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离婚现场妈妈一口咬向法警!15岁女儿一句话让人心酸

曾经执子之手,最终没能走下去。如果离婚纠纷最后还闹上法庭,言语和过节就像一柄柄利刃将双方投掷得千疮百孔。正是在执行了这样一起离婚案件后,杭州临安法院年轻的执行法官冯伟强,一直忘不掉那对冤家暴吵时角落里女儿恐惧和哭泣的眼神。

他在案结事了之后,想了又想,提笔给这对曾经的夫妻写了一封信……

信中有好几段话戳中泪点——

即便没有了感情,也算给交情留几分余地!毕竟你们风雨同舟也走过了十几载,女儿也是你们的见证,人生没有重来,旧时过往也抹不去,没有必要彻底地掰清谁对谁错,孰是孰非。缘分尽了,就放过对方,更要放过自己。

签和解协议那天,他们的女儿在角落里哭

两夫妻走过了将近20年的婚姻,有一个15岁的女儿。感情出现裂缝有好几年了,互不相让,一点就着,吵着吵着觉得实在没意思了,今年离婚。

临安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女儿由女方抚养,前夫每月支付500元抚养费,并对半承担教育费、医疗费,房屋归女方,女方需支付房屋折价款31万元给前夫。后因女方未支付房屋折价款,被前夫申请强制执行。

就这样,案子到了执行局冯伟强法官这里。

冯法官今年32岁,是今年参加临安法院全国选调法官时刚到临安法院的,此前他在安徽担任过六七年的法官,处理的案件以婚姻家事为主。对于感情的官司,他觉得能调解还是尽量调解吧。

打电话,见面聊,当事人的分歧冯法官逐渐清晰。女方说自己是临时工,31万给不出,而且对于自己失败的婚姻怨气满腹。冯法官先劝她,这个是生效判决,如果一直不支付,法院还是可以拍卖的,房子也许会升值,对你来说,这样不划算。

再做男方的工作,要不抚养费这些就算一次性给付吧,在女方要给你的房款里折掉,这样女方这一笔还能少出点。

做了将近20天的工作,双方都答应来签和解协议。

纵然千叮万嘱,在执行局调解室见面的他们还是一点就着。法警上前要把几乎要扭在一起的两人隔离,女方极力挣扎,咬伤了法警的背,扭伤了法警的手指。

这个时候,有个姑娘上前拦了一把,冯法官这才发现,问到,你是?

女方说,“我女儿”。

吵架的男女被隔离,那个身形单薄的姑娘一直在角落里哭,她恐惧地问法官:“你们要把我爸爸妈妈带去哪里?”

“缘分尽了,就放过对方,更要放过自己”

因其暴力抗法的行为严重阻碍执行公务、扰乱办公秩序,女方被处以司法拘留15天。

拘留期间,冯伟强法官还去看过她两次,情绪明显好起来了,对法官难为情地笑笑,“是我不好,太激动了”。

和解协议顺利签署,女方的一部分执行款也交至法院。

对于一起执行案件来说,已经结束。但是,冯伟强法官说,他还是经常会想起那天15岁的姑娘面对父母争吵时的模样。

所以,他决定写一封信——

法律是冷静客观的存在,但我们的执行是有温度的。本次执行案件到此结束了,但你们的情绪也许还在继续,内心的结也许还没打开,你们以及你们的女儿对家庭离散的事实和未来的担忧仍然存在,因此,作为本案的执行法官,我有些话还是要对你们说:

作为几面之交的当事人,我想告诉你们,确实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缘无分之事常有,无情无义之事不可为,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没有了感情,也算给交情留几分余地!毕竟你们风雨同舟也走过了十几载,女儿也是你们的见证,人生没有重来,旧时过往也抹不去,没有必要彻底地掰清谁对谁错,孰是孰非。缘分尽了,就放过对方,更要放过自己,给过去一个微笑,留未来一份期许。看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亦或女儿的情面,各退一步,财利乃身外之物,给对方最后一次情至意尽,也算对自己的全新未来的一个交代。

经历此事,她内心深处的深切感受,也许你们都不曾深知。在她心里的第一反应并不真的在乎你们所争执的抚养费、财产分割等等这些,而是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家没了,从此爸爸一个家,妈妈也会有一个家,而自己显得如此“多余”,以前的家虽然伴有争吵,但她有着落,而以后她害怕连自己小小的情绪和感情都没有了寄托,所以此刻,她需要你们!需要的不是你们的钱和物,而是就算勉强理解了你们分开的理由,但也不至于最爱她的两个人反目成仇,见面剑拔弩张,为一点赢利争的面红耳赤。

……

他说,我觉得现代人碰上了婚姻危机

此前,冯伟强在安徽宿州做过好多年法官,在基层法庭的四年里,他接触的大多是婚姻家事纠纷。

年轻的法官说,这几年做下来感触很深很深。小小的乡镇法庭,一年百来个民事官司,有70%是离婚案。2015年,2016年,离婚案的数量不断翻番。

“我觉得是现代人遇上了婚姻危机”,冯伟强说,都是感情裂缝,出现矛盾,大家不是想着修复,而是满腔都是他或者她的不对,越想越气,无法冷静,选择逃避,冷处理。这是一个快速的时代,大家都想着从对方身上找问题,思路路径都是“对方有错——我不跟你过了”,然后一拍两散,像割去肿瘤一样解散婚姻,“这是不对的”冯伟强说,说到底还是家庭责任感不强。

很多夫妻都在婚姻里强调自己的伤害,往往忽略了孩子的感受。

就像那个15岁的女孩后来跟冯伟强说,以前父母也吵架,但是还在一个家里。现在他们不在一起,对我来说,家就没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很难,也很幸福。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