军事对抗、全面隔绝时期,解放台湾与反攻大陆的博弈,是两岸关系的主要矛盾;1979年至今,直到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时期,两岸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博弈,成为两岸关系的主要矛盾。这是大陆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祖国大政方针、战略目标的必然结果,因为实现和平统一,实际上就是实现两岸融合发展;拒统则必然抗拒两岸融合发展,而坚持“你是你,我是我”的分离发展。但在不同历史阶段,这一博弈具有不同性质,有可能是非对抗性的,也有可能是对抗性的。这取决于不同历史阶段具体的两岸关系,首先是台湾执政者的统“独”立场和相关政策。

1989年到2008年5月,李、陈执政以“两国论”、“一边一国论”,以及追求“法理台独”的“急独”战略、对抗和平统一和两岸融合发展,遭到大陆反“台独”、反分裂的沉重打击而失败。2008年5月到2016年5月,马执政期间,两岸的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博弈仍然存在,主要是马对两岸统一犹豫、回避,他坚持“不统、不独、不武”政策,回避两岸政治谈判,即为表现。但马承认九二共识,坚持一中原则,反对“台独”,两岸在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博弈中,存在最基本的政治互信,因而得以通过协商谈判的非对抗方式,处理、解决相关问题。2016年5月以来,蔡坚持“台湾是‘独立’的主权‘国家’”理念,以台湾岛内全面“台独化”,彻底的“去中国化”,抗拒和平统一和两岸融合发展,导致了两岸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博弈明显而严重的对抗化。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和未来时期两岸之间的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博弈,不仅涉及政治、经济、安全领域,而且涉及文化、教育、社会领域,因而比李、陈执政时的相关博弈更加深化。 

现在,大陆的综合国力远比1989年到2008年5月期间强大,贯彻执行和平统一祖国大政方针更加坚定不移,相关的政策、策略更加完善、成熟。完全可以肯定,在正在进行的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对抗性博弈中,大陆必将赢得更重大、影响更深远的胜利。大陆在1989年到2008年5月期间博弈的胜利,曾促成了其后2008年5月到2016年5月,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第一个顺利推进阶段的出现。可以预料,大陆赢得正在进行的博弈的胜利后,必将迎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又一个更明显、更重大的顺利推进阶段。 

几点结论 

1、发展与统一的关系,是大陆现代化进程中必须面对的最重要问题之一。宣布并开始执行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是处理这一关系最有效、最有利的途径。大陆必将在实现发展与统一的全过程中始终坚持。 

2.从1979年开始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是实现中国和平统一必经的过渡时期。这将是漫长而又跌宕起伏的过程。和平发展进程的基本特点是:基本稳定的两岸相对缓和;快速发展、规模庞大的两岸广泛交流;大陆对台压倒性的综合国力优势,以及坚定不移的和平统一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的强大主导作用。这些基本特点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全过程持续存在,并对过程产生重大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

3.2016年5月蔡在台湾执政后,坚持“台湾是‘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台独”理念、战略和政策,两岸陷于新对抗。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正在进入局部受阻的新阶段。尽管进程局部受阻,但两岸基本稳定的相对缓和继续保持;已经给两岸民众,首先是台湾民众带来重大福祉的两岸广泛交流持续推进。同时,大陆对台湾的综合国力压倒性优势更加不可动摇,贯彻执行和平统一祖国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更加坚定不移,大陆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主导作用更加明显、强大。所以,蔡执政引发的两岸新对抗,不是进程的终止和逆转,而是进程的一个曲折。可以预料,在大陆主导下,曲折终将消除,进程的发展势头终将恢复。 

4、从1949年直到实现中国完全统一,促统与拒统的博弈,始终是两岸关系的基本矛盾。从1979年开始的,作为实现中国和平统一过渡时期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进程的主要矛盾,是两岸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的博弈。这是和平统一成为大陆大政方针和战略目标的必然结果。因为实现和平统一实际上就是实现融合发展,而拒统就必然是以分离发展与之抗拒。这一博弈既可能是非对抗性的,也可能是对抗性的。关键在于台湾执政者与大陆是否有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以及反对“台独”的政治基础和互信。蔡执政引发两岸新对抗表明,两岸正在进行的这场博弈,具有严重对抗性,而且比之前李、陈执政期间的博弈更加深化。可以肯定,大陆必将赢得博弈的胜利。 

【注】:笔者将另撰专文论述两岸的融合发展与分离发展,此处仅对之做最简要说明。两岸融合发展,是在坚持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中国必须统一的基础上,两岸共议统一、共谋发展、共享繁荣,形成两岸命运共同体。两岸分离发展则是,坚持以拒绝两岸统一为前提处理两岸关系,包括两岸的合作、交流。极端拒统的“台独”势力,更是坚持在否认两岸同属一中、坚持“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的基础上,企图以国际准则处理两岸关系,最终实现“台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