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公益这一桩国人心愿 他们用技术实现

原标题:这一桩国人心愿,他们用技术实现

“如果每个人自愿拿出1块钱,那就是14亿”——类似的话,国人常讲,也喜欢讲。

不过,真正使之愈发趋近现实的,倒是一些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小玩意儿”。

2014年,ALS冰桶挑战赛从北美漂洋过海,国内多位科技大佬、娱乐明星接连应战,数日之内为“渐冻人”等罕见病群体筹款逾百万;2017年,“小朋友画廊”刷爆票圈,36张自闭症患者画作与移动互联网绑定,几小时过后,资金募集破了千万。

有人说这个年头,连做好事都要跟上时代风驰电掣的脚步;互联网+公益,大概可算是其中最电光火石的瞬间。

ALS冰桶挑战赛ALS冰桶挑战赛

这几年,在科技和文化的赋能之下,“屏幕”与“指尖”轮番松动了人们对做公益这事儿的认知界线。

比如,在手机端阅读平台上“捐”出阅读时间,就能为乡村孩子送去学习用书;在音乐运动电台中贡献跑步里程,即可为贫困母亲投去关怀。

“造化钟神秀。”

以年轻一代热衷的动漫为媒介,融国漫人物与皮影、泥塑、疆绣、刻纸等非遗项目于一体,上能为非遗文化博关注、求传承,下可为老一辈手艺人创造收入;而在“王者”中打造“长城小兵IP”一朝功成,这头刀光剑影,那头则为长城文化聚起不少人气。

2015年,中国迄今最大的民间公益日——腾讯99公益日落地。一时间,王者荣耀、手机QQ、微信等国民级互联网产品被深度叠加进公益宣传;品牌塑成三年之后,2018年99公益日共计2800万人次参与、募捐善款8.3亿、覆盖5498个公益项目,让多少年来“全民公益”的国人心愿真正得偿。

“变化的不仅是数字,更是民众的生活方式”,腾讯主要创始人、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陈一丹聊得通透。

其实这些年在中国,公益话语的转变并不突然。从老话儿里讲的“扶贫济困”,到汶川、玉树的灾难救助,再扩展到科学、教育、体育文化事业与环保——公益的概念从“救济”发展到“现代公益”,其直接结果除了建立起以市场为主配置资源的现代慈善体系,还使社会组织、个体等多元主体有序参与进了社会治理。

不管是通过捐赠,还是经由社会公共服务,公益颇低调地揽下了继市场和税收后“第三次分配”社会资源的江湖地位。

在社会治理的意义上,好的公益,就是从情感渲染走向理性持续,连接起尽可能多的人和组织,形成更为高效的社会网络。

中国社会捐赠总量变化趋势图(1981-2017)中国社会捐赠总量变化趋势图(1981-2017)

“公益天生就有动人之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逐步转向政府主导之下、充分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的现代公益形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公益迎来了爆发期,“希望工程”、“春蕾计划”应运而生。

但从社会捐赠总量来看,民间公益的发展,直到互联网时代,才从螺旋式上升蜕变为直线式迅猛增长。

2005年,中国网民数量突破1亿;2006年,搜狐上线中国首个公益频道;2007年,国内第一个互联网企业发起的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

汶川地震痛彻人心的灾害面前,被称为“民间志愿精神”的“草根”力量伴随着互联网红利呈指数式增长。当年的网络快速捐赠通道,短时内募集善款6000万元,“互联网公益元年”的大幕由此拉开。

“民间力量参与南方冰雪与汶川地震救灾”入选“2008-2018中国公益慈善十年十大热点”“民间力量参与南方冰雪与汶川地震救灾”入选“2008-2018中国公益慈善十年十大热点”

此后,淘宝公益、新浪微公益等众多网络捐赠平台陆续兴起;2013年的雅安地震,移动互联网助力之下的新生代公益网红“移动捐赠”,踏上了全民普及之路;到了2014年,用户捐赠行为形态上的体验式公益、行为公益、社交化公益“百花齐放”,惊艳四方。

去年,民政部依据《慈善法》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为全国1400多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万余条,网民点击、参与超过80亿人次,募集善款总额逾30亿。

中国互联网慈善历经十年飞跃,真正实现了在全球互联网公益范畴内的“弯道超车”——很难想象,一种主体多样、跨界合作、持续发挥作用的公益生态在如是迅疾的时间线索内、稳稳当当地落了地。

