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石之瑜:民进党空城计与两岸关系的另起炉灶

106020080

中评社台北3月2日电(作者 石之瑜)诸葛亮的空城计只能用一次,再用的话,就像黔驴踢三腿、程咬金砍三斧,立刻会露馅。演滥的空城计如同陈时中的疫苗秀,但这不是他个人问题,像邱太三接任陆委会同样是空城计。会对空城计上瘾,无非懒惰与无能。

满朝空城——没疫苗、没藻礁、没潜艇、没“邦交”、没灌溉、没台美贸协、没第二国语英文⋯⋯,只有空污、介壳虫、震怒的“总统”,跟帮着守空城的1450,他们告诉你城里什么都有。说没有的,都当中共同路人。

不过,看似毫无治理能力,也无治理兴趣的民进党,并未纸醉金迷闲着。他们知道,呼之即来的觉青网军非常廉价,靠他们铺天盖地内宣,便足以掩护从政党员,抢占公营事业,收编民间财产,偶尔还可编造新疆人权迫害文本,消费228大家说故事,敲打国民党的头来娱乐。

回到空城计。民进党没有任何能力转移对大陆的依赖,也没有政策,只有口惠的新南向,而且没有人再当真。

其实,空城计自始为两岸关系注册商标,不是民进党专利。三十年前没有所谓两岸关系的说法,靠军事与经济自立自强,扎扎实实反共图存。俟“台独”成为“国家”目标,两岸关系的概念乃取代反共“国策”。

李登辉就任“总统”时,宣告六年内带大家回大陆,算揭开空城计第一幕。然后,他炮制了当代觉青无缘与闻的“新台湾人”身分,甚至强迫马英九公开宣誓土断,号称自己从此是新台湾人,马还成立新台湾人基金会,表示忠贞不渝。

新台湾人是世纪上末最大泡沫,也是民进党的空城计范本。现在谁还记得新台湾人?扼杀小明们的基本人权唯恐不及,适逢李登辉过世,犹如象征小明们噩梦将至,与新台湾人的彻底灭绝。

南向政策滥觞于李登辉,扁朝重振旗鼓未遂,转而点燃烽火“外交”,他成功仕诱胡志强在马其顿脱衣搏版面,但徒然就是褒姒烽火,在历史回顾中,果然沦为迟早泡沫化的空城计。

陈水扁的经典莫过于迷航之旅,在往返拉丁美洲过程中找不到降落地,甚至必须冒充货机。他的“副总统”吕秀莲则偷渡到雅加达,自鸣得意为“外交”突破,导致各国机场如临大敌封锁她。

从李登辉务实“外交”,到陈水扁烽火“外交”,每次耗费巨资换得的,不过稍纵即逝的国际露脸,究其实为金钱“外交”,涂满一面纸城墙。

而蒋经国时代的实质“外交”,则精打细算地轮番接待三千多名外国学生顾问与“国会”助理,创造十数万名留学生与侨民在美各种方便。相形之下,辉、扁的大手笔充其量落得一个空字。

如今蔡英文又是新南向,又是踏实“外交”,结果第二任还不到,已经没人再谈。前此爆发盖亚那退馆事件,直接揭穿踏实“外交”要靠美国强行推销。

蔡的空城计变本加厉,因为她本来就不相信任何努力,连博士论文、学位、升等著作这种学术界死生大事,她都吊儿郎当,搪塞过关。这样一个懒惰无心,却好处占尽的个性,碰到“台独”的空城计文化,竟是天作之合,所用不出·陈时中、陈吉仲这等级的懒官。

她跟陈时中双簧绝妙无比,两人发言都爱故弄玄虚,语焉不详。因为有了贪图小利的1450网军捍卫,在城门前拨粪撒尿,旁人退避三舍,他们就大胆地把空城计当万灵丹,甚至指鹿为马。

何以廉价受利用的网军觉青不能自拔?他们住在城内,身体感受一清二楚,最怕听到、看到自己的虚构的憧憬破灭,在自己在捍卫的海市蜃楼城堡外,麻木不仁。

他们才是空城计主要的受惑群体,最恐惧看到城内真相。他们的魂不守舍具体而微反映了苏贞昌、王定宇、陈亭妃的心理,愈是看似霸气,愈是透露恐惧,也就愈是时不我与地掠夺搜刮,还恨不得城内人都消音。

可见,对内治理的空城计与两岸关系的空城计,是一体两面。两面都空,等于哪里也不准你看。网军用霸凌枪口对着你:不准动,不准看,不准问。

问题是,自己人总要动吧?走私洋烟、掩护亲信、抢占频道⋯⋯。网军觉青互干的事正在发生,有的是针对性的争权夺利,有的是擦枪走火,谁第一个抢到反中反华的制高点,就以为自己立于不败。

反中反华是空城计,陈时中靠这招屹立不摇,但已成为民进党内列强的对象,不是老百姓胆大包天敢忤逆他,而是空城很容易拆穿,只要有网军觉青保护的都党政高层不怕,何况他们一清二楚有没有疫苗、潜舰、藻礁、空污…;有没有走私、搜刮、包庇、输送利益…。

美国当然不是台湾出路。美国如果叫台湾与对岸开战,我们连说不的可能都没有,因为我们的主权是空城计。大陆也不是出路,因为台湾对大陆高度依赖,尤其“台独”关系户各个在对岸狡兔三窟,恐怕揭穿台湾主体性更是空城计。

连空城都已四分五裂,817网内互打引信已点燃,羽扇纶巾便可分赃窃“国”的爽日子,因民进党独大而矛盾地难以为继,同志间已彼此不饶。说穿了,没能力也没意愿治理的人,必须不断斗争,似乎这正昭告两岸关系出路所在,是另起炉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