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邵宗海叹孙中山思想研究凋零 人才断层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0月23日电  两岸青年学者22日于台北“国父纪念馆”登场的“第二届两岸孙学研究青年学者论坛”同台。“陈守仁孙学研究中心”主任、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邵宗海表示,90年代中后期以后,台湾以孙中山思想和三民主义命名的研究机构纷纷改名,研究孙中山思想的多数学者也相应改行,台湾青年普遍不愿投入孙学研究,人才呈现断层,他希望致力发扬孙中山学说。 

该论坛由台北“国父纪念馆”、财团法人邓丽君文教基金会、文化大学推广“教育部”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两岸关系发展协会共同主办,陈守仁孙学研究中心主任、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邵宗海承办、主持;马英九也受邀出席致词。 

邵宗海指出,他担任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时,首创“孙学研究中心”,是唯一设在台湾大专院校,针对孙中山思想与行谊进行探讨的研究机构。2014年8月3日,以文化、政大、台大等大学博硕士生所组成的“孙学研究种籽队”,每月举行一次学术讨论会,至今仍持续进行,已经超过3年,现在“孙学种子队”主要成员有14人,传承已逐渐看到成效。 

他表示,研究孙学提出看法,应力求多元,因为孙学从当时提出来到现在,已经有100多年,这中间有没有落差的问题,不只是在中国大陆,在台湾也是在思考这样的问题。 

他举例孙学之中的民族主义,孙中山所讲的民族主义,绝大部分是以当时中国的背景为主,所以可能比较侧重在殖民地发展的开始,孙中山觉得自己的国家是比较落后的国家,因此比较多的思考方向,是在于希望国家能够奋发图强,这与西方政治学提出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比较有所不同。 

他指出,更具体的来说,国际政治学里的民族主义分很多阶段,孙中山有提到一个“民族自决”,很多人一谈到这个就会觉得很敏感,可是对孙中山当时来讲,在当时的环境里,孙中山是想要把中国整个脱困,因此必需要从民族主义、民族自决的看法来解决中国的困局。 

他说,到了19世纪,不只一些富国开始产生,也包括一些殖民地的国家开始宣告独立;相较于富国而言、一些比较弱的国家来说,主张的民族主义可能是比较理性的,但谈到要去进占别国时,所持民族主义的论调,可能就会是比较不理性的,这就又牵涉“庞大的民族主义”与“小民族主义”论点,也就是所谓不理性的与比较理性的、具有防御性民族主义。 

“陈守仁孙学研究中心”主任、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邵宗海。(中评社 倪鸿祥摄)

邵宗海强调,因为民族主义实在太复杂了,过去他一直想把孙中山的民族主义融进西方民族主义的论述里,可惜一直无法完成,所以期望能与其他研究孙学的资深学者一起完成。 

昨日的论坛安排三场论文发表会,上午第一场由铭传大学教授、两岸研究中心主任杨开煌主持,广东中山大学孙中山研究所副所长赵立彬以“孙中山与青年为题”发表演讲;下午第二场、第三场进行分组论文发表,分别由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庞建国、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谢政谕、师范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黄城、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李炳南主持。 

论文发表部分,台湾方面分别有“陈守仁孙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冯国豪、副研究员白中琫、唐玉礼,赵任民、助理研究员陆文浩;师范大学通识教育中心老师黄玫瑄;文大“国发与大陆研究所”副教授刘性仁、助理教授李孔智、博士郭萍英、游正钿、博士生顾轩庭、邱启瑗、硕士生傅莹贞;“国防大学”政治作战学院政治系老师林志龙等人。 

大陆方面分别有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彭韬、汪滨、讲师吴淑芳、陈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生平英志、段敏;中山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张建宇、杨琳、硕士生胡锐颖、常璐显、张文杰;澳门理工学院公共行政课程客座讲师董致麟;中山纪念故居文博馆研究员张道有等人。 

两岸、澳门三地的青年学者针对孙中山学说的研究,一起交流心得与看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