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企业资讯 > 正文
    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stnn.cc),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成就有温度的公益,蒙牛携手冠军“回老家上堂课”

  还记得4年前的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吗?当80多位动物“演员”亮相,这些鲜灵的绵羊、马匹、鸡、鹅、牛、牧羊犬错杂登台,整个伦敦碗化身为一个田园牧歌式的大舞台,英国人用自己的创意表达了他们对运动与乡村的理解。奥运与乡村此刻,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联系起来。

  来到2016年,又一次进入了奥运年,我们看到另一种让奥运和乡村发生关联的方式:2016年,蒙牛邀请赵蕊蕊、焦刘洋、杨威等这些奥运冠军回到自己的老家,为家乡的孩子们上一堂课。以奥运精神为内核,蒙牛开展了4年的“我回老家上堂课”乡村公益教育正与奥运缔结出一个饱含温暖的奇妙连结。

  更快一点——乡村公益教育不能等

  奥运是速度的竞技场,更快是奥运精神内核。焦刘洋,这个用“更快”要求自己的90后女孩,不断突破新世界纪录和自己的极限,在泳坛名将中不断突破,超越自己,最终成为国人津津乐道的蝶后。

  再快一点,同样是乡村教育的发展需求。毋庸讳言,在城乡差距巨大的现实面前,乡村教育也面临很大的挑战。根据2015年底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5》显示,2009年我国尚有乡村义务教育学生1.55亿,5年之后,这个数字就降到了1.38亿。一部分孩子是跟着父母进城了,但还有相当一部分孩子,因为大规模的撤点并校和父母外出打工等因素的影响无奈辍学。一组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小学的辍学率是5.99‰,2011年就上升至8.22‰。“留不住人是关键,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在一次探访河南嵩县乡村教育的考察中,德亭镇黄水庵小学的一位老师以切身经验感叹道。

  城镇化也许是乡村教育最终的解决方案。但在转型过程中,乡村的孩子们等不起,他们不应该成为转型的“牺牲品”。学校撤并有时不能为乡村义务教育的城镇化问题提供解决,反而会让那些孩子们承受更大的学习成本。于是,在国家付出了大量努力之外,一些爱心企业也自发地组织起来,为乡村教育的发展和孩子们的未来贡献自己的力量。

  今年6月,“最快”蝶后、奥运冠军焦刘洋来到的广东省连南瑶族自治县油岭老排教学点就是这样一所小学。这个寨子里唯一的小学于2008年被撤并,孩子们不得不每天多花2个多小时,往返与山上的千年瑶寨与山下的油岭新村教学点。直到2013年教学点宣告恢复,但这个现有17名孩子的小学也因此元气大伤。

  2016年6月24日,焦刘洋应蒙牛“我回老家上堂课”邀请,“游”进了千年瑶寨油岭老排。“大家平时都怎么游泳?来,跟着我把手抬起来——向前伸!”尽管孩子们的普通话还不太熟练,但感情的交流是相通的: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孩子们就眉开眼笑,跟着焦刘洋姐姐用心地学起来。或许下一次,他们再去山下的小河里游水时,就会戴上姐姐送的泳帽,就会想起来她教过的游泳动作,就会想起那个最快的蝶后姐姐曾经教过他们的点滴。

  2016年6月24日,焦刘洋在千年瑶寨油岭老排亲身指导,给孩子们上游泳课

  更高层次——“陪伴”乡村孩子的精神帮扶

  每一个在做乡村公益教育的人或企业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乡村教育,或者说乡村孩子们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2015年,在全国的1.38亿乡村学生中,61.58%为留守儿童。而据最新发布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在全国留守儿童中,29.4%的孩子一年能见父母1-2次,15.1%的孩子则一年都没有见过父母。

  当很多人还停留下给乡村孩子捐物捐钱的物质阶段,蒙牛和她的伙伴们想得更深远,做得更多。比起物质帮扶,他们认为孩子们更需要的是更高层次的精神陪伴。于是,“陪伴”,这个有温度的词汇和力量,成为了“我回老家上堂课”的核心。

  2016年4月,昔日的女排当家花旦赵蕊蕊作为第五名参与“我回老家上堂课”的奥运冠军教师,来到江苏省盱眙县鲍集镇中心小学观淮教学点,为一年级的孩子们带来一堂筑梦课。“你们要好好学习,坚持不懈,一定能够成为奥运冠军,成就自己的梦想!”当孩子们以绘画的方式把自己的梦想表达出来,赵老师鼓励孩子们道。有一个小男孩给赵蕊蕊印象深刻,那个孩子有语言障碍,只能说简单的词语,赵蕊蕊就陪在他身边,与他一起绘画梦想。就在赵老师教其他孩子画画时,有个孩子突然指着那男孩叫道:“老师,他流鼻涕了。”赵蕊蕊就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帮他擦鼻涕,小男孩羞涩地笑出来,靠在赵蕊蕊的怀里。

