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还敢在地铁偷窥么?韩欲对偷窥者实施化学阉割

外事儿的同事前段时间揭露了北京“地铁色狼”这个群体,他们猥亵、偷拍女性,然后堂而皇之地建群“交流心得”。

人人厌恶偷窥者,在其他国家也一样。

据《韩国时报》前两天的报道,韩国国会近期有望通过一项法规,将对利用隐形照相机或摄像机进行偷窥的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

啥叫化学阉割?

即通过注射雌性激素等药物使性罪犯失去性欲。

韩国近年来偷窥现象不断增加。

《韩国时报》的报道称,涉及隐形相机的性犯罪从2011年的1523例增至去年的5185例,占所有性犯罪的20%。

但也有人反对对偷窥狂进行化学阉割,称成本太高且涉嫌侵犯人权。

事实上,韩国已经有针对性罪犯进行化学阉割的法律。

2010年6月29日,韩国国会通过“化学阉割法案”。法案自2011年7月开始实施,韩国也由此成为亚洲第一个对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

不过,韩国目前的化学阉割只适用于性侵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罪犯。

韩国对性罪犯实施化学阉割,与其性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国情”有关。

韩国最高检察厅发布的《2011年犯罪分析》显示,2010年,韩国的性犯罪案件平均每天发生54.6起,其中,不满13岁的儿童遭遇性犯罪的平均每天3.2起。另据《韩国警察白皮书》的数据,韩国2011年性犯罪案件高达2万375件,比前一年增长了11%。

发生在地铁的性犯罪案件也持续增长。

韩国国土交通部和铁道特别司法警察队的资料显示,2015年在地铁发生的性犯罪案件有413件,而2011年为159件,5年间增长了2.6倍。

案件频发点燃了公众的不满情绪,要求政府完善相关法律的呼声从未停止。

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注意到,韩国影视行业拍摄了不少根据性犯罪真实故事改编的影视剧,推动了韩国立法的进程。

这些影视剧中最有名的当属电影《熔炉》,讲述了光州聋哑学校的一位美术老师揭露该校校长和老师对在校残障儿童实施性暴力的故事。这部电影直接推动了相关法律(名为“熔炉法”)的制定。

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头疼不已的韩国政府推动了一系列性犯罪相关法案的制定和修订。

2000年,制定《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熔炉法),将性侵儿童罪犯的个人信息公开。

2007年,制定电子监视制度相关法律,为刑满获释、缓刑或假释的性犯罪者佩戴可以追踪位置的电子脚环,对其进行监视。

2008年,将有恋童癖等特殊性癖好的人作为治疗监护对象。

2010年,制定了针对性暴力犯罪者进行性冲动药物治疗(化学阉割)的相关法律。

不过,对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的立法进程并非一帆风顺。

2008年,随着电子监视制度的建立,将化学阉割合法化的议论曾一度中止。直到两起恶性案件的发生。

2008年9月,韩国安山市一名8岁女童上学时被一名50多岁的醉汉拖进厕所后进行殴打和性暴力。2010年3月,韩国釜山一名女中学生被奸杀。

两起案件给韩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最终推动了化学阉割相关法案的通过。

如果这次新的法案再获通过,除了针对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性罪犯,只要犯人有再犯的可能性,强奸、强奸未遂以及偷窥罪的罪犯都将接受该惩罚。

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注意到,除了韩国,丹麦、挪威、芬兰、瑞典、德国、美国等都有针对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的法律。

1929年,丹麦制定阉割相关法律,是欧洲国家中最早将外科阉割合法化的国家。但是,由于很多人批判刑罚过于残酷和不可挽回而被废止,1973年起改为化学阉割。

1996年,美国加州对化学阉割进行立法,成为美国第一个将化学阉割合法化的州。该州法律规定,对13岁以下的儿童实施两次以上性侵害的惯犯如果要申请假释的话就需要“化学阉割”。

2012年,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化学阉割的相关法律,将对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实行化学阉割。

不过,韩国对性犯罪者实行化学阉割是强制的,其他多数国家是犯人自愿的。

总体来看,各国似乎逐渐形成敞开大门拥抱化学阉割之势。可是,化学阉割真的有效吗?难道没有副作用吗?

有研究显示,接受化学阉割的罪犯的再犯率为8%,说明确实有效果。但化学阉割由于可能对罪犯造成身体和心里上的创伤,也是备受争议。

比如一贯开放的英国在这件事上就十分谨慎,没有直接将其合法化。

历史上,就出现过因化学阉割而造成的悲剧。被誉为“现代计算机科学之父”的图灵因性取向犯法,被强迫化学阉割,最终不堪忍受屈辱而自杀,年仅41岁。

来源:外事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