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两岸三方二轨对话 关注避免台海危机

105965244

NCAFP举行两岸三方“二轨对话”,讨论避免台海危机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华盛顿12月23日电(记者 余东晖)台海两岸与美国的专家学者最近举行两次三方“二轨对话”。他们虽然乐见拜登当选可能给美国带来更连贯和可预见的台海政策,但对台海形势之严峻甚感担忧。他们呼吁,要避免台海危机,当务之急是建立权威的两岸信号机制,开展疫情后恢复和人文交往合作。 

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NCAFP)召集台湾、中国大陆和美国的权威专家学者,分别于10月和12月美国大选前后举行三方“二轨对话”,讨论如何“避免台海危机,改善信号,减少不信任”。22日发布的这两场“二轨对话”的会谈纪要透露了上述讯息,但主办方没有透露哪些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对话。 

10月举行的第一次对话的重点是,台湾及其周边地区军事活动引发的持续紧张局势,以及美中关系的急剧恶化。当时正值安全和政治局势迅速恶化,与会者谈论的当务之急是避免发生可能升级为公开冲突的事故。 

根据NCAFP亚太安全论坛副主任但若云(Rorry Daniels)撰写的会谈纪要,在对话中,两岸专家对于台海形势的判断不同。大陆专家评估两岸环境“危险”,而台湾专家倾向于形容两岸环境“动态和不稳定”。 

当时大陆专家除了对两岸关系表达的担忧,还对特朗普可能为了连任而在东亚挑起冲突表示严重忧虑。美方专家反对美中军事冲突将有助于特朗普连任的逻辑,并认为,虽然在美国政策圈子里一直存在关于对台战略模糊性价值的争论,但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改变其一个中国政策。 

大陆专家表明,只要“台独”不在讨论之列,和平统一仍是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指导方针。但他们注意到,大陆民众在台湾问题上的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关于动武的公开辩论越来越多,公共知识界对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悲观情绪也越来越多。 

这次会议的主要建议是,各方都应该保持克制,注意他们有意或无意发出的信号,并努力制定一些可以稳定两岸环境的建立信任的措施。 

12月举行第二次会议时,美国大选结果已经水落石出,拜登团队开始组建。与会者仍接受两岸关系不佳和美中摩擦加剧的事实,但谈话内容转向了寻求相互保证和稳定两岸关系的具体措施,尽管这些措施的实施可能依然困难重重。 

美方专家明确表示,在拜登政府治下,美台关系会继续那些令大陆反感的武器销售、美国高官可能访台,以及国会通过决议和其他手段表达对台支持等。美国专家也期望与北京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使得这些决定将直接得到处理。大陆专家仍关切中美战略竞争下美台关系的发展。 

两岸专家探讨如何建立评估两岸政策的模板,锁定新的现状。双方能否向对方提供一份清单,说明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来显示善意并冻结恶性循环,以及彼此的期待?这种交流可以作为一种建立信任的机制,以稳定两岸的安全环境。它将使两岸关系从军事和政治行动转向对话和交流。这也可能表明,目前双方都不寻求尽快解决两岸问题。 

两岸专家都在安全问题上做出了一些保证。一名台湾专家提到了台湾当局否认美国军机飞越台湾上空的说法,并指台湾防务部门淡化美国在2021年进一步出售武器的前景。而大陆专家则指出,“十四五”规划对台湾问题着墨不多,对台仍重点强调和平发展而非统一。一位大陆专家认为,北京在“事实台独”和“法理独立”上的“红线”是明确的,维持现状取决于台湾。双方还讨论了在新冠疫苗上开展合作的可能性。 

台湾和大陆的与会者都认为,两岸关系已锁定于螺旋式下降的方向,尽管在美国大选和当选总统拜登就职之间的这段时间,螺旋式下降的势头似乎有所减缓。要创造必要的条件来阻止螺旋式下降,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如果要实现这一进展,必须限制双方利用紧张局势的现有压力。 

NCAFP会谈纪要总结的这两场“二轨对话”的关键结论和建议是: 

华盛顿-北京和北京-台北之间的沟通完全中断,导致了2020年下半年的重大误解、不信任和误判。安全困境并没有演变成一场危机,但这并不否定其严重性或其迅速重新发展并造成灾难性后果的可能。 

北京和台北的政策立场使重启两岸官方对话变得不可能:北京方面坚持蔡英文政府接受“92共识”或“一个中国”作为对话的先决条件,而台北方面则坚持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举行此类对话。双方之间缺乏信任,使得双方都不愿在克服这一重大障碍方面率先行动。 

当务之急是在没有官方对话的情况下,在军事活动之外,找到一种权威的两岸信号机制。领导层的讲话和公报有时起到这一作用,但往往不够例行或详细,不足以抵御当前事件的逆风冲击。 

在第二轨层面,台海两岸的参与者愿意继续就信号机制进行对话,尽管他们对疫情后海峡两岸人文交流的速度和范围持悲观态度。 

专家们存在乐观情绪认为,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可能通过连贯和清晰沟通的美国政策,为稳定两岸环境做出贡献,同时他们承认不太可能恢复原状。 

在两岸政治僵局和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新的现状必须保护“正和”合作的渠道。应把疫情后恢复和保护人文交往作为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