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两岸重磅学者谈两岸关系:越来越严峻复杂

中评社北京9月28日电(记者 张爽 徐梦溪 实习记者 王嘉航)第六届京台学者共研会26日上午举行主旨发言,来自两岸的四位学者就近期两岸形势作出研判,他们认为,在疫情、中美关系、民进党当局阻挠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两岸关系有一些正面的发展,但仍面临一些非常严峻的挑战。今后一段时间,台海形势会矛盾越来越聚焦,对抗越来越尖锐,局面越来越复杂,出现各种可能性,包括战争的可能性、谈判的可能性,都会增加,而且有可能交替出现、相互交织。

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建民表示,观察最近整个局势,两岸关系有一些正面的发展,也仍然有一些非常严峻的挑战。两岸关系的正面发展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9月25日国民党主席选举, 四位参选人都聚焦两岸关系,这是他们最重大的议题,而且每一位候选人都肯定了“九二共识”,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发展。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跟台湾的民意改变有关系。

第二,新冠疫情暴发阻碍了两岸人员往来,但两岸的经贸交流比以前更为畅旺。根据中国大陆海关总署公布的去年全年两岸贸易总额,中国大陆从台湾的进口第一次超过了2000亿美元,较前年增长超过16%。去年中国大陆向台湾出口超过600亿美元,增长了9%,台湾对中国大陆的贸易顺差超过1400亿美元,这都是空前的记录,表明虽然台湾执政当局对两岸关系做了各种不同的限制,但两岸民间交流、经贸交流、人文交流等都是挡不住的。

第三,孟晚舟女士回到中国大陆,表示中美两国尤其是美国方面对现阶段美中关系是有一些期待的,在某一些领域他们是希望可以合作的,尤其是在气候变迁等议题上。

赵建民也指出,展望未来,两岸关系的挑战还是比较多。第一,国际形势已经出现了根本的变化。欧洲、亚洲对台湾支持的声音都开始增加,比如要求改变代表处的名称、要求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声音都同步增加。

第二,在农业方面,今年2月,因为台湾凤梨出口中国大陆受到限制,最近又有释迦、莲雾,台湾执政党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两岸既有的疫情、交流管道、协商管道都不足,“我个人向国民党的两位前主席,包括刚刚当选的主席都提出,希望他们带领台湾的农会、泛蓝县市首长一起到中国大陆就农业问题谈一谈,这是国民党做得到的非常好的事情。”

第三,现在两岸网络上民众的意见都非常激烈,虽然人数很少,但对两岸民意造成很大负面冲击。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所长杨明杰认为,两岸关系最大的挑战来自于“魔鬼”,是台湾当局随魔而舞、随魔共舞。魔鬼既有外魔也有心魔。外魔是国际社会,特别是在美西方国家,反华势力依然有很大的活动空间,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而且在战略理念上,这些国家用冷战的概念套用目前对中国大陆崛起的应对,将把台湾拖向一种更危险的境地,一些西方反华势力感觉应该把台湾纳入到更宽广的领域、更长的时空当中,对大陆在地区、国际方面进行消耗,甚至对抗。但要看到,大陆方面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包括强大的能力是不会动摇的。两岸如果没有“九二共识”这个政治基础,而要去谈新理念、新机制,就是痴心妄想了。

杨明杰说,另一个就是心魔,包括台湾当局和一些“台独”势力,甚至包括一些并不属于“台独”势力,也不在台湾当局中,而是在政界、学界、经贸界中开始出现“绿化”的现象,他们对国际形势误判,认为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会给“台独”以及抗拒统一的语言提供更多机会,认为大陆的发展有可能遭受外力的胁迫挤压,遇到大的挑战,甚至出现问题。他们感觉有“护国神山”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居高临下地面对大陆,就可以加入所谓的共同链当中来制服大陆。这种心魔更可怕。 

“从国际角度来看,大国之间的博弈永远不会摆脱国家利益的约定和规则,也不会为所欲为地突破国际现有机制框架,否则会走向更加危险的地方。所以在对于台湾政策的表态上,即使是拜登的国安团队,也是两根线,也强调不能突破一个中国政策的底线。所以很多国际媒体担心台湾会成为最危险的地区,某种意义上危险的责任方是台湾当局的态度,如果随魔共舞的更厉害,危险程度会更高,危险的时间也会更短。”

