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张荣恭:两岸统独对立常态化不利台湾

张荣恭    

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月15日电  中央网路报报道,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张荣恭14日指出,2018年的两岸关系不仅不会比2017年有所缓和,反而将因双方当局南辕北辙的基本立场更加分明,以致台海局势愈趋动荡难安,大陆也将加强开展反独促统,并争取台湾民心,两岸统独对立和冲突会常态化,不利于台湾的安全与经济发展。 

关于两岸关系的趋势,张荣恭从大陆对台政策观察指出,首先是双方当局的立场完全对立。一方面是大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以及“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另方面是蔡英文宣称已尽“最大善意”,无意正面回应一中原则,并拒绝调整“台独党纲”,致使双方当局从国民党执政时期的良性互动,变成僵持互斥。 

蔡英文于2014年在野时即曾宣称,只要民进党胜选,大陆的对台政策就会向民进党靠过来。但事实却非如此,可见误判严重。而且大陆已不容九二共识再有模糊性,着重强调“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显示民进党急进地以“去中国化”为“台独”铺路,引起大陆警觉,以致纵使蔡英文在表述上向一中原则移动,也将被大陆视为言行不一而无改善两岸关系的效果。此一形势使得两岸协商与联系机制没有恢复的可能,今年台湾还是无法出席世界卫生大会,也可能再有邦交国倒向大陆,大陆军机绕台飞行也会更加频繁。 

其次,统一时间表呼之欲出。中共十九大所发布的民族复兴三大步骤是: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2035年完成现代化,本世纪中叶之前成为强国。而到本世纪中叶若两岸仍然分离,所谓强国或民族复兴必遭质疑,亦即国家统一才能算是强国或民族复兴,这就形成了为期大约三十年的“和平统一时间表”。 

张荣恭指出,大陆历代领导人均极重视统一问题,邓小平于1980年曾要求在八十年代“力争”实现统一;杨尚昆于1990年表示对统一问题“着急”,希望尽快统一;江泽民于1998年首次公开使用了时间表一词;习近平于2013年说,两岸的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但是大陆受到客观局限,并未鲁莽行事。如今,强国规划既已明确,兑现的机会亦大,便会加强推进统一,也就是建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要求实现国家完全统一”的意志,以迎接2049建国一百周年。在此之前,两岸的政治谈判必先浮到台面上来,以逐步处理双方政治问题,所以台湾不是到本世纪中叶才会面临政治谈判的挑战。而这个时间表应是就和平统一而言的,并且不能排除提前的可能性,又当一旦发生“台独”或大陆判断和平统一失去希望时,时间表势必随时遭到打破。 

第三,和平发展须以和平统一的途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符合大陆获得区域和平环境以全力自我发展的利益,当然不会被轻易放弃。但是,如果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未能使双方相向而行,甚至是“台独”动向愈趋增长,大陆维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意愿势必受到挫伤,也就是对大陆而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有助于和平统一才有意义,否则变成助长和平“台独”,这是大陆不会妥协的,所以十九大以来,都是并提“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张荣恭说,上次国民党八年执政期间,两岸关系虽步入和平发展的轨道,台湾民众的中国人身份认同却不断减少,主张“台独”的比例也不断上升,应是由于陈水扁“去中国化”、“废统”的后续影响,以及民众在台海和平氛围下,对两岸关系前途的选项较无顾忌。这就使得大陆被迫检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否反而偏离对台政策的目标,从而需要思考如何扭转,加强引导和平发展的方向。结果是蔡英文上任后,各项民意调查一致显示,台湾民众的中国人身份认同都告增加,主张两岸统一者也增加,主张“台独”的比例则下降。研判应是台海局势再趋紧张,以及大陆在与台湾、各国的经济竞赛表现甚佳,促使台湾民众转而谨慎、理性看待两岸关系。这将使得大陆更有坚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信心,并将和平发展与和平统一结合运作。 

第四,以软硬两手反独促统。国民党执政时期,大陆对台政策偏重软的一手,较无理由采取硬的一手;民进党执政后,大陆强调“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在一贯声言“反对”“台独”的立场上,突出了用行动来进行“遏制”的决心,其施展硬的一手的空间随之扩大,包括武力统一的言论在大陆社会相当盛行。 

张荣恭指出,“绝不放弃使用武力”是邓小平在对台政策上,对后代一再叮咛的,以在台湾无限期拒绝和平统一谈判时,对台采取非和平方式。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也就此做了规定。因此,固然经由和平发展以达成和平统一是大陆的首选,然而一旦“台独”的动向跨越红线时,非和平方式就会成为大陆不得不的考量。这是国民党执政时期所不至于出现的问题,在民进党执政后则成了潜在的危机。习近平在十九大重申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并不等于放弃武力统一,而是在“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完全统一”的最高目标下,争取和平统一,但针对“台独”仍保留武统,其所言“绝不允许”的“六个任何”,即为此意,这才是反独促统的全貌。 

第五,面向台湾人民,掌握主导权。大陆对台政策历经“寄希望于台湾人民,也寄希望于台湾当局”,“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至今,大陆各界鲜有认为民进党政府会在没有较大压力下回归一中原则,大陆寄希望的对象便不在台湾当局而放在台湾人民身上,遂有十九大宣布对台湾民众在大陆的学习、创业、就业、生活等,提供和大陆同胞“同等待遇”。 

张荣恭表示,实施所谓国民待遇,多年来是台湾各个工商团体和台商持续向大陆争取的,至于其他许多有利于台湾各界的政策措施,也曾透过两岸协商或国共平台而由大陆释放出来。现在两岸协商停摆失效,国共平台的功能也不若以往,于是原本应该经由双边商讨酝酿的大陆惠台政策措施,转为大陆主动规划、单边行动,从而掌握了对两岸民间交流的主导权。民进党政府对此难有着力之处,陷于边缘化;但若为表现其权力存在而加以抵制破坏,又将违逆工商农渔青学各界与台商的利益,成为两难,却是双方当局失去良性互动后所不可避免的结果。至于在野的国民党,则有必要提振国共平台的机制与效能,以发挥官方所不能及的作用来争取人心。 

张荣恭分析认为,2019大陆将迎接建国七十周年,2020年台湾举行大选,2021为中共建党一百周年,2022年中共将举行二十大,随着这些重要的时间进程,未来大陆反独促统只会增强而不会弱化,使得两岸关系充满挑战性复杂性。而2018年底,大陆将逢1979年元旦“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四十年前呼吁的两岸通航通邮、民间往来、经济交流,现在均已实现,惟商谈结束敌对状况则迄无进展。届时是习近平继“江八点”、“胡六点”之后,进一步发表更加针对性系统性对台主张的适当机会,值得各方高度关注。台湾朝野各自如何因应严肃紧要的两岸关系,将决定他们在台湾政局中的地位及台湾民众福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