  2016年4月15日,赵蕊蕊来到江苏省盱眙县鲍集镇中心小学观淮教学点,给孩子上了一趟绘画梦想课

  温暖,是“我回老家上堂课”从创立之初就蕴含的力量。

  2012年,在一次活动中有感于乡村教师们的坚持与孩子们对未来的渴望,更准确地说,是“被孩子们纯真的眼神打动,被他们纯洁的心灵所震撼”,蒙牛总裁孙伊萍女士发起了“我回老家上堂课”乡村公益教育活动。这个因感动而生的带着满满温情的公益项目,抱定了“用一点一滴的努力让更多人关注乡村教育,让更多乡村孩子受益”的初衷。“我们选择的学校,并不以贫穷或富有为标准,而是看他们是否对未来怀有希望和向往。我们希望帮助那些渴望成长的师生们。”蒙牛CSR总监吴福顺在一次“我回老家上堂课”的活动中这样说道。

  每年,孙伊萍都会去往一所学校,做当年度“我回老家上堂课”活动的揭幕者。

  2014年5月8日,孙伊萍在湖北恩施柳林荒教学点给孩子们上课

  更强体系——完整帮扶措施成人达己

  更强,是奥运精神的又一核心,也是蒙牛希望孩子们能拥有的精神。

  2016年5月,“最强”体操奥运冠军杨威来到的胡家拐小学。杨威用他一如既往的耐心,陪着孩子们学习什么叫做坚持,又和他们一起在双杠上玩耍,甚至蹲在地上给孩子们当跳马。一个孩子智力稍逊,杨威就格外重视他的感受,不停给予鼓励,甚至在双杠上做起了高难度动作,并表示把这个动作献给那个努力的小男孩。不仅是言传,杨威更有身教。一个孩子在跳鞍马时特别从容地跳过去,但当支撑物换成同学时,他就怎么也不敢跳过去了。杨威就一次次鼓励他,要他坚持下去。试了一次又一次,孩子终于跳过去,杨威不禁大声喊出来:“漂亮!你看,你可以的!”

  “更强”还在于“我回老家上堂课”的体系建立。时至今日,经过多年演进,“我回老家上堂课”已经拥有社会名人回老家上课、大学生支教、教师培训、资源共享、幸福礼单、交换卡路里等众多有针对性、系统性、精益化的公益措施,成为一个完整系统的公益平台。

  为了让更多人关注孩子们的成长,蒙牛邀请了大学生们参与到支教活动中来。亲身参与了赵蕊蕊活动的北师大支教学生林博娇说:“参加完这次活动,我真的想去需要我们的村小支教几年。每个大学生都应该参与这样的活动,为祖国的乡村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实际上,她的研究生学长学姐们,已在一年前就分赴贵州、新疆等地,为那里的孩子们送去更久的陪伴。

  这还不是蒙牛希望的终点。公益不是一个人或企业做很多,而是每个人都来做一点,蒙牛信奉这样“点滴幸福”的努力。“我回老家上堂课”公益项目下的“交换卡路里”活动就是这样一个号召全社会参与的公益活动。就在今年8月,“交换卡路里”活动将再次开启。这一次,蒙牛将联合知名运动平台咕咚,联手打造线上线下的“交换卡路里”公益微跑活动。只要完成10公里的长跑活动,爱心人士们既可健身,又可将消耗的卡路里都将折合成牛奶,送到上述三位冠军走过的小学去,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同时,为了鼓励他们,蒙牛和咕咚也会为他们颁发公益奖牌,还提供各种可供抽取的惊喜大奖。

  2016年5月19日,杨威回到老家仙桃给孩子们授课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对很多乡村的孩子来说也很无奈。先天条件的限制让他们成为弱势的一方。与蒙牛一起的社会力量正在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用温暖的陪伴让这些孩子们的世界变得更精彩。

  公益事业不需要口号,需要踏踏实实的行动和专业的力量。4年来,蒙牛已联合了108家公益伙伴,邀请92位名人参与其中,走过了600多所乡村学校,为10万名乡村孩子送去陪伴和帮扶。蒙牛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乡村教育公益的路上已经走得足够远,足够坚实。对于“我回老家上堂课”未来的构想,孙伊萍说:“蒙牛集团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扮演公益事业平台的搭建者、实践者,为更多大山里的孩子圆求知梦想。”

  “更快、更高、更强”不只是奥运的精神,也是“我回老家上堂课”的初心。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参与“我回老家上堂课”等一系列乡村公益教育活动,让孩子们收获知识、享受陪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