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美突拉高反中调性 柯畊宇指美国有三大目标

106033196

前“国防”大学战争学院战略教官、中华亚太安全治理学会理事柯畊宇认为,美中外交峰会前,美国拉高抗中基调,有测试盟友忠诚、回测自身实力与垫高谈判筹码等多重用意。(中评社 高易伸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3月16日电(记者 高易伸)美中两强即将在本月18日于阿拉斯加举行外交峰会,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防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昨日联名投书,拉高抗中基调。前“国防”大学战争学院战略教官、中华亚太安全治理学会理事柯畊宇接受中评社访问认为,老政客拜登对外交事务熟稔,绝非特朗普可比拟。美国已意识到当前号召力今非昔比,因此在拉帮结党前须先“测试盟友”,搞清楚谁仍忠诚;并藉机回测美国实力;顺势拉高对陆谈判筹码,可谓一举数得。

柯畊宇表示,18日登场的美中阿拉斯加外交峰会,刚好在布林肯提出年度“国家安全”战略规划草案”及大陆两会之后。美中都有意在此刻见上一面。他认为峰会目的其实是一次“预防外交”,美中彼此要再次确定、风险控管彼此的红线。

柯畊宇,1959年生,退役上校。陆军官校72年班、““国防”大学”“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硕士、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候选人。柯为退役上校、曾任““国防”大学战争学院”战略教官、现为中华亚太安全治理学会理事、高雄餐旅大学兼任讲师。

为何认为这场阿拉斯加峰会会是美中之间的“预防外交”呢?

柯畊宇表示,以美国过去的性格、心态,敲定的事情鲜少有反悔或取消的。但今年1月时任美国驻联大使克拉芙特(Kelly Craft)一度确定访台,却临时取消,这背后定有不寻常的美中角力。

柯畊宇说,美国从来没有这么孬过,如果克拉芙特的专机起飞后没受到很强的压力是不会折返回去的。美国国务院最后的理由应该只是个“下台阶的藉口”。虽然美中都没说,但从行为分析上去探求美国过去对中东或苏联的态度,还是可以发现端倪。

柯畊宇判断,媒体揭露的内容恐怕是真的!也就是解放军当时曾透过热线有过激烈交涉,陆方严正告知美方无法容忍克拉芙特访台,此举违反“美中三公报”并损害中国主权。并主张该专机若访台,将派战机跟随并随其进入台湾领空以宣示主权,若遇军机阻拦将不排除开火,最终美方退让取消行程,避免了一场可能的擦枪走火。

此外,柯畊宇还说,内蒙的16个飞弹发射井以及运20改的长程加油机,也都在告诉美国,大陆现在已经有实力把目光放到关岛、放到美国本土上了,这代表“中国已经要跨出第一岛链”,美国是约束不了中国的。

看来美方对中国的崛起也非常担忧,甚至不惜武力对抗中国?

柯畊宇指出,布林肯提出年度“国家安全”战略规划草案”总计25页,其中有16次提到中国,且提到“中国”的次数远多于俄罗斯等国,中国俨然成为美国现在及未来的最大对手。

怎看18日在阿拉斯加举行的外交峰会,以及可能谈及的“台湾议题”?

柯畊宇表示,中国大陆外长王毅近期重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两岸必须统一,也必定统一”、“一个中国是中美外交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三点讲的够硬了,但这绝对会摆上阿拉斯加的对美会议,只是最终中美如何谈判与交换,目前还不知道,但“被出卖的一定是台湾”。

柯畊宇表示,早在两三年前就有人警告民进党政府要想办法赶快跟对岸谈,结果民进党不要“一国两制”、不要“九二共识”,却又提不出个“新论述”来面对两岸关系,而最终结果很可能会沦为“让别人帮台湾定位”、且“利益亦是留给别人去帮台湾谈”的结果。

台湾如何评估美中2+2峰会的谈判内容的好或坏?

柯耕宇说,“以不可预期获得之利、欲抵销可能立即产生之害”是战略上所犯最大的不智与错误。2+2峰会如果美中彼此看待、重视“预防外交”,那会议在未来就会定期召开。如果双方有情绪性反应,或彼此谈判破裂、兜不拢,可能就没有下一次。站在“中华民国”立场,他当然希望美中外交峰会可长可久,定期沟通且彼此了解底线,这对台湾是比较有利的。

柯耕宇表示,阿拉斯加会谈究竟是美国比较想谈或是中国大陆比较想谈,大家不妨去观察观察。如果美国拜登政府不管中国,只想自己蛮干,那就不会有阿拉斯加这个会谈。但现在这会谈敲定了,且全球关注,就代表美国也不想轻易跟中国发生冲突。至于中国大陆也不是要跟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地位,但中国想迫使美国在亚洲进行“部分权力转移”,告诉美国“不要在亚洲搞这么硬”的企图心也是明显的。

美国国务院3月10在官网发布,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3月18日将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晤。布林肯将于15日到18日访问日本东京与韩国首尔,18日与杨洁篪等人会面,19日返回华府。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15日刊出奥斯汀与布林肯的联合投书。两人表示将寻求“重振美国与友邦及伙伴的关系”。两人写道“我们的联盟就是我军所称的‘战力加乘因子’(force multipliers),有联盟可比没联盟达成更大的成就。“地球上没有国家拥有与我国类似的联盟和伙伴网络”。忽视这些关系将构成巨大战略错误。运用我们的时间和资源来改造、重建联盟,以确保盟友关系尽可能稳固和有效,这么做是明智之举。;一旦盟友团结,反击中国挑衅和威胁的力量会更强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