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没房娶妻难 丈母娘撑起的土地财政将走向何方?

原标题:丈母娘撑起的土地财政将走向何方?

如果城里没有房,媒人连家门都不愿意进。

《中国企业家》近日报道说,丈母娘们正成为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一大推动力。报道说,进城农民结婚购房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推动力,在城里买房成为很多农村地区相亲乃至结婚的必要条件。农村姑娘择偶条件是要求对象在城里有房,如果城里没有房,媒人连家门都不愿意进。

《中国企业家》报道的是河南等省发生的事,事实上,笔者所在的甘肃,也是同样情况。现在,农村青年谈婚论嫁,男方除了要准备丰厚的彩礼外,还要在城里买房子。如果男方在城里有房子,就有竞争优势,如果在城里没有房子,则很难讨到媳妇。城里的房子几乎是农村青年男女婚配的标配。为了在城里买房子,农村青年男子全家也是拼了全力。二三十岁的男青年自然要在外面打工挣房钱,他们五六十岁的父母也要外出打工给儿子挣房钱,他们或许已经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还要在农村务农,用辛苦种植的粮食蔬菜和养殖的猪羊鸡鸭补贴儿孙们。

农村男子在条件不具备的条件下,全家人奋不顾身地打工挣钱在城里买房,主要原因是农村适婚人群性别严重失衡,男多女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男性比女性多3000多万人,而农村的男女失衡现象更加严峻。《半月谈》近日报道说,春节前夕,《半月谈》记者走访了冀南不同县区的9个农村,适龄男女青年比例失衡问题不同程度存在:9个村的男女比例均在2:1到3:1之间,最严重的甚至达到了4:1。严重失衡的性别面前,婚姻市场完全是女方市场,由女方提条件。有能力满足女方条件的可以谈婚论嫁,而没有能力满足这些条件的,则可能被淘汰,再也找不到媳妇。这种情况下,农村三代人为城市的房子而奋斗,虽情非得已却已司空见惯。说是丈母娘推动了城镇化进程,丈母娘成了城市土地财政的推手,并不完全是玩笑话,它有相当的真实性。

男女性别严重失衡,女方主导的结婚条件就是男方必须在城里购买住房,这为观察和解释目前的城镇化、房地产市场和土地财政现象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数年前,有一份流传很广的报告,将甘肃省的一些城市列为鬼城,认为这些城市的房价严重高于当地居民的购买能力,供过于求,存在极大的泡沫,很快就要破裂。但多年过去了,这些城市的房价没有崩溃,房子也没有滞销,而且价格还在上涨,新楼盘还在继续开工。专家的预测为什么失败?收入不高的中小城市的房价为什么坚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预测中没有考虑到性别失衡迫使农村青年支撑起了中小城市的住房市场,成为接盘侠。农村人口是中小城市住房的巨大消费人群,而且这种需求是十分刚性的。他们有些人直接购买新楼房,有些买不起新楼盘,也要购买城市居民的二手房,而出售了旧房子的城市居民则又购买了更好的住房。因此,尽管这些城市人们收入不高,但房价不低,且房子卖的不错。

前些年,不断有人呼吁立即开征房地产税,给地方政府提供一个稳定的财政收入来源。论者认为,中国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已经难以为继,土地收入很快就会枯竭,只有开征房地产税可以替代土地出让金,让城市政府不至于财政枯竭坐困愁城。但这些年的事实证明,土地出让金不但没有像论者预料的那样很快枯竭,近些年反有剧烈反弹和大幅度增加,这恐怕也是没有充分考虑到农村性别失衡对城镇化和城市房地产以及土地财政的影响。让我们看历年来的土地出让金数字:2014年4.29万亿元,2015年3.37万亿元,2016年3.7万亿元,2017年5.2万亿元,2018年6.5万亿元。近日中国经营网也报道,皖南大别山深处的宿松县新近出让的两宗地块,合计成交地价接近8亿元,远超地方税收收入。这样疯狂的地价,被报道称为是“中部县城楼市样本”。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为什么中小城市的土地还能够逆势上涨卖那么高的价钱?这后面一定有丈母娘的推手。

农村适婚人口性别失衡的局面不可能短期改变,丈母娘对城市土地财政的影响可能持续存在。如果经济正常发展,农村人口背井离乡能够找到打工的机会,那么,这种状况可能会继续下去,城市的土地财政也会继续下去。但如果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挣钱的机会少了,怎么拼命也买不起城里住房的时候,城市的土地财政恐怕也要出现变数。

从这个角度看,一定程度上说,土地财政是中小城市在过度地向农村抽血,而农村适婚青年的性别失衡则加剧了这种趋势。如果农村适婚青年性别比例协调,婚姻市场不是女方市场,那么,农村男青年就不会面临如此巨大的进城买房的压力,是否跟随城镇化进程进城买房,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综合权衡。而在性别严重失衡婚姻市场完全向女方倾斜的情况下,农村男青年没有选择余地“被城镇化”,加重了生活压力,也助长了城市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这种“被城镇化”的罪魁祸首之一是人口性别失衡,如何解决这个难题,非常考验各级政府的能力。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