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亲历者回忆致11死珠峰“大堵车”:路过尸体不敢看

原标题:亲历者回忆致11死的珠峰“大堵车”:路过尸体不敢多看

两侧是峭壁,前方是排成长龙、缓慢挪动的登山人员,脚下则是海拔8800米,只能勉强容下一人站立的窄道,前进举步维艰,后退同样艰险。

当地时间23日10点零9分,谭海(化名)登上顶峰,在山上待了10分钟。此时,离22日的珠峰南坡“大堵车”事件,过去不到几个小时,谭海从上往下眺望,已经看不到排长队的登山队员身影。但他知道,长眠的人,就在雪地里。

天色微微发亮,50岁的谭海看见路边,横躺着一具尸体。尸体头埋在雪堆里,躯干外露。谭海不敢多看,匆匆跟上队伍。他慢慢感到,自己在接近死亡。

这是5月23日,湖南人谭海和中国队友正在珠穆朗玛峰北坡上冲顶。就在前一晚,在山峰另一侧的南坡上,超过200名攀登者排队超过3个小时,在等待中,有人陆续死去。

媒体报道称,截至27日,“大堵车”致死人数上升至11人,8人在南坡遇难。

01

回到山底

同行者里有人哭了

当地时间23日10点零9分,谭海登上顶峰,在山上待了10分钟。此时,离22日的南坡“大堵车”事件,过去不到几个小时,谭海从上往下眺望,已经看不到排长队的登山队员身影,但他知道,长眠的人,就在雪地里。

珠峰的北坡位于中国境内,南坡位于尼泊尔昆布地区。

谭海爬的是珠穆朗玛峰北坡。其第二台阶,是登顶者的鬼门关。近乎直立,4米左右的峭壁是通往山顶的唯一途径。

往年,珠峰有8至10天的窗口期,今年明显缩短,只有5月21日、22日、23日3天。

23日凌晨1点,谭海和队友从珠穆朗玛峰北坡的C3营地(海拔8300米)出发。走到第二台阶时,队伍发生缓慢的移动,最后形成近一个半小时的“堵车”。

大风里,谭海感觉手脚很冷。庆幸的是,他准备了足够的氧气罐。在标配的5瓶氧气瓶上,谭海选择再加3瓶,以备不时之需。氧气瓶的作用就体现在这些时刻。

当人被堵珠穆朗玛峰的半空,冷风带走等待者的体温,氧气瓶里的氧气极速减少。如果没有足够的补给,在漫长的等待中,人很快会因缺氧,被带走生命。这是22日南坡多人死亡的首要原因。

下山返程时,谭海再一次见到尸体。此时白昼大亮,陡峭、无尽的山峰一览无遗,谭海感觉有些恐高,腿脚发软。

走到山脚,他和队友得知,山上,有人因技术不当,被保险锁挂在半山腰上。至此,他们从专注的攀登运动中回过神来,想起稍有差池,便是性命之忧。

站上平坦的地面,谭海的同行者中,有几人哭了起来。

02

天气等因素导致“堵车”

谭海是湖南一家集团的董事长。

因为信佛,2018年,他觉得受到某种指引,要登上珠穆朗玛峰。2018年期间,他先后在5月、6月和9月,拿到6000米、7000米和8000米的登山证。之后,立马报名珠穆朗玛峰,在今年5月,完成登顶。

谭海是第二个登顶珠穆朗玛峰北坡的湖南人。12年前,湖南人徐江雷在2007年首次登顶。

作为一名登山老炮,对于珠峰“堵车”,徐江雷认为天气是客观因素。窗口期的明显缩短,让登山者猝不及防。

“今年登山人数和往年差不多,都是800人左右。但往年有8至10天时间冲顶,平均每天80至100人,现在缩短到3天,日冲顶人数暴增。”徐江雷说。

徐江雷透露,尼泊尔的入门门槛低,也是主要原因。北坡难度大,费用高,限制多,而南坡的管制更宽松。

“从没登过山都可以上山,只要你愿意花钱。”

其次,南坡费用比北坡低。此次,谭海花费48万元登顶,据他所知,南坡的费用不到一半。陪同登山的向导,也因珠峰的“平民化”,涌现越来越多经验不足的夏尔巴(尼泊尔当地居民)上山服务。

来源:“潇湘晨报”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