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富权:韩国瑜的政治出路是参选桃园市长?

105902904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0月16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已经“久违”的韩国瑜,昨日终于有了“消息”。主持人黄暐瀚昨日下午在脸书发文,提到了韩国瑜的“下一步”,可能是参选桃园市长,他还引用间接的资讯来源说,韩国瑜原团队核心幕僚认为,韩国瑜如果真的还想要参选“直辖市长”,桃园市长是唯一的选项。并说明包含台北市在内,其他县市毫无机会。而且,韩国瑜若空降桃园市还是有胜算。因为现任桃园市长郑文灿做得不错,为桃园市立下了“奥巴马障碍”,接下来的民进党参选人“反而不好选”,这时若国民党派一个“大咖”空降,未必没有胜选的机会。黄暐瀚还引述韩国瑜的前核心幕僚说,如果韩国瑜最后真的选了“二零二二”,也真的顺利当选,那么韩国瑜自然不宜再选“二零二四”。

韩国瑜被罢免高雄市长后,一直低调,绝迹于社会政治活动。既可能是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也可能是在观望方向,寻找最佳出路。

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以韩国瑜的个性,不可能就此埋没“报国”雄心,当然也不忿“空怀一身好本领”而“报国无门”。高雄市长虽然被罢免,但毕竟曾经辉煌过,硬生生地在民进党的大票仓中打入一枚钉子,甚至带契高雄市议会也“变天”。至于“总统”大选一役折戟,有主客观原因。主观原因,当然是被当时的“韩流”所迷惑,但也正因为当时“韩流”正夯,而反衬刚败选“九合一”的民进党更低迷,因而无论是他本人还是“韩粉”,都以为“总统”大位是“垂手可得”,而做出了参选的决定。但讵料此后却“风云突变”,包括蔡英文在香港“黑暴”等议题上“捡到枪”,这是韩国瑜及“韩粉”们在事前都未能预料得到的。倘能“料事如神”,韩国瑜可能就将会像当年的朱立伦那样怯战避战,避过这个“风头”,并乖乖地留在高雄市打拼,兑现承诺并以优异政绩,参选“二零二四”,可能成功率会较高。但既然已经铸成大错,就必须吸取经验教训,以利重新出发。

那么,韩国瑜下一步的最佳位置在哪?此前,曾经盛传他将谋取国民党主席,或台北市长、新北市长。

本来,在国民党现任主席及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有着为了党的选举利益而逐渐“民进党化”的前景迹象之时,作为支持及坚持“九二共识”,主张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理念派”的韩国瑜,参选并争取当选党主席,是一件好事。但在党内“选举派”已经逐渐占了上风之下,即使是当上了主席,要力挽狂澜,扳正航向,可能并非是韩国瑜的强项,或将会感到力不从心。倒不如让可能是有心也有力的朱立伦,来收拾此僵局。或许,韩国瑜将不会参加明年的国民党主席换届改选。即使是有报名参加,可能也是志在参与而已。 

这是一对让人感到不合理的矛盾。按照政治学的原理,政党的最主要功能,就是透过参选政治公职选举夺取政权或议席,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纲领。如果选举失利甚至不参加选举,政治纲领多漂亮也只是一张废纸,根本不存在。但国民党现在却是为了选举而忽略理念,端的是本末倒置。

而韩国瑜不但是“理念派”,而且经过高雄市长选举以至“总统”大选,实践证明他也是一名名副其实的“选举派”。但奇怪的是,韩国瑜虽然很会选举,在国民党内可说是无人可出其右,但却遭到“选举派”的排斥。如国民党的一些头面人物,在最近就颇为排斥韩国瑜,甚至公开发话,不再支持韩国瑜。

正因为如此,明年五月的国民党主席换届选举,韩国瑜即使是参选也未必能当选。而且,朱立伦的“崔护重来”也有可能会面临重重障碍。实际上,日前国民党党团提出两项“准“台独”议案,及党团总召建议党名“去中国”的系列动作,据说其真正目的就是要阻挡朱立伦、韩国瑜,而且还是以前者为主。因此,在此大环境之下,韩国瑜即使是能当选国民党主席,运作起来可能也是力不从心,就是一个党务经费尤其是党工薪资的支应,在新一年度的政党选举补助金发放之前的筹措问题,就很头痛。这可能并非是韩国瑜的强项。

因此,韩国瑜倒不如“趋易避难”,以侯友宜为榜样,参加较有胜算而且也可以独当一面,不受党内“选举派”氛围包围的县市长选举。当然,以韩国瑜的“吨位”,不可能是参选普通的县市长,而应当说“直辖市长”。

在“六都”亦即六个“直辖市”中,高雄市和台南市是深绿选区,韩国瑜胜选的难度很高,而且刚被罢免高雄市长,更不可能吃回头草。台中市和新北市,都是国民党人在当家,而且也将必然会争取连任,韩国瑜不可能“横刀夺爱”。台北市,本来是韩国瑜的“英雄有用武之地”,而且趁着柯文哲难以推出“可赢”的接班人,民进党除了陈时中之外,也没有更理想的人选,尤其是在已经执政,有数千个政务官或公营企业的董座可以酬庸,从而形成“懒选”心理的状态下,可能也没有“大咖”愿意出来选脱一层皮。因此,韩国瑜是有机会胜选的。但似乎是“立委”蒋万安有高度兴趣,而在韩国瑜的心中,“老蒋”和“小蒋”是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的,在此议题上,韩国瑜的“选举”意愿将会服从“理念”的大局。 

那就只剩下桃园市了。对韩国瑜来说,桃园市有两个大“利多”因素。其一是桃园市的政治版图是蓝大于绿,眷村很多,南桃园的客家族群虽然已经松动,但大体上还是支持国民党,只要国民党能推出“强棒”,就有可能会“反转桃园”。其二是民进党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已经连续两任,不能在参选争取连任,而且也有着“更上层楼”的人生规划。而对民进党来说,将难以推出类似郑文灿“级数及特质,尤其是也让国民党支持者讨喜的候选人。这就让可能会受到桃园市在地眷属及国民党支持者欢迎的韩国瑜,大有伸展拳脚的机会。

而且,与桃园市接邻的几个客家县,其县长都是国民党人,并与韩国瑜的关系友好,因而也将能与韩国瑜结成地方执政联盟,在向“中央”争取建设政策及财政时,共同进退,呈现团结力量大的态势,有利于国民党的地方组织建设。

因此,近日韩国瑜的昔日核心幕僚的试探动作,未必是空穴来风。既然如此,韩国瑜就应尽早将其户籍迁到桃园市,并在此深耕活动,与在地民众培养感情,做好参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