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老人孤独去世 五子女被判刑

去年5月下旬,四川绵阳市平武县斗叩镇先锋村村组干部到贫困户张顺安老人家中走访时,发现其已在家中去世。

2018年9月13日,四川绵阳市平武县人民法院以涉嫌遗弃罪公开审理了五名子女因未履行赡养义务导致老人在家中去世的案件,一审判决儿子张某有期徒刑两年,判处被告人女张某乙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判处被告人女张某甲、女张某丙、女张某丁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生命最后一刻 陪伴老人的只有孤独

2017年5月27日早上,80岁的张顺安老人被人发现死在家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张顺安去世后,被埋在了老屋柴房的后面,大大小小的石头垒起一个一人高的坟包,没有墓碑。

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张顺安一直独自生活在老屋里。据豆叩镇派出所走访了解,最后一个见到这位老人的,是村里的民兵连长。为了照顾行动不便的张顺安,先锋村村委会的干部们两人一组,排了个值班表,轮流去他家中烧饭打水,简单地收拾一下屋子。闲时每天都去看看,忙起来就隔天去一次。

△张顺安的老房子

2017年的5月25日,民兵连长像往常一样烧好水,在锅里留下了足够吃两天的米饭,跟躺在床上的张顺安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5月27日早上,下一位轮班的村干部再次推开老屋的木门时,看到张顺安仍然平躺在床上,四肢伸展,已经停止了呼吸。他们无法确定从25日到27日,他究竟是哪一天去世的。

“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没有儿女给他送终。”负责办理此案的豆叩镇派出所邓警官说,“从2016年到2017年,老人住院了大概有6、7次,他的子女只来探望过两次。”

去世前老人曾住院 但却“独自出院”

从2014年起,张顺安成为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他没什么大病,但上了年纪,身体总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毛病。他的肺不大好,腿脚也渐渐不大灵便,有时候还会脑供血不足。

前年他摔了一跤,村里人把他送去了医院。他的骨头虽然没断,却从那之后,健康情况越来越糟,到最后,他眼睛看不清了,耳朵听不清了,生活也已然不大能自理。

张顺安最后一次住院是因为肠胃问题。他为了感谢村干部对他的照顾,专门买了一条猪腿,想送给村干部。但村干部没要,让他自己留着吃。

一条猪腿十几斤重,张顺安只有一个人,吃得很慢。他家里也没有冰箱,到后来,猪腿放得太久了,张顺安吃坏了肚子,腹泻不止。村干部打电话把他几个子女叫来了,他们连夜把他送去了镇上的卫生院。

入院的第一天,是三女儿陪护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是小儿子陪护,其后“再无子女看护”。在去世前一周左右,张顺安“自行出院”,回到了他深山里的老房子,最终独自死去了。

老人离世前“寻求法律援助起诉子女”

张顺安离开这个世界后,五个子女终于凑齐了一回,安埋了他。但他们没想到,父亲在离世前把他们告了。

△庭审现场

去年年初,张顺安到豆叩镇的司法所“寻求法律援助起诉子女”,要求他们履行赡养义务。镇政府门口有4级台阶,并不高,张顺安想走上去,却又摔在了台阶前。楼里的工作人员赶忙扶着他进去坐下,他歇了很久才缓过来。

当时在司法所工作的戴晓玲看到了这一幕,张顺安的案子也是由她负责的。此后的几个月里,她不断拨通老人五个子女的电话,想把他们都叫到一处,商议老人的赡养事宜。电话打了很多次,直到她听说老人的死讯,关于赡养的商谈都没能组织起来。

老人生前脾气差 与子女关系生疏

对于这场官司,老伴赵秀抱怨,老头子“死了都不让子女安生”。

张顺安脾气差,和村里人、和子女关系都处得不好。就连在庭审当中,证人也提到了这件事,“确实也是整个村都晓得”。

他住在卫生院里,就骂护士给他打针打疼了。同屋的病友帮他打饭不合他口味,他也要骂。村里曾经集资修路,他到村委会拍着桌子骂,不肯出钱。

他年轻时因带人闹事,劳改了8年。离开家的时候,他的小儿子才3个月,等他回到家,孩子们都已经大了,与他也生疏了。他的脾气越发不好,时常发火,甚至曾把儿子的头打破过。他把自家的地都租给别人种了,日子将就着过。

警察在走访时还听说,早年间他的大女儿找了个上门女婿。后来,老头子把女儿女婿都给骂走了,说他们吃了他的用了他的。最终,他所有的子女都离开了他的身边,连老伴儿也搬走了。

赵秀离开老屋是在2010年。那时,二女儿听说母亲又被父亲打了,眼睛都肿起来看不到路了。于是她下定决心,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住下了,一住就是七八年。

△赵秀如今和二女儿住在一起

只要亲子关系还在 赡养仍是子女的责任

在一审法庭上,五子女的辩护律师称,张顺安生前,子女没有尽到赡养责任,他自身也是有一定过错的。但审判长认为,这个案子主要讨论的是“这十年里五被告对被害人张顺安的赡养情况”。

同村的禹大娘不赞同张顺安把子女告了,她说起当初张顺安“打老太婆”的场面,那时候,赵秀时常“穿得像乞丐一样”。她也和村里其他人一样,对张顺安全家都有几分同情,也很难说清是谁对谁错。

但她也觉得,一个老人这样子孤零零的死去,还是不应该的。想了一会儿,也只能摇着头叹气:“说不清楚。”这也是大多数当地人对这个案子的感受。在司法人员心目中,情感的归情感,法律的归法律,即便有种种情绪堆积在这个案子的背后,按照法律的规定,只要亲子关系还在,张顺安仍然是子女们的责任。

维护“独居老人”的权益

而在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里,张顺安不是唯一的独居老人。这些深山中的村落很少看到聚集在一处的房屋群,一户户人家零零星星撒在山坳里,从一户走到另一户,往往都需要爬十几分钟的山,房屋之间被林木相互掩映,每一间房子都显得孤零零的。

在9月13日的庭审后不久,平武县人民法院印发了司法建议书和调研报告,其中专门提到了“针对遗弃老人、留守儿童的违法犯罪行为”。

“据了解,全县各个乡镇遗弃老人事件是有存在……农村里,许多老人没有读过书,不懂法律,且年迈身弱,对子女拒绝赡养自己的行为有心无力,政府工作人员的存在显得尤为重要,应当及时排查出此类情况,经劝解无效的,应及时帮助老人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调研报告中写道。

来源:中国青年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子女 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