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操场埋尸案庭审:案发当年警方曾在墙上提取到血迹

12月17日,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湖南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

据怀化中院相关公告,怀化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指控被告人罗光忠犯故意杀人罪。

参与17日旁听的甄穆檀(化名)对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回忆,违法承包新晃一中校园跑道工程的杜少平因对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的邓世平不满,2003年1月22日中午,在校园操场工程指挥部办公室,杜少平用迷药迷晕邓世平后,伙同罗光忠,用胶带捆绑手脚头部等方式,将邓世平锤杀,并深夜埋尸操场。

杜少平和罗光忠均承认杀害邓世平的事实,对于检方出示的证据均无异议。在庭审过程中,检方出示了一张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到血迹的照片,血迹长约20厘米,“鲜红鲜红的”。

旁听人员认为,如果当年警方顺着案发现场提取到的血迹进行鉴定,邓世平老师就不会埋尸操场长达16年之久。

▲12月17日,湖南“操场埋尸案”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公开审理。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肖鹏

下迷药锤杀受害人深夜埋尸

邓世平家属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庭审披露的细节是非常惨烈的,杜少平和罗光忠对邓世平老师痛下杀手,是因其对工程质量要求非常严格,在这种严格抓工程质量的过程中,与之产生了矛盾。

周兆成介绍,其中有很多细节,关于墙在冲水后倒塌了,邓世平老师经常向校方反映,指出杜少平他们建豆腐渣工程。邓世平老师还提醒自己的同事,不要陪领导犯错。

“在庭审现场,我问过杜少平,你们之间有没有私人恩怨,杜少平回答是没有。”周兆成说。

周兆成还透露,杜少平杀害邓世平系蓄谋已久,采取了迷药、下蛊等手段。最后在送给邓世平的饮料里下了迷药,以送橘子的名义,支开了和邓世平老师下象棋的姚本英老师,在迷倒邓老师后,伙同罗光忠,锤杀邓世平,随后两人在当晚将其埋尸操场。

12月17日,参加了庭审的旁听人员甄穆檀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了更多关于该案的细节。

甄穆檀介绍,案发前杜少平就召集罗光忠等马仔,要“搞死”邓世平。杜少平从外地购入迷药,且作案前,杜少平与罗光忠进行了商议。

2003年1月22日,新晃一中校园跑道工程接近尾声。邓世平像往常一样来到设在校内教职工宿舍的工程项目部上班。临近中午,邓世平与监督学校工程的另一名职工姚本英在项目部办公室下象棋,杜少平在一旁观看。

据杜少平交代,他给邓世平、姚本英分别递上了饮料,他在递给邓世平的饮料里悄悄下了迷药。见邓世平喝下饮料后,马上电话罗光忠。姚本英还没走,邓老师已经有些迷糊了。

罗光忠来到项目部楼下,以有人找为由支走姚本英,又说为他买水果,但姚本英拒绝了。尔后,杜少平下楼“稳”住姚本英,两人提醒姚本英临近饭点,姚本英便回家吃饭。

支开姚本英后,杜少平和罗光忠二人站在校园工程项目部楼下,杜少平问罗光忠干不干?罗光忠没有回答,但二人一块上了楼。

检方指控,杜少平、罗光忠用胶带封住邓世平嘴部、脸部,绑住手脚,用塑料袋套头。接着,杜少平用装修的橡胶锤子击打邓世平头部。

对于打击的细节,杜少平与罗光忠互相推责。罗光忠说,自己没有击打,只是配合杜少平,不敢看邓老师的脸。但杜少平称,罗光忠也用锤子敲打了。

甄穆檀说,当晚11时许,两人将尸体抬到正在施工的操场最大最深的坑边。因周边有职工宿舍,杜少平让罗光忠下到坑底,二人合力将尸体滑入坑中,尔后用石头覆盖,人工填土初步掩埋。

据罗光忠交代,1月23日一早,尽管当天有雨,杜少平还是叫来了挖掘机司机将大坑填埋。

甄穆檀介绍,杜少平系违法承包新晃一中校园跑道工程,其先是借用有资质的工程公司与校方签订合同,再以另一家公司名义与前面有资质的公司签订转包协议。

▲被告人杜少平。图片来源:新晃公安

“警方曾在案发现场提取到血迹”

旁听人员甄穆檀向记者回忆,当年警方曾在案发现场提取到了血迹。

甄穆檀介绍,公诉机关向法庭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案发后警方在邓世平所在项目部办公室墙壁上,拍到一道鲜红的血迹,大约有20厘米长。

这个说法印证了家属当年的推测。根据邓世平家属的材料,2003年3月,邓家人将邓世平失踪案,向湖南省公安厅寄送了有关材料,湖南省公安厅将此案转给了怀化市公安局进行调查。当时的怀化市公安局,指派了一个叫邓水生的警官负责此案。“邓水生是怀化派下来的警官,当时在现场的墙上采取到了血样,准备带去做DNA鉴定,结果当晚在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怀化了,再也没有下文”。

2003年4月中旬,邓世平家属曾向邓水生警官询问此案,邓水生说:“我们要先扫清外围,最后才能找杜少平,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邓世平被害的证据。”

2004年2月,家属又打电话给邓水生,询问案件进展,邓水生表示,“我搞了几十年,第一次碰到这样难破的案子,要说邓世平走了呢,又不见他打电话回来,要说他被害,我们又没看见他的尸体。”

今年6月,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也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邓水生是邓世平母亲的学生,邓水生还跟他母亲说到了“墙上的血迹”。

6月22日,邓水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是法医鉴定科的,尸体鉴定和现场勘查才是他的工作,调查、侦破与他无关。他去新晃是因为另一起凶杀案,现场工作时,遇到邓母前去报案。邓母曾是他的小学老师,他才关照过问了一下。

此外,案发后,家境相对殷实的邓世平弟弟邓晃平多次提出,愿意向新晃县教育局放押金100万,开挖新晃一中操场,如果没有找到哥哥,一百万就不要了,但校方不同意。

今年6月,多名新晃一中在校学生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这么多年来,我们听闻邓老师就埋在校园操场下面,但具体埋在何处不详,太不可思议了。

11月26日,据央视新闻报道,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副主任法医邓水生(已退休),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洪波,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曹日铨,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守钿,时任新晃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陈领,在参与办理邓世平被杀案过程中,接受杜少平舅舅黄炳松的请吃或钱物,不依法履行职责,涉嫌渎职犯罪。给予5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其退休待遇等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据受害人代理律师周兆成透露,截至17日下午6时许,杜少平、罗光忠涉嫌杀害邓世平案件部分已审理结束。法院会对杜少平涉嫌的其他犯罪进行审理,预计将在18日结束并宣判。

来源:上游新闻