当下,“移动”场景早已让捐赠门槛近乎为零;其中尤为“先锋”的行走捐、阅读捐、积分捐、虚拟游戏等募捐形态,正引来互联网募捐的下一波接力者——80、90甚至00后。

在各种“现代化”的提法中,“人的现代化”从来都是最难的;但中国互联网公益成绩单中的关键,也恰在于此——“大事小事靠政府”的襁褓被戳破,作为更加高级的社会心理和行为方式的“公益精神”,朴素、常见如每位同胞的衣着。

把公益落于随手可及处,“玩着玩着”,民政部发了声——互联网慈善的“中国样本”正在形成。

图源: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图源: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

如今,互联网公益的热潮“燃”到了全国多地。

截至8月中旬,全国已有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通过慈善会、妇联、红会、团委、残联等系统,发起网络募捐倡导和动员。

有业内人士预计,今年的99公益日(9月7日-9日),数千万爱心网友将通过互联网平台自发参与公益慈善,捐赠总额预期超过10亿元;腾讯公益平台上,数以万计的扶贫类公益项目也“蓄势待发”。

在广州,“善城汇爱”活动被发起,公益日到来之际,全体市民、商家、企事业单位将一齐推动“人人慈善为人人”的全城筹款。

在陕西,省慈善协会以发动包村扶贫单位为重点,围绕“扶志”与“扶智”,精心设计“爱心超市扶志”、“脱贫激励计划”、“扶智助学”等计划项目。

在“网络慈善GDP”备受瞩目的湖南,去年公益日仅长沙一市慈善会筹集6500万元的惊人战绩还未淡去;今年,省民政厅、慈善总会继续加足马力,数十个项目箭在弦上——深化“万企进千村帮万户”、助力脱贫攻坚。

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和创新应用,已经为服务业、制造业、农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争取了大幅优势;而“指尖公益”带来的启示则是,“数字化助手”的使命,将远不止于产业助推。

据粗略统计,腾讯公益平台近年累计逾5万个筹款项目中,有超过90%针对扶贫和乡村振兴议题。

一个叫“为村”的平台,覆盖了全国29个省区、认证村民超过250万,俨然成了提升乡村治理水平的样本:在“数字村”里,村务公开、村民培训、看新闻、做生意、甚至联络感情,都在一触之间。

让数字红利能够惠及广袤国土上的每一个人,这梦想,已不光是听着酷。

互联网慈善覆盖各类公益慈善议题互联网慈善覆盖各类公益慈善议题

“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工具其实已经不是中性的了,并不是独立于人和社会被设计出来的”,《经济学人》中文版主编吴晨如是讲。

如果说“Do not be evil”曾经是谷歌一代互联网公司的科技伦理,那么马化腾口中的“科技向善”,则象征着互联网圈子内一次理念的重生。

靠着技术和轻资产,互联网公司一度上演过财富与罪恶交叠的变奏。魏则西事件爆发后9个交易日里,百度股价有8天都在下跌;滴滴安全事件令其估值下跌近百亿美元;更有APP“嗜好”偷听、企业用AI监控员工……

有个段子讲,一个疯子把5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正朝他们驶来。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问题是,另一个轨道上也同时被疯子绑了一个人。

在自动驾驶时代,机器也会面临同样的局面。技术的框定者——人,需要怎样的预见性与底线,才能止住电车?

2018年起,国内多家互联网企业集体进入对科技伦理的反思。

在消极的意义上,“向善”是公司对问题的不回避和主动担责;积极点看,科技与数据的“向善”则包含了前所未有的“野心”:如何将数字红利回馈大众,用科技之力助力公益和整个社会的转型?

“牛刀杀鸡”,当然能杀,而且更快。拜互联网之赐,中国已不需像几百年里的先行者那样慢慢寻觅。

QQ全城助力项目落地后不久,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和社交关系链,累计找回600余位失联人士;名为“觅影”的医疗扶贫项目,携AI图像医学识别技术跋山涉水,对食道癌、胃癌、结肠癌的筛查准确率达90%;

岛叔落笔之时,河北农村地区的村民,正通过网络预约无人机喷洒农药,一年能减少30%的农药支出……

过去的十年,对于中国公益领域所折射出的社会治理而言,互联网“助推”了一段弥足珍贵、也无人可代的“突进史”。

“我们相信,科技能够造福人类;人类应该善用科技,避免滥用,杜绝恶用”,马化腾如是讲。

数字时代一路高配进阶、升级打怪;是逞一时之快,还是与人类社会相视一笑、包容永续?

这一代提线人,正努力给出积极的答案。

来源:侠客岛  作者:点苍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