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网红村”年营收超十亿元 模仿者们咋就不灵了?

原标题:“网红村”年营业收入超十亿元!模仿者们“复制粘贴”60个小镇,咋就不灵了?

特色小镇的概念始于2014年,此后几年,全国各地特色小镇层出不穷。陕西袁家村特色小镇远近闻名,五一假期四天,袁家村就接待全国游客将近70万人次。

看着袁家村火了,十里八乡的乡镇也开始了一场复制袁家村的行动,据不完全统计,仅陕西一个省就有60个类似袁家村这样的民俗小镇。它们也能继续火吗?

简单模仿将特色小镇推入泥潭 

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官厅村 

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官厅村

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被列入省级文化民俗型小镇名单,镇上有两个民俗村,一个是袁家村,一个就是官厅村,两个村子距离不过1000米。

2016年5月1日,官厅民俗村隆重开业时,作为陕西省美丽乡村文化旅游的新代表,主打关中民俗文化和唐文化旅游,开业当天十分热闹,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官厅民俗村开业时场面 

官厅民俗村开业时场面

然而,三年过去,虽然是周末,烟霞镇官厅村大部分的店铺都大门紧闭,十分冷清。《经济半小时》记者在景区里走了大半天,仅有一个正在营业的超市,此前经营的商户一个个都走了。再往景区里面走,地上到处散落着建筑垃圾,一块牌匾横躺在地上,大手笔投资打造的民俗村无人光顾。礼泉县旅游局局长陈浩认为,后来的民俗村都是模仿袁家村,没有历史文化底蕴,同质化严重,属于盲目打造。

 景区里散落的建筑垃圾 

景区里散落的建筑垃圾

袁家村目前已经成为礼泉县民俗特色小镇建设中的一面旗帜。袁家村年游客接待量超过600万,营业收入超十亿元。一个酸奶合作社一年营业额超过两千万,一个豆腐脑小摊一年能卖到上百万,每位入股的村民每年还可以获得分红,2018年入股村民的收益率达到了91%,比如有的村民一万元入股了粉条合作社,年底就拿到了9100元的分红。

袁家村 

袁家村

但模仿者的生意并不好,有的开了一段时间就冷清下来,还有一些民俗村甚至刚刚建成还没开业就直接关闭了。

2015年建成迎客的礼泉县东皇村东黄小镇现在可以用荒凉来形容。和官厅村一样,也是家家户户大门紧锁,两条小吃街空无一人,头顶的灯笼和店铺标识已经破烂不堪。有一间小吃店还开着门,但门的周围布满蜘蛛网,显然已经废弃很长时间。推门进去,地上摆着一口大锅,酱油和醋的调料瓶在地上横躺竖卧。

破败的东黄小镇 

破败的东黄小镇  

距离袁家村8.5公里的前山村民俗旅游景区武将山情况也十分类似。一进景区就能看到“粉汤羊血”和“驴蹄子面”的牌匾,还有两个挨着的“酸辣粉”,这些也都是袁家村里的网红小吃。再往里走,街道上的小吃门店和地上的水渠都和袁家村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大部分商铺都已关门歇业。

陕西省礼泉县武将山 

陕西省礼泉县武将山

就在记者来到小镇上不久,一位自称是景区投资方的赵老板出现在记者面前开始推销店铺,他介绍说,他曾在武将山投资八千多万元建成如今的规模,现在招租方案是经营两年之内免租金,只需交水电费用,但即便这样还是招不到商家。赵老板说,武将山景区已经建成三、四年,但是一直都没有正式开张营业过。最初招来过四十多个商户,后来又都走了。

武将山招商宣传彩页 

武将山招商宣传彩页

陕西特色小镇层出不穷,但再没能复制出一个像袁家村这样生意红火的民俗村。

眼下正是周末,袁家村的游客摩肩接踵。一家网红酸奶店顾客络绎不绝,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卖掉200瓶酸奶。

挤满游客的酸奶店 

挤满游客的酸奶店

同样是民俗村,同在一个小镇,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境遇。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秘书长冯奎认为,特色小镇的作用在于促进地域乡村经济发展,所以特色小镇需要有它内在的生命力。如果违背特色小镇的发展规律,一哄而上,就违背了特色小镇发展的本源和初衷。而特色小镇的建设也应该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从而走上健康、良性的发展之路。

这里因《白鹿原》红极一时 

如今总占地1200亩、投资额3.5亿元的项目经营惨淡!

上世纪九十年代,陈忠实的《白鹿原》获得茅盾文学奖,后来还拍成电视剧,白鹿原这个名字也从此闻名全国。而在当地,短短数年间,就催生了三家以“白鹿原”为主题的特色乡村旅游项目,分别是白鹿原影视城、白鹿仓景区和白鹿原民俗文化村。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

陕西省蓝田县人民政府官网上显示,白鹿原民俗文化村位于西安市蓝田县滨河西路,总占地1200亩,投资额3.5亿元,是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三级重点建设项目。文化村2016年5月开业,三年过去,景区店铺大门紧锁,到处空空荡荡。与2016年开园时的火爆场面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曾经的火爆场面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曾经的火爆场面

现在,村子里是一条又一条空荡荡的小吃街,没有民俗体验也没有所谓的休闲度假一体的文化旅游胜地,偌大的景区连个人影都没有,300多家店铺大多关着门。

网上关于白鹿原民俗文化村的体验评价也吐槽说:这里地方不大,全是人为建造的景观,白鹿原的相关内容没看见,反而像是到了小吃村。景区里不是酸奶,就是粉汤羊血,要不就是炸麻花和饸饹面,而且价格偏高。在游客发表的评论照片中可以看到,白鹿原民俗文化村在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就已经非常冷清。

网友评论

这里的保洁人员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白鹿原民俗村就是在他们村的基础上改造的,但景区开发后,不允许原来的村民参与经营。招商过来的都是外面来的商户,这些商户来自五湖四海,很多根本不会做地道的关中小吃。游客们在这里体会不到关中的民俗,景区很快就沉寂下来。从一日游变成半日游,最后不来游。最初来这里开发旅游的是陕西渭水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但是现在又将这个民俗村转手给其它公司,无人知晓接下来这里究竟何去何从。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 

白鹿原民俗文化村

2016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三部委提出到2020年,计划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的小镇。如今三年过去了,各地特色小镇遍地开花。但有些特色小镇由于缺乏特色,经营出现困难,为此国家发改委强调,特色小城镇要优胜劣汰、有进有出、及时调整。

半小时观察:

特色小镇应该是一条完整的生态链,从根子上说,它不能只是一个商业项目,而应该是一个生活社区,其核心并不是“镇”,而是“人”,要营造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关系,得靠独具特色的人文环境来吸引消费者。特色小镇是产业的,也是生态的,说到底是生活的。国家倡导的“特色小镇”是一种地方经济新的发展模式,新的生活空间,新的社会理念与社会实践,特色的地域文化,才是真正吸引游人的核心。在自己的村子里,简单地去复制别人的特色,最终是会被消费者抛弃的。这样的道理,需要产业经营者引起注意,也需要地方政府把好这个脉,引导好特色小镇真正的发展。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