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大学生暑期当志愿者照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

(原标题:大学生暑期当志愿者专门照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

大学生暑期当志愿者专门照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志愿者和孩子们一起在社区书屋里。

行动者:郝佳宝大一学生

社区:杏花岭区坝陵北街社区

8月10日起,坝陵北街社区在社区书屋办起了暑期托管班,专门“收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每天上午开放两个小时。

15日上午9时30分,托管班已经来了10位小学生,有的写作业,有的看课外书,个个安静、专注。当天值班的是大学生志愿者郝佳宝,她在西南林业大学读书,暑假回来听说招暑期托管班志愿者,立即报了名。上岗后,她发现这个工作远不止看管小孩那么简单,还需要有耐心、有亲和力。每次来的孩子不固定,有的爱学习,有的贪玩,有的安静,有的闹腾,她得把秩序维持好。没事的时候,郝佳宝就在书架上找几本自己喜欢的书看看。

坝陵北街社区的牛巧青主任说,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放了假,家长顾不上管,孩子们要不没完没了地在家看电视、玩电脑,要不骑上自行车在马路上乱晃,吵吵闹闹,既不安全也不文明。所以,社区就办起了托管班,把孩子们组织起来到职工书屋待着,收收心。说着,牛巧青举了个例子,辖区有家卖老豆腐的,家里有两个十来岁的女儿,一放假,这俩姑娘就在马路上玩,特别危险,自从来了托管班,安全多了。

“那个男孩特别爱学习,但苦于家里没那么多书,他只好去超市蹭着看。”牛巧青指着看郑渊洁童话的男孩说。男孩叫王永健,父母开了个水果店,她每次去买水果,大人就跟她说孩子待在超市看书不回来,“我把书屋里的书拿了一本送到他家,他爱不释手,知道有暑期托管班后,他就来了,刚开始不好意思,这几天习惯了,每天早早就来了。”

说完,牛巧青拿出一份名单,上面是她摸底回来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名单:权家乐,女,10岁,父亲卖早点;李凤卿,女,10岁,父亲意外身故,母亲打零工,暑假无人照料;康晨阳,男,8岁,父亲患心脏病刚做手术,母亲打零工,由爷爷奶奶照看……“辖区这样的孩子很多,有了暑期托管班帮忙看管,家长们就放心了。”牛巧青说,坝陵桥小学的老师们也会过来帮忙,指导孩子读书,有针对性地答疑解惑,“王丽娟老师特别认真,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志愿服务,孩子捣蛋,她就一脸严肃地说, 别说话,我现在是老师。 这一幕让我十分感动。”

记者离开时,看到一位老人拄着双拐在社区外面徘徊。见到牛巧青,这位老人热情地打招呼,“孩子被我们老两口惯坏了,在家无法无天,社区办了这个托管班,我们省心多了。”

行动者感言

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多一点关爱,这是全社会的呼唤,但做暑期托管班志愿者之前,我对这个倡议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口号层面,真正接触到这些别人眼里的 “熊孩子”,我才发现他们原来是那么纯真可爱,求知欲那么强烈。

学校要求我们假期做三件好人好事,回家前,我和同学们打扫了学校操场;来这里当暑期托管班老师是第二件;最后一件好事我计划去献血。现在看来,学校希望我们利用假期,体会帮助别人的快乐。来这里读书的孩子们大部分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他们比城市的孩子更需要关爱,而最好的关爱,就是给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暑期托管班的建立,不仅为孩子们提供了学习、阅读的场所,也给了我们这些放假回家的大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的机会,真是一举两得。

来源:《山西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