杨明杰说,其次,台湾当局对自己的实力过分高估,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全世界芯片稀缺。但是他们没有看到整个国际供应链不是仅仅由芯片决定的,而且在芯片出现短缺的同时,各方都加强了研制,包括国际合作。所以幻想的神山不是山,可能会飘走不在你的手中。

杨明杰指出,两岸之间今年前8个月贸易增长了31.8%。大陆的社会发展进入“三新”阶段,对外部商品包括服务的吸纳非常大。两岸之间如此,国际层面也是如此。今年前两个季度,外资对大陆投资增长了22%,所以单单想靠所谓自己的实力来和大陆抗衡,也是不行的。

淡江大学副校长王高成表示,美国从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后,采取的是逐渐更强烈的遏制中国的政策,而拜登政府上任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他特别强调,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对中国采取的是竞争加遏制的政策。这两任总统其实都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这个战略跟奥巴马时代不一样,奥巴马时代是重返亚太,但是亚太再平衡战略里面台湾的角色其实是很模糊,没赋予太重要的角色。

王高成说,与特朗普相比,拜登做的更积极,认为台湾是一个重要的伙伴,包括台湾具备民主的价值,同时在地缘政治和科技供应链上都有相当重要的角色,所以拜登政府采取的是积极拉拢台湾以遏制中国的政策。

王高成说,拜登没有改变一个中国的政策,但是从行政部门已有的一些作为上来看,即使一个中国政策名义上没有改变,但实际上内涵却似乎不断在改变当中,也就是说美台实质关系是不断上升的。在美国这一政策的影响之下,原本就采取亲美抗中政策的蔡英文政府获得了更大的鼓舞。

王高成认为,但是从底线上来讲,拜登政府不会支持“台独”,因为拜登政府也不断强调,不希望和中国从竞争走向冲突。如果美国支持“台独”的话,一定会导致两岸、美中发生冲突。过去小布什政府在跟中国的互动中,为了中美共同的大局利益,对于“台独”一些比较偏向挑衅性的举动还会加以遏制,但是现在拜登政府虽然不会支持“台独”,但是在美台关系的发展上,以及蔡英文的一些做法上,其实是并没有特别限制会对两岸关系产生负面影响的作为。

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副会长孙亚夫表示,如果理性地分析,对当前台海形势复杂严峻程度,可以有一个实际的判断。

孙亚夫说,台湾民进党当局不会放弃“台独”分裂立场,不会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并且已经走到了实现“台独”目标的边缘,如果再跨出一步,搞所谓“台湾国家正常化”,也就是用法律手段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即“台湾法理独立”的最后一步。这使得台海形势从内里是十分紧张的。同时,民进党当局知道,它如果跨出这一步,就将点燃战争的导火索。它还会进行各种“台独”活动,尤其是要争取国际社会承认或默认台湾是一个国家,但在没有得到美国首肯之前,它还不敢迈出实现“台独”的最后一步。

孙亚夫认为,美国拜登政府认为我们是“最严峻的战略对手”, 而且是唯一有能力系统性挑战美国的对手,对我们进行全方位战略遏制。其中最具危险性的是,从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包括纠集他的几个盟友,利用台湾问题对我们进行威慑,实际上已经走到实行战争边缘政策的地步。同时,美国面对我们日益发展的力量,包括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下不了决心与我们大打一场。也就是说,美国很难轻易跨出最后一步,包括主动放“台独”出笼,挑起台海战争。

孙亚夫指出,总的说,当前一段时间台海形势复杂严峻,坚持与冲撞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与图谋“台独”、反对外来干涉与外来干涉的较量持续进行,持续呈现紧张状态。着眼于今后一段时间,台海形势会矛盾越来越聚焦,对抗越来越尖锐,局面越来越复杂,出现各种可能性,包括战争的可能性、谈判的可能性,都会增加,而且有可能交替出现、相互交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