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人堂 > 正文

董卓:光靠枪杆子是保不住政权的

1

如果说“三光政策”是鬼子的发明,恐怕董卓会有意见,一座繁华的洛阳城不就被他“烧光、杀光、抢光”的吗?人类的暴虐,并非自希特勒开始,并非自南京大屠杀开始……

他一度号称“健侠”,一度在讨伐贼寇中立下汗马功劳,而且颇有心计,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大饭桶与杀人犯——第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是他,而非曹操。少帝被毒死,献帝被绑架……以为军权在握就可以胡作非为了,世上总有一个王允在行动啊!

如果他讲点民主……

董卓 (138—192)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岷县)人。东汉末年少帝、献帝时权臣。官至太师、郿侯。原本屯兵凉州,于灵帝末年的十常侍之乱时受大将军何进之召率军进京,旋即掌控朝中大权。其为人残忍嗜杀,倒行逆施,招致群雄联合讨伐,但联合军在董卓迁都长安不久后瓦解。司徒王允设反间计,挑拨董卓大将吕布杀死董卓(貂蝉是《三国演义》虚构的人物,而吕布早已受王允离间)。据说董卓死后,被暴尸东市,守尸吏把点燃的捻子插入董卓的肚脐眼中,点起天灯。因为董卓肥胖脂厚,“光明达曙,如是积日”。《三国志》作者陈寿评曰:“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宋人苏轼诗曰:衣中甲厚行何惧,坞里金多退足凭;毕竟英雄谁得似,脐脂自照不须灯。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