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记者调查:10分钟16人 过马路玩手机该不该罚?

还在一边过路一边玩着手机?小心受罚!日前,浙江《嘉兴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针对“低头玩手机”过马路等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条例》指出,禁止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穿道路时浏览手持电子设备、嬉闹,行人违反规定最高可能被罚款50元。而正在征求意见的《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市民的文明行为记录也将有望与积分落户加分、住房和医疗保障、公共服务优待、现金奖励等优惠政策挂钩。

记者调查发现,在城市一些主要路口,行人过路玩手机听电话比较普遍,并常有危急时刻出现。目前国内已有多地开始对行人过马路玩手机“开刀”。律师提醒,行人违法通行或者因为过路玩手机而受到伤害或发生事故,需承担责任。

现场

玩手机讲微信听电话,“一心多用”成常态

工作日上午9点,朝阳大悦城十字路口人来人往,车流如梭。每当行人通行信号灯亮起,马路两侧等待的市民便朝着对向快速走去。

这其中,也有一些人的通行速度比他人更慢一些。定睛一看,主要原因便是一边过马路一边低头使用着手机——有人只顾着低头看手机而很少抬头看路,有人在盯着对向马路的同时嘴里“噼里啪啦”讲着微信,也有人一边挽着同伴手臂一边听着电话耳机……

 朝阳大悦城路口,不少行人过马路玩手机 

朝阳大悦城路口,不少行人过马路玩手机

粗略统计,仅记者在此路口蹲守的十分钟时间,有边走路边看手机行为的便达到了16人。此间不乏一些“高危险”的时刻:一名年轻男子单手骑着共享单车,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讲话,差点与对向的行人相撞而紧急刹车;而另一名挺着肚子的孕妇,因为低头看手机行走缓慢,而被身旁等待左转掉头的汽车“嘟”了一声……

 朝阳大悦城路口,一名女士过马路玩手机 

朝阳大悦城路口,一名女士过马路玩手机

而在工人体育场东路与朝阳门外大街相交的十字路口,下午四点左右通过此路口的学生开始多了起来。记者观察发现,有学生一边戴着耳塞,一边看着手机过马路;也有三两结伴的学生喝着奶茶、看着手机嬉笑着通过路口。而此时,行人信号灯已经变为红色,机动车通行绿灯随时可能亮起。

 三位学生通过路口时玩手机 

三位学生通过路口时玩手机

此前,有媒体曾针对过路玩手机的现状做过一项调查统计。统计显示,有72.2%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有步行过马路玩手机的经历;与此同时,也有80.7%的受访者建议增设法律法规明确禁止这一行为。

在记者的现场随机采访中,本市多数市民对于浙江嘉兴拟处罚“过路玩手机”表示了支持态度,认为这将能提升道路通行安全和效率。也有市民对执法的可操作性表示了担忧。而至于过路玩手机的原因,记者得到的答复也是五花八门,主要有三种代表性说法。一是“忙着聊天或者回复工作内容”,二是“临时来了紧急或重要电话”,三是“反正是绿灯,习惯了拿在手上看一看”。

治理

多地“开刀”过路玩手机,有曝光也有开罚单

行人一边玩手机一边走路,将产生巨大安全隐患,这有相应的科研数据支持。国外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当行人玩手机通过道路时,平均速度会减慢16%至33%,大脑也会减少接收周围环境的信息,事故发生率大幅增加。而在日本,也有研究显示,盯着手机的行人,平均视野只有正常走路时的5%。

行人过马路看手机、嬉笑打闹,不仅是不文明行为,同时更是不安全的行为。记者统计发现,在治理行人过路看手机方面,浙江嘉兴并非第一个出台规定并执法的城市。此前,国内多地已有类似规定或相应的执法行动。

2019年元旦开始,浙江温州市实施了《温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其中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穿道路时低头看手机、嬉戏等,影响其他车辆或者行人通行”,处警告或者10元罚款。并且,在《条例》施行不久后,当地便开出了第一张行人过路看手机的罚单,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而从2018年1月4日起,山东济南交警深入开展了路口不文明交通违法的视频会战行动,剑指路口八大不文明行为。其中就包括行人的一些交通违法行为。比如:行人绿灯信号时,玩手机、闲聊等故意拖移、不按信号及时通行的情况,指挥中心会采取视频监控取证,在路口大屏幕集中报道或者宣传媒体曝光等。

此外,为了防止行人闯红灯以及伴随而来的诸多不文明行为,国内一些城市在日常治理方面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对闯灯过马路的行人进行拍照,或者大屏幕实时滚动照片及违法行为,以及装置向闯灯行人自动喷水等等。

而在国外,美国夏威夷州檀香山市2017年便通过新法,规定行人过马路看手机要罚款。根据地段的不同,“低头族”须缴纳15至99美元不等的罚款。檀香山市长柯克·考德威尔(Kirk Caldwell)表示,由于行人疏忽,檀香山的交通事故发生率高于美国大多数地区。2000年至2011年间,行人低头看手机共引发交通事故逾1.1万起。

效应

闯灯玩手机负主责,被判“交通肇事罪”

采访中,有不少汽车司机表示赞同浙江嘉兴的做法。“本来行人信号灯就是给你过路的,有些人玩手机,走到路中间时候已经变灯了还不知道,还低着头往前走……”司机师傅张先生说,他遇到过一次类似情况,“当时不得已按喇叭,对方又吓了一跳”。

“如果真是行人过路玩手机被撞了,恐怕我们司机也还是得担主要责任吧?”网约车司机吴师傅说,交通事故责任分担上,一般行人都是弱势群体,“但是有时候可能真是我遵守了规则,他没遵守规则,哪里说理去啊?”

 一名男子过马路时低头看着手机 

一名男子过马路时低头看着手机

记者查阅司法案例时发现,现实中因行人过马路玩手机导致的交通事故案件并不少见。不止如此,此前已有行人因为闯灯玩手机发生重大事故而被判刑。

一起司法案件显示,2017年5月27日,广东中山市民胡某闯红灯横过马路,与行驶中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致乘坐摩托车的张某受伤,后抢救无效死亡。监控视频显示,胡某在闯红灯横过马路时,在低头看手机,并没有注意到信号灯。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8年公开审理了此案。法院审理认为,事故中,胡某在晚上步行中使用手机,未按交通信号灯指示横过人行道,因此与沿机动车道行驶的、被害人乘坐的摩托车发生碰撞而导致交通事故;胡某的前述行为,是导致此事故的直接原因。

最终,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胡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同时,胡某在审判阶段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协议,并已赔偿被害人家属部分赔偿款20万元。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认为,此事故的判罚具有正向意义。虽然该案中行人的主要过错是闯灯造成事故,但闯灯时伴随的玩手机分散了注意力,也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一个因素。因此,法院的裁判是公平公正的。“具体的司法案例得具体分析相应情形,但治理行人过路玩手机有必要。只是,如果把禁止变为倡导行人过路不看电子设备,可能更好一些。”刘昌松说,只要是过马路,行人都要保持高度的注意力,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